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封城釀命案。51歲的杜建軍,2021年12月29日因高血壓在家暈倒,19時20分被救護車送到西安市閻良區醫院,因杜建軍是西安返鄉人員被拒診,40分鐘後脣色發紫被推進入搶救室,醫院表示腦幹出血9毫升無法救治,於30日凌晨1時去世。杜建軍的兒子杜×森認為父親的死是防疫管控不當和醫院搶救不及時造成的,提出訴求。

杜建軍的兒子杜×森手寫訴求書。(網頁截圖)
杜建軍的兒子杜×森手寫訴求書。(網頁截圖)

訴求書中杜×森提到,父親是2021年12月22日回老家西安閻良區武屯鎮東孫村的,村委會稱我父親從西安疫區回來,從12月23日開始居家健康監測。父親有嚴重高血壓,12月26日醫護人員協同村醫上門進行核酸檢測時,父親求助高血壓藥即將用完,急需降壓藥。醫護人員稱疫情期間需做好防護,無法購買。

1月10日下午記者打電話到閻良區武屯鎮街道辦事處,連續多次都打通了,對方接起電話後就掛斷。

閻良區疫情指揮部辦公室一位男士對大紀元表示,「關於杜建軍因沒得到及時治療死亡的事情我不清楚,我們這有專門醫療救治服務的。」隨後記者打到醫療救治服務電話,但一直無人接聽。

1月3日東孫疫情管控工作組(以下簡稱工作組)給杜×森及家屬訴求書的調查答覆意見書中答道,工作組對涉事的村醫及相關人員核實均未收到杜建軍送藥或出門購買降壓藥的訴求。

訴求書中杜×森表示,12月29日下午6時40分父親因高血壓昏迷摔倒,家大門上貼有封條,導致我母親求救困難,母親打電話找村委會主任求助120,送到了閻良區醫院被拒之門外。晚8時左右,母親發現救護車上的的父親脣色發紫,這才讓家人推至急救室治療。閻良區醫院檢查後出具的診斷證明,高血壓摔倒後腦幹出血9毫升,無法救治,讓我們把父親帶回家。12月30日凌晨1時08分,杜建軍在家中離世。

記者又多次撥打閻良區醫院電話,均顯示此號碼無法接聽。

至於訴求書提到救護車到達醫院門口,醫院沒有及時搶救,錯過最佳治療時間的問題,工作組給出的答覆是,經過與醫院溝通,杜建軍被送到醫院後,醫院立即組織相關人員組織搶救,不存在救治不及時情況。

工作組最後寫道,根據疫情管控從簡的要求,也請你們立即辦理後事。並且還威脅到,如再出現無證據到處投訴狀告的情況,造成社會不良影響,依據疫情防控期間相關法律法規,你們將承擔相關責任。

10日下午記者多次打杜×森手機電話(18291874×××),始終打不通,最後顯示號碼不可用。

西安居民魯先生對大紀元表示:「政府不敢面對群衆,不敢面對錯誤。」「他一旦承認有責任的話,那烏紗帽保不住事小,不能讓政府的形象受損,要面子。」「所以醫院誤診死多少人跟政府沒關係,新冠沒死人就行。」「他就可以對外吹噓,我們防疫工作做的好,美國死多少人,歐洲死多少人,就中國新冠不死人。」

根據西安市疫情防控1月10日下午5時的最新發布,目前西安市有3個高風險地區,48個中風險地區,全市其他地區均為低風險地區。@

東孫疫情管控工作組給杜×森及家屬訴求書的回覆。(網頁截圖)
東孫疫情管控工作組給杜×森及家屬訴求書的回覆。(網頁截圖)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