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主席詹斯勒(Gary Gensler)在9月14日再次強調,如果中國在美上市公司(中概股)再不讓美國監管部門查賬,那麼這270家中概股將在2024年初被強制退出美國證券市場。他同時再次提醒美國投資者,利用VIE結構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可能損害投資者利益。

詹斯勒在《華爾街日報》的觀點欄目文章中說,與中國相關的公司沒有提供足夠的資訊來說明他們面臨的風險,以及這些企業的美國投資者面臨的風險。

SEC已經採取所有必要行動,以執行去年12月18日正式生效的「外國公司問責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而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PCAOB)也將在今年年底前完成相關規則的制定。

「外國公司問責法案」要求,對任何連續三年不讓PCAOB檢查其審計報告的外國在美上市公司,SEC可以強制其下市;另外,相關公司還必須向SEC提交相關文件,證明其不被外國政府擁有或控制,並且必須在其年度報告中披露其審計計劃、以及外國政府對它的影響等。

詹斯勒強調,所有尋求在美國資本市場籌集資金的公司,都應該遵守美國的監管規則。中國(及香港)是目前全球唯一不允許PCAOB對其審計中概股的機構進行審查的國家。

詹斯勒再一次提出中概股的VIE結構(可變利益實體,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問題,指出這些中國公司利用海外殼公司在美國交易所籌集資金,但合同實際上並未將該中國公司的所有權授予美國投資者。

所謂VIE,是指中國公司在境外(如開曼群島)設立一個全權控股的殼公司,以在美股等海外資本市場上市。VIE和中國境內公司實體達成一系列託管協定,美國投資者實際投資的是殼公司,而不是中國公司實體。中概股以VIE架構來逃避在外國融資上的限制。

詹斯勒擔心,一些美國投資者並沒有意識到,他們將資金投入了開曼群島的空殼公司,而不是在中國營運的公司。這是他在過去兩個月裏,第三次公開提出這個問題。

早在8月18日,詹斯勒就要求SEC 暫停中資企業通過 VIE架構上市(IPO),他重申,必須允許美國官員檢查中國公司的財務審計。

7月30日,詹斯勒在SEC 官網發表聲明表示,中國企業在獲准於美國上市之前,將需要對其 VIE 結構、政府監管風險等相關資訊進行更嚴格的披露,否則美國證券監管機構將不允許中國公司在美國籌集資金。

《證券時報》近日引用華興證券(香港)首席經濟學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師龐溟的話說,目前所有在美上市中概股和超過一半在香港上市的中資民營股,均採用VIE架構。

多夫曼投資公司(Dorfman Value Investments)主席、股市專欄作家約翰·多夫曼(John Dorfman)9月20日在中文《證券市場紅周刊》上發表特約評論說,中概股的問題絕對不是、也絕不僅僅是資訊披露那麼簡單。

他認為,很多VIE結構上的基本問題,都不是資訊披露所能解決的,而美國SEC的這些舉動,更像是為了安慰投資受損的美國資本家的情緒做出的無謂的努力。

多夫曼說,VIE結構被國際集團用來逃避中國企業在外國融資限制,已經持續了20年。VIE的股東對該中國公司沒有控制權,美國投資中概股的投資者能夠相信的,只有一張該公司承諾盡全力最大化VIE股東權益的紙。

他說,他問過很多中概股的個人或機構投資者,在對VIE的內涵都非常了解的情況下,仍對中概股「趨之若鶩」,回答是「因為中國公司增長速度快」。

美國最大養老基金根據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CalPERS)2020年年度投資報告顯示,截至 2020 年 6 月,該基金向中國公司投資超過30億美元。其中有超過 4.5 億美元,投資給了被美國政府列入黑名單的 14家與中共軍方有聯繫的中國企業。

曾經在去年4月揭露中概股瑞幸咖啡財務欺詐行為的渾水資本(Muddy Waters Capital)的創始人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在8月5日的雅虎財經專訪中說,他長期以來一直認為,「幾乎所有這些(中概股)公司的財務報表都至少在某種程度上存在問題」,即使最後美國監管部門能夠檢查(中概股的)審計員,實際上也甚麼都做不成。

布洛克說,VIE 結構是幾乎所有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都在使用的結構。「我個人認為,如果把更少的美國零售資金和養老金投入中概股,那是比較好的。」@

------------------

【噤聲時代,更需要真相】

一起守住心中最後的光:

https://bit.ly/3t45Qni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