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十四日,美、英、法攜手空襲敘利亞,以懲罰敘利亞巴沙爾政府使用化武導致平民傷亡。這是有限度的軍事行動,西方盟國無意派遣軍隊參與地面戰爭;直接空襲也顧慮到敘利亞的俄製先進防空導彈,故此以軍艦、潛艇和戰略轟炸機在一千哩外發射巡航導彈,避免己方的傷亡。

攻擊目標限於三個化武設施,避免傷及敘國平民和俄方軍事人員;俄方當然不會承認有俄軍駐守化武設施。西方國家宣稱達到戰術目標,俄方則表示擊落了七成的來襲導彈。重要的是,美、俄等國似乎沒有打算採取進一步軍事行動。

俄國在聯合國提出譴責動議,中國表示支持。根據聯合國憲章,合法動武要取得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支持或是基於自衛。西方國家空襲敘利亞顯然不符合這兩個條件;它們的理據是人權高於國家主權,有必要進行人道主義的干預。

中國一貫的立場是國家主權至上,不接受人道主義干預,故此支持俄國的動議譴責西方國家侵犯敘利亞的主權。中國在空襲前就俄國與西方國家的動議均投棄權票,保持中立。這次支持俄國的動議主要不是支持俄國及巴沙爾政府,而是堅持其國家主權至上的立場。

西方國家計劃要求《禁止化學武器組織》進行調查,並要求聯合國就敘利亞局勢舉行和談。面對俄羅斯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否決權,西方國家難以推動聯合國採取行動,基本上回復冷戰時代美蘇對抗的形勢。《禁止化學武器組織》的報告只會指出是否有使用化學武器,不會亦不能證實其來源,故此影響有限。

西方國家當然希望《禁止化學武器組織》的報告能加強它們師出有名的理據;舉行和談拒絕巴沙爾政府的參與以及要求其下台自是美國的目標。美國代表在聯合國表示美國的訴求是不能讓化武危害美國的利益——這樣自然解釋了美國的空襲行動以及形成一定的阻嚇作用; 其次是擊敗伊斯蘭國和了解伊朗的企圖,後者是對伊朗的警告。

美國民意傾向支持這次空襲行動,因為投入與風險均有限;去年敘利亞使用化武特朗普亦有同類的軍事行動。特朗普政府有意低貶前任奧巴馬政府的不作為。國會方面就要求特朗普政府提出完整的政策方案。

目前美國的困境是巴沙爾政府在俄國及伊朗的大力支持下已經次第收復失地,伊斯蘭國和其它反對力量難以推翻它。和談要求巴沙爾政府下台已經不切實際,接受巴沙爾政府繼續掌權自非美國所願。美國無意派遣大量軍隊參戰去扭轉戰局,繼續支持種種反對派的力量現階段作用有限。

俄國2016年以來大力支持巴沙爾政府為普京在國內贏得顯著支持,利用民族主義力挺強硬外交路線自然意味著更多的美俄對抗,不過普京政府會繼續分化美歐,爭取歐洲國家與它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