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評局22日發通告,指已修訂考試規則,規管大陸學校參加文憑試的條件,包括:大陸學校必須證明已獲大陸相關部門認可為合資格「港人子弟學校」,及批准開辦文憑試課程。另外大陸學校考生必須來港,與其他香港考生參加英文科口試、體育或音樂科實習考試,但不能報考乙類應用學習科目和丙類其它語言科目。

考評局學校考試及評核主管許婉清表示,設在大陸學校的試場,有責任容納所有原校考生及包括自修生的外來考生,不過或須得到當地相關部門同意。局方也會就相關的校本評核科目,向大陸學校提供適當的教師培訓,考試運作和監考要求亦會儘量與香港考試的做法一致。

楊穎宇質疑考評局低調處理

曾任考評局評核發展部經理的楊穎宇發現,上述安排並未見於同日考評局的新聞稿。當日新聞稿,只講述同一份通告內的丙類其它語言考試新安排,「卻隻字不提大陸學校應考事宜」。他質疑允許中國大陸的學校考生參加DSE,重要性絕對不低於丙類考試,「為何考評局選擇這麼低調處理」?,質疑「中港大融合萬歲」?

另外,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前助理教授黃偉國就上述安排提出疑問,指出大陸學生考DSE後,是否可用該成績經大學聯合招生辦法(JUPAS),以本地學生的身份報讀教資會的大學。楊穎宇亦認為教育局要澄清。

民主黨指 多項大陸試場安排未釐清

民主黨擔心若在大陸進行文憑試,能否確保如香港般嚴謹,包括試題事前保密、考試期間的嚴謹監考、嚴防作弊、試後確保評卷公正等。該黨教育政策發言人朱子洛質疑考評局的權力是否可以延伸至大陸,及如何確保試題在考試前的保密安排,例如試卷是否可以做到考試當天跨境付運,還是在大陸過夜,考評局會否派員監管等。

朱子洛亦提出,現時每個香港試場都會有不同學校老師監考,起互相監督的作用。若大陸設立試場,做法是否相同?即使相同,由於港人子弟學校數量有限,不同學校的老師也可能互相認識,如何確保有效的互相監督?考評局會否派員到每一個試場去監考?其法定角色和權責有否在境外受影響?

他認為,大陸考場的試卷必須送來香港,與本地考生的試卷一同批改,以確保評卷準則一致。他亦稱,本港每個試場都有其他學校的考生和自修生,起互相監督的作用;但據考評局的安排,大陸的考場似乎未必能夠做到這一點,有可能成為監考漏洞。

朱子洛亦關注DSE考生報讀本地大學的安排。他表示,現時境外生即使參加DSE,在報讀本地大學時,仍然歸入非本地生的名額,並不影響本地考生的升學機會。如文憑試在大陸開設考場,大陸考生必然會增加。認為現時「兩條隊」的安排應繼續維持,確保本地考生升學機會不受影響。

2019年教育局文件已說明

據教育局2019年介紹「深圳港人子弟學校及開設港籍學生班的學校」文件,為方便「在內地生活及接受教育的港籍學生,日後回港升學及銜接香港的教育制度」,教育局及深圳市教育局同意,在一些具備質素的深圳民辦學校,開設港籍學生班。另外,深圳亦有兩所港人子弟學校。

參加港籍學生班的學生,其父母雙方或其中一方,須為持有香港身份證的香港永久居民;或在香港擁有居留權,而母為大陸居民,及父為非香港永久居民的兒童。

文件又指,港籍學生班須採用香港課程發展議會編訂,並由香港教育局建議學校採用的課程,也須準備學生參加香港的公開試或評估,包括全港性系統評估、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和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以銜接香港高中及高等教育新學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