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4日上午,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約60名會友在武侯區一茶館參加主日敬拜活動時,約30名警察和便衣突襲會場,活動被迫中斷,一名會友在衝突中被警方帶走。

秋雨聖約教會一名會友對大紀元記者講述14日發生事情的經過。她說,「我們今天是正常的主日祭拜,大概在上午10:30左右,武侯區近30位正式著裝的警察和便衣衝進了主日聚會會場,把我們團團包圍住,把茶館的門都堵住了,然後要我們一一的核實身份,進行身份證辨認以後,才逐一放行。」

「當時帶隊來的應該是武侯區國保大隊的大隊長或副大隊長,姓李,他穿著便服。他說,對我們這樣被國家取締的非法教會是『零容忍』,絕對不允許在他們轄區內有任何的聚會。」

「警察還說,在疫情期間我們聚會更是非法的,一定要驅離的。所以他要求我們要逐一登記身份證方可離開。」

會友邢宏偉(筆名阿信)因拒絕登記個人資訊,而與警察發生肢體衝突,被警察按倒在地。但警察說他襲警,將他強制帶走。他的妻子趙青也被一同帶去派出所。

該會友說,「8月14日晚21:40分左右,經再一次確認,邢宏偉被武侯區金花橋派出所刑拘已經確定無疑了。據警察給出的原因,一是阿信在派出所裏很倔強,拒絕配合他們。此外,警察還說,由於秋雨聖約教會的弟兄姊妹圍觀等候的人數較多,以及向外媒發出資訊,所以他們必須刑拘阿信。」

「邢宏偉患有腦膜炎,去年差點離開人世,經過半年治療已經能下地行走了,身體也在逐漸恢復當中,今天他都在室外沒有進入我們祭拜的會場。他也被警察要求查身份證,被他拒絕了。這時就有警察去拉扯他,他本能地把手抬起來搪,其中一個輔警就說他襲警,一耳光就打下去。

「當時由於所有會友都被警察團團圍住,沒能把所謂『襲警』的場景拍照下來。」她說,邢宏偉實實在在沒有襲警,警方的所謂影片完全可以作假。

她還說,刑事拘留邢宏偉,「是殺雞敬猴。警察也知道邢宏偉身體狀況,當時警察就叫來120,也叫來了成都市第四醫院(精神病醫院)的醫生,然後很快就抓捕他。」

「現在邢宏偉的妻子已經回家拿他每天要吃的藥,他有幾種藥每天要吃的,治療腦膜炎和高血壓的藥等等。現在留下一位弟兄在派出所外邊等候,其他人就逐漸散去了。」她說。

「據會友們推斷,因為我們秋雨教會的絕大部份會友都上了警方的黑名單,一直處於監控狀態的,2018年12月9日後,我們幾次的會都被他們搞破壞掉了,很多次了。這次我們推斷他們是通過我們手機定位,用這種大數據加上場所碼,來掌握我們的行蹤。」

她表示,「現在他們把成都秋雨教會作為頭號重點監控和逼迫的對象,這是不爭的事實。今天警察當場就說了對我們『零容忍』。他們對宗教的打壓從來就沒停止過。」

記者致電成都金花橋派出所,值班警察稱案件還在調查階段,讓記者不要再打電話了。

中共對宗教團體的打壓

14日晚上,前深圳異見人士林生亮也是基督徒,他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當局三番五次針對秋雨聖約教會的衝擊和迫害,企圖消除王怡牧師受難後倍增的影響力,是徒勞無功。」

他表示,基督教成為中共打壓的下一個最大的目標,「2021年5月29日,在我受洗當天,中共派出大量國保和便衣警察尾隨跟蹤攔截,試圖阻止我參加受洗儀式,把一個開放的海邊浴場封閉,並驅散正在遊玩的遊客,可想而知他們害怕失去權力的恐懼遠遠大於人民對邪惡暴政的恐懼。」

他認為,中共不單單衝擊家庭教會,中共當局先後打擊了幾家NGO,「把認為對它的權威統治構成威脅的一切民間組織視作眼中釘肉中刺。」

「中共當局並沒有他自己所宣揚的那種所謂的自信,它要通過打擊貌似有組織的任何宗教團體在內部彰顯自己的控制力,掩飾中共經濟、政治全面崩潰的真相。」他說。#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