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廣場,是王金菊和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和平請願、還原真相、展現風骨正氣的場所;天安門廣場,也是中共極權向全世界展示踐踏人權、殘酷迫害的大銀幕。

21年前的一天,王金菊走上天安門廣場,環顧四周,只見到處是警察、便衣。空氣裏充滿了火藥味,彷彿隨時會地動山搖。

她繼續往廣場上走,隨後站在一處高呼:「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瞬間警察向她撲過來,連拉帶推,把她劫往天安門分局……。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王金菊和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走上天安門為法輪功和平請願。

現旅居加拿大的王金菊,說話聲音爽快有力。她向記者講述了她修煉法輪功後的一些難忘的經歷。

絕處逢生

1996年癱瘓的王金菊開始修煉法輪功,一周後她脫胎換骨般重生,從此身體健康、精力充沛。(本人提供)
1996年癱瘓的王金菊開始修煉法輪功,一周後她脫胎換骨般重生,從此身體健康、精力充沛。(本人提供)

1948年秋,王金菊出生時,父親見滿院綻放著金燦燦的菊花,便給她取名「金菊」,希望她成長為一個堅忍不拔、品行高潔的人。她家在山東,是一個貧寒的農家,家裏有兄弟姐妹8人,她排行老七。

王金菊9歲那年,因為鬧大饑荒,村裏一晚餓死10幾人。為了活命,姐姐帶她逃到東北打工,她是那裏最小的童工。

19歲時,身高近1.8米的王金菊具備極佳的條件,被選入軍區和總後勤部籃球隊。拚搏10幾年後,滿載榮譽的她當上了教練。

20世紀80年代,她轉業到一所院校的教務處,鑽研影視編導技術,後來擔任該院影視製作公司製作部主任等職務。那時,她躊躇滿志、業務蒸蒸日上,買了大房子、豪華車,親屬們也都跟著揚眉吐氣。

然而,人生無常,世事難料。

1995年的一天早上,王金菊突然全身動不了,癱瘓了,她知道這是以前玩命打球時留下的隱患。在孤獨絕望中,家人帶她四處尋醫問藥,甚至用拳頭粗的繩索拉扯肢體療治,令她痛苦難忍。昔日叱吒風雲的她如今變成了弱不禁風的殘疾人。

1996年,經人介紹王金菊閱讀了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一書。她驚歎不已,瞬間明白了人生的意義、以及所有痛苦的根源。於是即刻投入了功法的學煉。

一周內,奇蹟出現了,她完全恢復了健康,而且精力更充沛,脫胎換骨般重生。

王金菊的這段神奇經歷讓她的許多親朋好友都走入了法輪功修煉。

1992年5月13日,法輪功在長春傳出,教導人們遵循「真、善、忍」原則做好人,外加五套功法,對祛病健身有奇效。7年後,官方統計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1998年,中國國家體育總局組織的專家調查,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達98%。

在那段時間裏,清晨的公園,到處可見法輪功學員伴著柔和悠揚音樂煉功的身影。媒體上,經常可見修煉法輪功後疑難病痛消失、康復,以及人們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報道。

走上天安門廣場

王金菊(右一)兄弟姐妹8人在北京世界公園。(本人提供)
王金菊(右一)兄弟姐妹8人在北京世界公園。(本人提供)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下令鎮壓法輪功,一場史無前例地對修煉「真、善、忍」民眾的迫害就此拉開了序幕。

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他們中有耄耋老人、孕婦、小孩。他們到天安門廣場和平抗議,呼籲中共當局停止迫害,還法輪功清白。當時北京所有關押場所都關滿了來自全國各地上訪的學員。

當時天安門是他們唯一可以表達心聲的地方,卻也成了中共打壓法輪功學員的地方。

王金菊聽圈內人說,江澤民的妻子王冶平有一個老姐妹,有一次問王冶平,為甚麼江澤民非要和人家李大師過不去。王冶平說:「有權又妒忌,過了頭就是這副模樣。前幾年我煉法輪功身體一天比一天好,我叫他也趕快煉,你猜他說甚麼:『連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誰還來信我這個總書記!』」

王金菊想,這場迫害是由於小人的妒忌,利用權勢、一意孤行所致。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一場正邪的較量,她要用親身經歷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

她2次上天安門廣場高呼「法輪大法好」,都被非法抓捕,也都想辦法加以走脫。

其中的一次,被警察抓到天安門分局,當時共有5位女學員被抓。警察一個一個問:「你們為甚麼要來天安門?」

有的說,煉法輪功後身體好了;有的說,煉法輪功後,撿了錢都上交了;有的說,原來有很多壞習慣、壞脾氣都改好了……。

警察喝斥道:「你們說這些幹甚麼?你們不知道政府不讓煉嗎?!」

當警察問到王金菊時,她說:「我是來找警察的,就是你們!」

「為甚麼要找警察?」對方問。

「你們不是人民的警察嗎,你們有責任向政府反映民情。如果當初人們知道耶穌是神的話,就不會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如果政府知道法輪功是佛家修煉法門,教人重德做好人,與政治無關的話,就不會鎮壓。你們有責任向上面反映情況,所以我就來找你們向上反映。」

2個警察面面相覷,無言以對。

不久,王金菊居住地的警察來把她帶走了。

警察對王金菊說:「你有甚麼事到我們這裏來說,不要跑到北京去說呀。」

警察又問她以後還煉不煉,她說:「煉啊,我煉了法輪功後才站起來的;不煉了,誰能讓我站起來?」

警察做了筆錄,最後客氣地說:「快過年了,你回家吧。」

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

2005年一個偶然的機會,王金菊來到了加拿大,從此踏上了新的人生旅途。

2004年11月19日,海外最大中文獨立媒體《大紀元》發表了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第一次全面深刻地揭露了中共的真實面目,對大陸人、海外華人產生了極大的影響,人們紛紛在《大紀元》的三退網站上聲明「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大紀元》鄭重聲明寫道:「天網恢恢,善惡分明;苦海有邊,生死一念。曾被歷史上最邪惡的魔教所欺騙的人,曾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請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

王金菊對記者說:「我意識到,可能我有這個使命吧,到海外來讓中國同胞了解真相,幫助他們做三退。」

來到海外後,王金菊一直在旅遊景點給大陸遊客講法輪功真相,回到家裏就給中國大陸打電話,為那裏的民眾做三退。

她談到一件記憶猶新的事,

幾年前,深夜裏突然接到一通電話,一開口對方就不客氣地說:「喂,有錢嗎?有女人嗎?」王金菊聽到電話那頭有幾個人說話的聲音,就給他們講中共如何貪污腐敗,「六四」時對反腐敗的學生開槍射殺,用坦克碾。現在貪污仍如此嚴重,反腐敗就是亡黨,不反腐敗就是亡國。

對方馬上認同,說:「中共官員就是要錢,我們經營企業很不容易,上繳1萬元,貪官要2萬元;上繳2萬,貪官要3萬。職工吃飯的錢都不夠啦。」

原來這幾個人是南方一家私營公司的老闆,正在北京辦事,偶然在一張寫有法輪功真相的紙幣上看到了海外資訊電話,就惡作劇地打電話來取樂。

王金菊說:「你們看過貴州2.7億年歷史的藏字石嗎?上面有天然形成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這就是在警示我們:趕快離開它,退出黨、團、隊。共產黨的黨徽就是象徵兇器的鐮刀斧頭,人們發誓把生命交給它時,腦門上就烙印了這個兇器。只要退出它的所有組織,就會抹掉不吉利的記號,不當它的陪葬,做個乾乾淨淨的人,得到上天的保佑……。」

結果,那幾個人聽完後立即退出了加入過的組織,還商量要讓工廠的職工也退出來保平安。

王金菊和他們約定好,等回去後再商量為職工辦理三退的事,並囑咐一定要說明原因,讓職工本人同意,才算數。他們爽快地說沒問題。

後來,王金菊打了2次電話,在老闆的積極配合下,給全廠職工做了三退。

王金菊說,這麼多年來,給中國人講真相中經歷了許多事,有驚心動魄的,有輕鬆愉快的,還有親臨沒有硝煙的「戰場」的……。◇(1月26日下周三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