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結

就地球的角度來看,現今人類的發展歷史,已經逐漸演變成一部破壞史。同時我們不禁要思考:是不是人類變得實在不好的時候,就會發生這些毀滅性的災難?也許,有個與樓蘭國有關的傳說值得我們深思:

唐代高僧玄奘在《大唐西域記》中,講述過一個消失在沙漠之中的曷勞落迦城的故事。那裏的人民生活安樂,財產富饒,但並不相信佛法,對佛像也不加以敬重。一天,有一位羅漢前去禮拜佛像,當地人對羅漢奇特的服裝和容貌感到驚奇,就跑去報告城王。城王於是下令,用沙土塗抹這位羅漢,不給他飯吃。只有一個曾禮拜過佛像的人心中不忍,暗中給羅漢食物。

一天,羅漢要離開曷勞落迦城了,就對那人說:「七天以後,天空將要降下一場沙雨,把這座城市埋沒,不留一個生靈。望你早作準備,提前離開這裏。」羅漢說罷,就忽然不見了。

那人把這消息遍告自己的親朋好友,但沒有一人相信他的話。第二天,忽然刮起大風,從天上降下了各色珍寶,人們大喜過望,反過來咒罵那個出言不吉利的人。只有那個人堅信災禍是必然要降臨的,他悄悄地開鑿了一個地下通道,直通城外。到了第七天的夜半時分,城裏的人們都已進入了夢鄉,沙土從天而降,沒有多久就填滿了城中,那人從地下通道出城,向東來到了媲摩城。到了唐代,曷勞落迦城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土丘了。

這個故事許多人聽起來只是個傳說,然而,今天的考古學家在挖掘新疆的樓蘭古國遺蹟時,卻怎麼也想不透這個發達的古城,究竟為甚麼埋在厚厚的沙塵下面﹖

許多古老的傳說,人們總認為是傳說,只是編造出來的。其實今天的事情叫未來的人聽到,他們何嘗不當成神話呢?現在的科學沒有發現到的或認識不到的就說是不存在,這樣的認識可能會令思維陷入了一個固執的框框裏了。

許多歷史上的真實事跡,都在不斷地提醒著人們,不要過份重視物質的安逸與享樂,應該注重維持人類的道德與文化,否則,上天將在人類道德敗壞之時,取走他所賦予人的一切。

聽到這樣的話許多篤信現在科學的人一定會嗤之以鼻:「那怎麼可能呢?現在的科學不是聰明的人類發明的嗎?哪裏是誰給人類的呢?」

我們仔細想一想,人可以培養出美麗的花朵,卻不能用科技的方法造出一粒能長出美麗花卉的種子。更現實的是,自然界的生命似乎只要給她充份的養份與適當的生活環境,就能成長與發育。而人造的機械往往都需要依賴人去維護與保養的,並不能自然地適應環境。

如果說人類的文明是自己創造的,自己發明的,那麼是誰讓宇宙、地球、自然、生態有條不紊地運行呢?沒有這些規律,世界早已大亂,人們又怎麼創造文明呢?

宇宙必然存在一個法則,他能讓一切事物正確的運轉,太陽必定從東方升起,而地球上的人絕不會無緣無故掉到外太空去。這個法則就是我們人類必須要了解的「宇宙法理」。

想一想,人類也是宇宙的一份子,如果宇宙有一個法則,那麼順著這個法則而行的人是不是就是好人,而背道而馳的就是壞人了。因此,人類不能為所欲為地作壞事,否則就會違背宇宙法理,逐漸地走向淘汰的命運。

如何了解宇宙的法理呢?只有透過修煉。透過修煉,了解宇宙的法理,逐漸地同化宇宙特性,最後智慧大開,看清宇宙的真相。「佛」這個字在古印度話中是「覺者」之意,就是通過修煉覺悟了的人。所以,「佛」是最理智的人,也可以說是真正的科學家。 

千古顯赫一時的樓蘭古國神秘地消失

樓蘭王國位於中國大陸的新疆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若羌縣北境,羅布泊以西,孔雀河道南岸7公里處,整個遺址散佈在羅布泊西岸的雅丹地形之中。

在歷史上,樓蘭屬於西域三十六國之一,與敦煌鄰接,西元前後與漢朝關係密切。樓蘭古城曾經是人們生息繁衍的樂園,周邊有著煙波浩淼的羅布泊,人們在門前環繞的清澈碧波上泛舟捕魚,在茂密的胡楊林裏狩獵,生活在大自然的恩賜園地。在樓蘭王國前期,樓蘭古城是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東通敦煌,西北到焉耆、尉犁,西南到若羌、且末。古代「絲綢之路」的南、北兩道從樓蘭分道,依山傍水的樓蘭城成了亞洲腹部的交通樞紐城鎮,在東西方文化交流中,曾起過重要作用。早在西元前77年,樓蘭地區已是西域農業發達的綠洲,到了唐代,「樓蘭」卻幾乎成了邊遠的代名詞,李白的《塞下曲》中就有「願將腰下劍,直為暫樓蘭」的詩句。

然而如今在絲路上,探險家、考古學家只能在乾枯的孔雀河畔看到樓蘭古城四周多處坍塌的牆垣,面積約10萬平方米的樓蘭城區外圍只見斷斷續續的牆垣孤伶伶地站立著,全景曠古凝重,城內破敗的建築遺址了無生機,顯得格外蒼涼、悲壯。

樓蘭城不只是在2千年前成為絲綢之路上的南北貫通、東西交匯的重要交通樞紐,從考古發現上也證實了樓蘭國的地理環境從石器時代便是非常適合於人居住之處。在孔雀河下游兩岸,新發現的近10處古代人類遺址中可以看到一些石球、手制加沙陶片、青銅器碎片、三稜形帶翼銅鏃、獸骨、料珠等人類遺物,暴露在未被沙丘完全覆蓋的黃土地表面。還有一些5至6千年以前的石刀、石矛、石箭頭、細小石葉、石核等。這些遺蹟清楚地顯示,今天已是不毛之地的樓蘭,自新石器後期、青銅時代直至漢代前期,的確曾綠草萋萋,森林覆蓋率達到40%。在歷史的記載中,它曾經是我國古代西部對外開放最繁華的商城,這裏的居民們也種植小麥、飼養牛羊,日常用品是胡楊木、獸角、草編類製品。如此顯赫一時的古代商城為何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消失得無影無蹤?

縱觀世界上各民族的傳說記載與目前在地球上已被挖掘的古蹟來看,繁華的國城在短時間內的消失並非只有樓蘭國。

例如幾乎全世界的神話,都談到遠古時代曾有過一段時期發生大洪水。這些神話中甚至提到生命的起源──造人的故事。內容都不謀而合地相似,說神因人類犯罪,所以降大洪水來消滅人類,首先我們來看關於大洪水的記載。 

樓蘭出土的絲綢碎片上可清楚見到「昌」字圖樣。(維基百科)
樓蘭出土的絲綢碎片上可清楚見到「昌」字圖樣。(維基百科)

人類祖先的共同回憶——大洪水傳說

蘇美人的洪水傳說

蘇美人是西元前3000年中東地區的古老民族,從現代伊拉克的沙漠地區大量出土了蘇美人的楔形文字的泥板,記載著美索不達米亞的神話和傳說——遠古時代地球曾經發生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洪水。在泥板上有著神奇的記載: 遙遠的年代,四位神靈共同統治這個地球:蒼天之神、大護法神、戰爭與愛的女神、水神。其中水神最關心人類,是人的守護神。在那個時代,地球上人煙十分稠密,人類不斷繁衍,整個世界充滿噪音,如同野牛吼叫,吵得天神不能成眠。大護法神聽到人間的喧囂,便對座上諸神說,「人類的喧鬧實在刺耳,吵得我們不能安寧。」於是眾神決定消滅人類。

水神憐憫世人。祂來到王宮,站在蘆葦牆外對殿內的國王說,人間即將發生一場大災難,他得趕緊建造一艘船,保全一家人的性命。他說「拆掉你的房子,建造一艘船,拋棄所有的財物,趕快逃命去吧!莫依戀世俗的實物,拯救靈魂要緊……聽著,趕緊拆掉房子,依照一定的尺寸,以均衡相稱的長寬比例建造一艘船。將世界上所有生物的種子貯存在船中。」

國王不敢怠慢,立刻動手建造一艘大船。並把全部物品搬到船上,將所有生物的種子貯存在船艙裏。一家大小上船後,再把牛馬和其牠牲畜及各行各業的工匠帶到船上……那個日子終於來臨了。破曉時分,天際湧現一堆烏雲,風暴之神策馬馳騁,傳出陣陣雷聲將白晝轉變成黑夜。一連六天六夜,暴風和洪水同時發威咆哮,波濤洶湧,洪水淹沒整個世界。第七天黎明,暴風終於平息,海面逐漸恢復寧靜,洪水開始消退。放眼瞭望一片死寂,大海一望無際,平滑得如同屋頂的天台。地球上的生靈全都葬身水中……周圍觸目所及盡是白茫茫的大水……約莫四十餘里外,水中矗立著一座高山。船漂流過去,擱淺在山腰。國王把船緊緊繫在尼西爾山上……第七天早晨,國王打開鳥籠放出一隻鴿子,它在水面上盤旋了一會,找不到可以棲息的樹木,飛回船上。國王又放出一隻燕子,它也找不到落腳的地方,只好飛回來。國王再放出一隻烏鴉,牠看見洪水已經消退、高興得啼叫起來,四處飛翔覓食,轉眼消失無蹤。

讓人感到震撼的是這些記載不是蘇美古國流傳下來的唯一文字紀錄,在伊拉克出土的其它泥板中,都有類似的故事,而且其中有些泥板的年代幾乎有5千年歷史。

吾珥城遺址。(維基百科)
吾珥城遺址。(維基百科)

1922年,英國考古學家倫德納伍利爵士,開始對巴格達與波斯灣之間的美索不達米亞沙漠地帶進行考察挖掘,結果發現了蘇美古國吾珥城(又稱烏爾城)遺址,並發現了該城的王族墓葬。在這個墓穴之下,伍利和他的助手們發現了整整有2米多厚的乾淨黏土沉積層。這層厚達2米的乾淨黏土是從哪裏來的呢?經過對黏土的分析研究後表明,這層乾淨的黏土屬於洪水沉積後的淤土。由此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在人類用泥板記載歷史之前,這一帶曾經發生過一場巨大的洪水,這場洪水足以摧毀蘇美文明,甚至整個人類的文明。(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