7月16日晚,北京法輪功學員周晶被北京西城國保與西長安街派出所破門入室綁架,住家大門玻璃被砸毀,家中被翻得一團糟。隨後,她兩次被國保送至北京西城區辦案中心,皆因體溫高被拒收。

大門玻璃被砸碎。(明慧網)
大門玻璃被砸碎。(明慧網)

明慧網報道,2020年7月16日晚,在周晶所住的平房巷子裏,突然出現七八個陌生大漢,他們在巷中穿梭,挨家排查,令巷中的居民感到恐慌。

這群人是西城區警察,當他們確認周晶所住的房間後,便大喊開門。周晶拒絕開門,國保就打破大門上的玻璃,伸手擰開大門裏的把手。七八個人一湧而入,用手銬將周晶的雙手銬住,並拿出一張非法的蒐查令(表格是早打印的,名字是手工添加進去的),開始翻箱倒櫃地抄起家來。

隨後,警察在周圍鄰居的圍觀下,把穿著睡衣的周晶劫持到警車上,綁架至西長安街派出所作筆錄,並要強制採集DNA。周晶不配合警察的非法要求,不提供任何口供(零口供),也沒有簽字。警察圖謀將她送入西城區辦案中心(小馬廠)非法關押。

由於疫情期間所有進入拘留所的在押人員都必須進行包括核酸檢查抽血等在內的全面體檢,警察便把周晶劫持到佑安醫院急診科檢查。警察本以為手續完備,但該中心在給周晶測量體溫時發現其體溫為37.4度,反覆測量都是高溫,因而拒收。

西長安街派出所警察沒辦法,又帶周晶返回到佑安醫院急診科檢查,急診科又讓他們去篩查科。到篩查科後,警察找他們的上級領導請示,又找醫院領導和值班醫生,試圖拿到他們需要的檢查結果,一直折騰到第二天早晨五點多,才返回到西長安街派出所。

到上班時間,派出所警察又將周晶送至西城辦案中心,但中心測量的體溫顯示為37.5度。

警察又去請示,領導決定讓警察帶周晶去有發燒門診的醫院辦理取保候審的發燒證明,說明有重大疾病。於是警察帶她去了宣武醫院的發燒門診。

過程中,兩個警察打電話抱怨自己快被折騰死了。最後他們拿著發燒證明,帶著周晶到辦案中心去辦取保候審的手續。過了很長時間才輪到辦理,辦案中心值班人員這才發現那裏居然還有一個發燒的人,嚇得趕快將警察和周晶一起趕出屋。

回到派出所後,警察又對周晶做筆錄,做了四個零口供筆錄。周晶被取保候審回到家後還有保安跟隨。

周晶,44歲,從1999年7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至今,曾多次遭綁架、非法勞教,長期處於被監視的狀態下。

2017年10月11日凌晨3點20分左右,北京安外派出所警察曾經深夜破窗進入獨居的周晶家。

被毀壞的窗戶。(明慧網)
被毀壞的窗戶。(明慧網)

當時,警察溜門未果,開始撬窗,將窗戶的窗框撬斷、窗紗撕開,窗戶把手撞斷,玻璃撞碎,破窗而入。

周晶驚魂未定,只穿著貼身內衣,蜷縮在角落,不知發生了甚麼事。

她看到穿著警服的人在錄像,才知道是安定門外派出所警察牛豔新、辛仲陽和牛姓協警,在政委楊衛東的指揮下,在沒出示任何有傚法律文書和警察證件的情況下,深夜私闖民宅、非法蒐查、抄家。警察說是發現小區內有法輪功真相資料。

那時北京正在召開「兩會」,周晶又被監控起來,被院裏兩個特警看守。她到哪兒,總有一特警跟隨。

後來周晶從警察那裏得知,此事是「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幕後操縱的。#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