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日在全球媒體、網絡最火的影片,當屬中共兩會記者招待會上,上海第一財經女記者梁相宜對美國全美電視執行台長張慧君冗長、賣弄的提問,做出不屑、翻白眼等表情的影片。一位網友之語一針見血:「你假裝一本正經開兩會,我假裝一本正經提問,然後她一本正經地厭惡她,喜劇效果就出來了。極權統治下,一切表演無不具有喜劇效果,是笑話,除了極權本身。」

在「白眼姐」廣受關注的同時,貌似外媒記者的張慧君的背景也被曝出,其所在的「全美電視台」實際上是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海外網美國頻道,被視為中共和中國企業品牌在海外宣傳推廣的最優秀的電視多媒體綜合平台。而張慧君在國內時曾做過主持人,隨中共領導人外訪過,這大概也是其被安置到海外的重要原因。有著這樣背景的台長和電視台,也就可以解釋為何其可以有5名記者拿到了兩會的採訪證。

大概因為是在主場作戰,張慧君在提問時也不小心露出了馬腳,居然直接稱「我們國家」,將自己與中共的關係一下子暴露了出來;而且按照大陸作家王湛的說法,說是提問,卻自問自答,藉提問發表講話,好像在表白:領導,我的思想很正確吧?

無獨有偶,除了張慧君這個假外媒記者受寵外,2012年中共十八大會議期間,還真有一名叫Andrea Yu的澳洲女記者也受到了中共官員的「恩寵」,她在多個新聞發佈會上,都獲得了點名發表問題的機會,而且最為奇葩的是,她的問題完全像出自中共央視或新華社記者之口。

在其它外媒記者的窮追猛打下,人們才發現女記者所在公司的後台老闆竟然是中國人。據悉,Andrea Yu服務的傳媒公司叫CAMG(澳洲環球凱歌國際傳媒集團),總部在墨爾本,和中國國際廣播電台有合作關係。作為剛剛加入該集團1個月的正式記者,Andrea Yu自己也向美國ABC電視台駐華特派員麥當尼爾坦承,她的問題由中國同事先寫好,在事前也已得到了批准,亦與主持人達成了默契,而她自己是無權提出自己的問題的。

了解了這兩個所謂「外媒」記者的背景,對於她們在記者招待會上受到的待遇,大家就絲毫不必奇怪了,這也就難怪為何其它外國記者在這樣的場合類似的要求幾乎總是會受到無緣由的忽視,也就難怪為何他們即使提出問題也常常不見於中國的媒體。

最為明顯的一宗例子發生在3月11日中共人大召開的有關修改憲法的新聞發佈會。當局僅給9家中外媒體記者提問的機會,其中7家是中共官方媒體,僅有2家是外媒的。這2家獲准提問的外媒記者,一家來自美國NPR,一家來自英國路透社。

NPR記者用中文和英文問及為何不在中共黨章中添加中共總書記、軍委主席的任期限制,而是選擇在憲法中刪除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沈春耀回應時表示沒聽懂記者提問,是以顧左右而言他。

路透社記者的英文提問中則談到取消中共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令人擔心文革會重新再來的後果,如果習近平決定不下台,會加劇中共黨內的政治鬥爭,但翻譯成中文後,卻有了不小的改變,被改成了「他們認為這會導致強勢的領導的出現,而且會使得中國再次出現過去曾經經歷過的政治動盪,而且在領導人換屆的時候也可能會出現一些權力鬥爭。」

自然,他們的問題沒有出現在中國的媒體上。而在中共重要新聞發佈會上來自國外的記者們不同的待遇,無疑是甄別真外媒和假外媒的一個重要指標。

此前《大紀元》報道早已指出,中共文宣部門早就推行「大外宣」計劃,利用西方國家媒體可以自由註冊的便利條件,安排華人註冊大量的媒體,然後再通過這些媒體或者空殼去從事一些新聞或者是洗錢勾當,同時完成中共新聞「出口轉內銷」的任務,尤其在重大問題上,配合中共愚弄老百姓。除了全美電視台外,比較典型的海外華文媒體如美國的《世界日報》、《僑報》、《芝加哥時報》,加拿大《北美時報》,法國《歐洲時報》,西班牙《歐華報》,俄羅斯《莫斯科晚報》,澳洲《大洋時報》,日本《東方時報》,香港《大公報》、《文匯報》、鳳凰衛視等,皆屬於此類。

好在假的終歸是假的,一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的馬腳,打了主子的臉,而一再被中共欺騙的老百姓的眼睛也是越來越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