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三峽庫區水位持續上漲,據中共官媒報道目前已超出防洪限制水位近2米,而南方171條河流發生超越警戒水位的洪水,「大壩變形」,「宜昌以下逃難」,「上海將變海上」等傳聞不脛而走。

*三峽防洪壓力是「灰犀牛」 六億人或受影響

已故中國水利專家、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黃萬里曾3次致信江澤民,反對興建三峽工程。他曾預測三峽大壩將帶來12種災難性後果,包括:長江下游幹堤崩岸、阻礙航運、移民問題、淤塞問題、水質惡化、發電量不足、氣候異常、地震頻發、血吸蟲病蔓延、生態惡化、上游水患嚴重,而且最終將被迫炸毀。目前,11項預言已經全部應驗。

黃萬里的女兒黃肖路,是黃萬里研究基金的主持人。2019年7月,她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表示,如果說南方水災是「黑天鵝」,那麼三峽大壩的防洪壓力就是「灰犀牛」,有可能帶來滅頂之災。所謂的「灰犀牛」,是指太過於常見,以至於人們習以為常的風險。

黃肖路曾表示,「我們應該讓生活在大壩庫區和下游的居民都知道,三峽大壩的危險從開工那天就時刻存在,隨時可能發生。受到影響的人可能會有6億人,這裏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之一。」

*三峽大壩工程弊大於利 王維洛:非拆不可

旅居德國的著名國土規劃、水利專家、《三峽工程三十六計》作者王維洛曾接受大紀元專訪,透露了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三峽大壩是在走動的」,三峽大壩並非如中共媒體所宣傳的銅牆鐵壁。他表示,建三峽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防洪,但實踐證明三峽沒有發揮防洪的作用。從一開始,中共就在欺騙百姓。

事實上,當初三峽工程的生態環境影響評估報告結果原是「弊大於利」。而三峽大壩的建造質量也同樣引起質疑,中共前水利部長李銳之女李南央引述專家說,當時的水泥強度嚴重不合格,三峽大壩的混凝土至少需要410萬噸強度,可當時中國國內能實現的最高的強度是207萬。按理說不應立即施工,但出於政治利益,仍然決定馬上建造。結果,三峽工程的質量至今仍有爭議。

王維洛認為,三峽工程拍板前的論證就錯漏百出,這是禍國殃民。三峽大壩是非拆不可的,只是早拆遲拆的問題。

他還表示,三峽上游是重慶,下游是武漢,如果保重慶,三峽就要洩洪,就得淹武漢;如果不洩洪保武漢,就得淹重慶。直接說就是,三峽大壩根本起不到防洪的作用。而三峽大壩的滲漏問題遠遠比變形要嚴重得多,因為潰壩都是從滲漏開始的。如果三峽潰壩,長江中下游就危險了。

中共官方曾宣稱三峽大壩可防萬年一遇的洪水,後來改口成可防千年一遇的洪水,再後來改成百年一遇的洪水。現在面臨的可能是中共建政以來最大的洪水,而中共官媒則再次改口稱,不要把希望寄託在三峽大壩上。凸顯中共在三峽的防洪能力問題上從來不敢講真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