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為「印度洋明珠」的斯里蘭卡在今年7月5日宣布破產。該國目前經濟崩潰,通貨膨脹超過了50%;外匯儲備已經耗盡;民生物資匱乏,國民缺糧、缺電、缺燃料。

這個人口2,200萬的小國欠下了510億美元的巨額債務。其中,欠中國的債務約佔到10%(外界認為實際比例遠高於此)。

在斯里蘭卡宣布破產後,中國網絡上也開始討論,中共「一帶一路」在斯里蘭卡的巨額投資會不會打了水漂。出乎意外的是,中國媒體的分析文章大多對此並不擔心。

中國入門網站網易在7月10日刊登的一篇分析文章直接表示,斯里蘭卡如果一時還不上欠中國的錢,那就用土地或是該國的基建工程來交換;或者是「再劃幾片經濟特區」、「出租99年」。

該文還表示,斯里蘭卡擁有地理優勢,像是對該國漢班托塔港和科倫坡港的投資,都是擁有「長期戰略眼光」的投資。

網易在7月13日刊登的另外一篇討論文章表示,欠債就得還。個人如果無法還債,會將名下房產、車子拿出來抵債。而一個國家破產了,可以考慮拿擁有的物資(比如農產品等)來還債。

中國漢風網等多家媒體在今年7月份轉載了一篇討論「斯里蘭卡欠中國的錢誰來還」的文章。該文說,本來中共可以出動軍艦「把科倫坡港(斯里蘭卡最大港口)控制起來抵債、(使其)成為中國在斯里蘭卡的又一個港口」,但中共不能這麼做。不過,「如果斯里蘭卡願意仿傚吉布提港那樣,將港口軍事基地建設權轉讓給中國來抵債,那中國是完全可以考慮的」。

該文之所以說「將科倫坡港變成中國在斯里蘭卡的又一個港口」,是因為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之前已經被出租給中共招商局99年來抵債了。

斯里蘭卡是位於印度半島南端的一個島國,該國能源都依靠進口,工業不發達,島上經濟以服務業為主。但該國地理位置優越,地處中東石油從印度洋運往東亞地區的重要航道上。

而位於斯里蘭卡南部沿海的漢班托塔港,距離亞洲至歐洲的主要航線僅6-10海里,是中共海上「一帶一路」的重要節點。

2007年,中國投資15億美元在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修建深水港,並於2012年6月開始運轉。

但是,港口修好了,來往船隻卻並不多。根據中共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在2021年9月份公布的數據,2018年,漢班托塔港的貨物吞吐量僅為35萬噸,到2021年上半年也才達到120萬噸。而2021年新加坡港的貨物吞吐量接近6億噸。

由於未獲得期待的收益,斯里蘭卡陷入無力還債的境地。

2017年7月25日,斯里蘭卡港務局與中方簽署了協議,以11.2億美元的低廉價格將漢班托塔國際港口集團公司(HIPG)85%的股權與漢班托塔港及周邊土地的99年經營管理控制權交給了中共招商局港口控股公司。

中共近日反覆否認「一帶一路引誘貧窮國家落入貸款陷阱」的說法。其控制下的媒體聲稱,如果不是北京出錢出力,斯里蘭卡根本就沒錢修建漢班托塔港。

但實際情況是,漢班托塔港的建成並未給斯里蘭卡帶來任何好處,相反,斯里蘭卡卻落下了一身債務,最終連新港口也被用來抵債、租給了中共。而對於北京一方來說,僅僅二十幾億美元的投資就在印度洋航道要塞之地獲取了一塊重要的百年基地。

實際上,中共近年來不斷借錢給斯里蘭卡大搞基礎建設。

據中共發布的2019-2020年對外承包工程報告,截至2019年底,中國企業在斯里蘭卡承包工程累計合同額超過了260億美元,累計營業額超過195億美元。已完成或在建的工程項目包括了四條高速公路、兩個重要港口、兩座國際機場、一個最大的火電站和一個綜合水利樞紐。

戰略與市場研究組織OOSGA蒐集的數據顯示,斯里蘭卡在2020年人均GDP約為3,852美元,只有約全世界人均GDP水平(10,910美元)的三分之一。該國不少家庭都靠家人去外國打工、寄錢回來。據統計,斯里蘭卡約有150萬人在中東等地區打工,每年寄回斯里蘭卡的外匯高達25億美元。

因此,斯里蘭卡國內的需求較弱。而中共資助建設的豪華大工程,與斯里蘭卡的國情脫節,常常淪為華而不實的「白象」工程。

使用中國貸款修建的馬達拉‧拉賈帕克薩國際機場(Mattala Rajapaksa International Airport)位於漢班托塔地區。但該地區並非斯里蘭卡的主要旅遊勝地,因此機場建成後客流很少,被稱為「世界上最空曠的國際機場」。

根據亞太航空中心(CAPA)2020年7月的報道,由於來往旅客數量太少,以致該機場成為在COVID-19病毒大流行期間全球極少數未受影響的國際機場。報道說,一些最初在該機場設立服務的航空公司很快都離開了。2017年之後,CAPA就未收到該機場有關客流量的統計數據。

而在中共貸款支持下在漢班托塔港周邊建設的機場高速公路、大型國際會議中心、體育場以及大型購物中心等,都冷冷清清,乏人問津。

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在2019年4月發布的報告說,研究顯示,許多已完成的「一帶一路」項目,都未能證明當初投資決策的合理性。相反,這些項目卻導致借貸國財政惡化。

大量耗費巨資卻沒有積極意義的工程建設,給借貸國帶來了沉重的債務負擔,也使得中共貸款給這些國家大搞基建的目的受到了質疑。

華盛頓的智庫「捍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研究員克雷格·辛格爾頓(Craig Singleton)在去年8月份對美國之音表示,在具有地緣戰略意義的國家(包括那些地處海上咽喉要道的國家)建立港口,是北京全球戰略的核心。這些港口不僅使北京可以在港口所在國施加政治影響,還可以對周邊國家施加影響。

非牟利組織「先進中國研究中心」(Center for Advanced China Research )在2017年的一篇分析文章中說,美國國防承包商博思·艾倫·咸美頓 (BAH) 在2004 年提交給美國國防部網絡評估辦公室的一份報告中,首次創造了「珍珠鍊」(String of Pearls)一詞,用以描述中共在歐亞大陸南部海域的戰略。

報告說,中共正在沿著從中東到南海的海上航道建立戰略關係,保護中國的能源利益的同時,也服務於廣泛的安全目標。

上述中國漢風網轉載的文章中也提到,中共將原中國海軍053H2G型「銅陵」號護衛艦贈送給了斯里蘭卡海軍,就停泊在漢班托塔港。該文說,既然替斯里蘭卡養著軍艦,那麼未來,中斯兩國聯合軍演、中共海軍靠港補給,甚至斯里蘭卡劃幾個專用碼頭給中國軍艦來用,也就都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文章還感嘆,漢班托塔港的地理位置優越,如果中國未來在該港口駐紮一艘航母,軍事影響力就可以拓展到整個印度洋地區,中國能源通道的安全也會多一重保險。 @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