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駐侯斯頓總領事館7月24日關閉,美方指該領館是中共在美國的間諜網中心。曾在侯斯頓工作七年的專家橫河,詳細解讀了中共為何將侯斯頓作為間諜中心的四大原因。

美國指中共駐侯斯頓總領事館是間諜「司令部」

美國政府7月21日要求中共駐侯斯頓總領事館在72小時內關閉。儘管中共駐侯斯頓總領事蔡偉聲稱,不會在24日關閉領事館,並強調領事館「繼續正常運作」,「看明天會怎麼樣」。

但隨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Gordon Chang)等人強硬回應後,侯斯頓中領館還是於7月24日關閉。

美方表示,關閉侯斯頓中領館,是因為要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美國人的個人信息,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等。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指出,中共駐侯斯頓總領事館不是「外交機構」,而是共產黨在美國龐大的間諜和影響力網絡的「中心節點」。

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說,中共駐侯斯頓總領事館是中共發展留學生間諜、獲取經濟和軍事情報的「司令部(Epicenter)」。他說:「中國(中共)這些活動的控制中心是侯斯頓領事館」,並指該領館長期以來從事「顛覆活動」。

橫河:侯斯頓有三大產業 是中共竊取的重點

那麼中共為何將駐侯斯頓總領事館作為在美國的「間諜網絡中心」呢?

侯斯頓所在的德州,是美國航天、醫療、石油與天然氣產業的重鎮。

時政評論員橫河接受新唐人採訪時表示,侯斯頓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地方,它有三大產業,是中共盜竊知識產權特別關注的重點;同時侯斯頓領事館,有利於佈置必要的設備。

盜竊醫學知識產權

第一大產業就是生物醫學科學中心,該中心包括安德森癌症中心、貝雷醫學院,德州大學侯斯頓分校的一個生物醫學研究中心等很多醫院集中在那塊地方。所以說,「如果要想竊取生物技術這方面的科技的話,這肯定是一個很理想的地方」。

「而且我們知道從去年(2019年)開始,針對千人計劃調查得最早,在全美最早進行的就是在安德森癌症中心。」橫河說。

2019年4月,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鎖定五名安德森癌症中心科學家,其中三人被開除、一人被懲戒,一人在調查結束前先行辭職。

而早在2018年,安德森癌症中心腸胃病學教授謝克平(Keping Xie)也因涉嫌參與間諜活動,向提供中共相關科技數據,而被FBI等相關單位調查。謝克平還參與中共的「千人計劃」。

據知情人當時向大紀元透露,該中心有18個人或被抓,或被革職,或被要求辭職,包括四名華人教授,謝克平是其中之一。

中共間諜還被指涉嫌盜竊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苗技術。

參議員斯科特(Rick Scott)7月22日發推文指,關閉中共駐侯斯頓總領事館,是保護我們國家安全的「正確舉措」。「中共一直在竊取我們的技術、知識產權、個人信息,現在企圖竊取或破壞我們的中共病毒(Coronavirus)疫苗研究,我們必須採取行動。」

2020年2月,侯斯頓的Greffex, Inc.發表聲明,表示已經研究出中共病毒疫苗,進入動物測試階段。

同時,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的研發團隊也表示,研發疫苗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

盜竊航天技術

侯斯頓的第二大產業是航天。「美國航天局(NASA)最重要的基地是在侯斯頓。」曾在侯斯頓工作七年的橫河說,雖然NASA的總部在華盛頓,「美國航天飛機上都是呼叫侯斯頓,它有一個美國航天局的最重要的基地」。

橫河表示,NASA又是中共竊取情報的一個中心,而且是重要的一個目標。

盜竊石油戰略資源情報

侯斯頓的第三大產業是石油源中心。「德州的石油大家都知道,那麼美國重要的能源和石油的大公司,相當一部份總部就設在侯斯頓。」橫河說。

「其實,中國所有的石油公司,在侯斯頓都有辦公室,這又是一個重要的戰略資源情報中心。」

橫河指,從傳統的盜竊資料這方面來說的話,「侯斯頓領事館肯定是一個重要基地」。

橫河:侯斯頓領事館曾重建 有利於佈置必要設備

儘管侯斯頓領事館是中美建交後,中共設在美國的第一個領事館,但是橫河指出,「它又是最新的」一個領事館,因為它是在2000年以後,「就是我在那裏的時候,看著它建起來的,就重建了」。

橫河表示,中共如果想把侯斯頓領事館作為一個情報收集中心的話,那麼它是一個最佳的地方。因為它在2000年以後建的時候,在這個過程當中,「它的一些必要的設備都已經按照這個設計好了,所以應用起來比較方便」。

唐靖遠:中共竊取知識產權不收斂

中國問題專家唐靖遠對新唐人表示,美國關閉侯斯頓中領館,應該拿到了非常確鑿的證據,就是有力的這種鐵證,不然它不會做出這種史無前例的舉動。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直強調中共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等問題,但美國高官的言論顯示,「中共根本就不買特朗普的帳,壓根就沒有任何要自己收斂一點的意思」。

「我個人看來,中共現在已經抱著這樣一種心態,就是能偷多久就偷多久,能偷多少算多少。」唐靖遠說,根本不在乎特朗普的感受,也不關心美國究竟是個甚麼樣的想法,在這樣的背景下,可能特朗普政府採取一個比較強有力的回應,來遏止這種態勢,來阻止這樣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