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日,中美新一輪面對面貿易談判在華府登場,互撤額外關稅問題成為雙方達成協議的唯一關卡,這幾天若能突破僵局,4月底前或召開習特會簽署協議。

周三,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長史蒂文‧梅努欽(Steven Mnuchin)與中共副總理劉鶴進行自去年12月1日習特會以來的第六輪面對面貿易會談。

中方官員告訴《華爾街日報》,劉鶴此行首要任務是說服美方在達成協議後,立即取消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的關稅,北京已準備好取消對1,100億美元美國商品的報復性關稅,作為交換條件。

特朗普政府要求維持對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以確保北京進行真正的結構改革。雙方互撤關稅已成為中美談判最難突破的議題。

美國商會執行副總裁邁倫‧布萊恩特(Myron Brilliant)說:「如果不是卡在這個關稅議題,中美談判幾乎隨時可以達成協議。」美國商會高管定期與中美兩國的高級貿易官員對話,了解談判進展。

中方官員表示,除了提出取消額外關稅的要求外,北京還向美方要求對中國公司開放美國的服務和農產品市場。

對於中方要求互撤關稅的建議,對特朗普政府來說並不可行,因為這是確保北京履行承諾,落實結構改革的一個重要槓桿。

特朗普總統3月20日告訴媒體記者說,他打算維持對華關稅「很長一段時間」,因為「我們必須確保如果我們與中國達成協議,中國會遵守承諾」。兩天後,特朗普說,可能僅保留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25%關稅。這意味著美方可能取消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10%關稅。

萊特希澤上個月出席國會聽證會時表示,在取消對華關稅之前,「我們必須取得(中方履約的)實質進展」。他還說,中美協議一定會納入「執法機制」、保留美國未來加關稅的權利,以及中方不得報復等條款。

關稅僵局已使中美談判其它重大議題相形失色,這或許將留待特朗普總統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下次會晤時解決。但是,有鑑於特朗普總統曾在二月底的特金會上,因不滿意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提出的要求而「中途離場」,中方官員希望能在下次習特會前解決所有問題。

中美談判其它議題包括中國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消除市場准入障礙、保護知識產權,以及終結強制轉讓技術。

白宮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說,本輪談判預計將持續數天。跟蹤談判的人士說,中美高級官員不太可能達成最終協議,因為劉鶴如果要做出更多讓步,必須取得中方領導層的批准。同樣,萊特希澤也必須徵得特朗普總統的同意。

在過去的一個月內,北京已採取了一系列「讓步」舉措,向特朗普政府示好,以儘速達成協議。這些舉措包括通過《外商投資法》,明確禁止強制技術轉讓;在自貿區試點開放雲計算市場;宣佈繼續延長對美國製汽車暫停徵收報復性關稅;公佈擴大鴉片類芬太尼相關物質的管制清單。

熟悉萊特希澤談判對策的人士透露,萊特希澤向中方提出美方保留未來加關稅權利及北京不得報復等要求,為其談判策略的運用。如果中方同意,他可以藉此說服特朗普總統批准協議及取消對華關稅。

另外,萊特希澤也可將之作為與劉鶴討價還價的籌碼,或放棄中方不得報復的要求,換取北京同意美國維持額外關稅很長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