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媒新華網4月23日發文稱,湄公河,這條發源於中國、跨越東南亞6個國家並被譽為「亞洲多瑙河」的東南亞第一大河流,也被中共外交部部長王毅稱作為中共建立的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典範。在過去5年中,中共在東南亞湄公河流域推行「一帶一路」計劃,投資建設眾多大型基建項目,包括湄公河流域的水電站項目。

但是中共對這些水電項目的投資,雖然給當地政府引入外部的資金,卻對湄公河流域百姓們的生計造成了直接威脅。

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在接受香港《大紀元》專訪時指出,修建水電站好比一場浮士德式的交易,人們是在用靈魂換取惡魔的恩惠。湄公河上的大壩破壞了當地的生態環境,並從中直接威脅湄公河流域的漁業發展以及數千萬漁民生計。中共卻從中控制了湄公河流域的國家,實現其所謂的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戰略野心。

湄公河受水壩威脅重蹈長江覆轍

被譽為「天然漁倉」的湄公河以其豐富多樣的魚類而著名,擁有1,148 種魚類,其魚類多樣性在世界排第三,僅次於亞馬遜河和剛果河流域。

湄公河下游流域擁有全世界最大的內陸捕撈漁量,每年總捕撈魚量可高達230 萬噸,價值高達110億美元,為湄公河流域的人們提供了日常所需動物蛋白的80%。

湄公河也擁有很多高經濟價值的魚類,其中包括全世界最大的淡水魚——黃貂魚。全世界前十大淡水魚中有四種生活在湄公河,包括黃貂魚(Giant Freshwater Stingray),湄公河巨鯰(Mekong Giant Catfish)、長絲巨鯰(Giant Pangasius (dog-eating catfish))和巨暹羅鯉(Giant Barb)。

然而湄公河流域的漁業卻面臨著水壩的威脅。據《自然》雜誌介紹,湄公河流域中捕獲的魚量中的60%屬於洄游性魚類,牠們需暢通無阻地穿越河流到關鍵地域產卵,而建造大壩會阻礙這些魚類洄游,使不少魚類瀕臨滅亡。

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簡稱WWF)也在其研究報告《巨人河——湄公河的巨魚》中指出,湄公河幹流和支流上的水壩是湄公河的巨型魚類所面臨的最大的,也是最緊迫的威脅,因為大壩打亂了巨型魚類的洄游路線。

王維洛表示,水壩阻擋泥沙的下流,而魚的營養物質都包含在泥沙中。而且從水庫裏流出的水,溫度也比正常河水低幾度,這同樣會打亂魚的繁殖。

據台灣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統計,自1970年以來,湄公河淡水魚的數量下降了76%,巨型魚的數量下降了94%。

另據湄公河委員會預計,到2040年,由於大壩而導致的魚類減少的損失會高達230 億美元。除了漁業,森林、濕地和紅樹林的損失可能會高達1,450 億美元。大壩也會使得沉積物減少,湄公河沿岸的水稻生產也將受到限制。

王維洛說,長江流域的水壩讓長江的漁業告急,中共已經對長江流域重點區域施行「十年禁捕」。而湄公河上修建的水壩會使得湄公河步長江的後塵,那麼湄公河流域幾千萬漁民該如何生存?

湄公河擁有很多高經濟價值的魚類。圖為2005年,柬埔寨人在放生一條湄公河巨鯰。(AFP)
湄公河擁有很多高經濟價值的魚類。圖為2005年,柬埔寨人在放生一條湄公河巨鯰。(AFP)

稀罕的巨暹羅鯉,只存在於泰國境內的湄公河河段。(影片截圖)
稀罕的巨暹羅鯉,只存在於泰國境內的湄公河河段。(影片截圖)

中共投資湄公河 欲控制東南亞國家

在過去的10 年中,湄公河流域水電開發規模不斷擴大。在幹流上,已營運或規劃中的項目就有11個,包括老撾的7個水電站、柬埔寨的2個水電站以及老泰邊境的2個。

在湄公河流域建設水電站,是中共在東南亞推廣「一帶一路」的重點之一。在老撾,中共就已經以BOT(Build-Operate-Transfer,建設-運行-移交)模式興建了裝機10萬千瓦的南立1-2 水電站、裝機12萬千瓦的南俄5水電站,以及本文開頭提到的南歐江水電站。在柬埔寨,中共也以BOT 模式投資了基里隆1號及3號水電站項目、貢布省甘再水電站項目、國公省達岱水電站、斯登沃電站、額勒賽水電站、桑河二級水電站。

在BOT 項目結構下,中方在投資建設這些水電站後,還會和當地政府簽署特許經營權協議,一般擁有20 年以上的特許經營權。這些水電站的營運,直接影響著當地的能源供給以及河流航道的管理等方方面面。

以中老合作南湃水電站項目為例,中方持有該項目股權的85%,並在項目正式投入商業營運後擁有25 年的特許經營期。

王維洛表示,以三峽工程做對比,習近平曾說「三峽工程是國之重器」,「大國重器,一定要掌握在自己的手裏」。這是因為「『大國重器』,牽涉國脈國運,關係民族盛衰」。同理類推,湄公河流域國家的大型基建項目以及大型水電站的重要性對當地政府而言,也是當地國家的大國重器,卻被中共投資並大肆營運。

中共在湄公河流域推廣「一帶一路」暴露了它的野心,不僅要掌握中國的大國重器,也要掌握湄公河流域國家的大國重器,進而控制東南亞國家。

王維洛指出,當地政府很看重中共的投資,這些基建項目的投資也推動了當地的經濟增長。但是,這是一場浮士德的交易,所付出的代價——比如阻斷河流、破壞生態以及自然環境等,卻遠遠超過水電站發電最終所帶來的收益。◇

瀾滄江的下游、流出中國國界後是湄公河,流經老撾、緬甸、泰國、柬埔寨和越南。中共在湄公河流域投資建設眾多大型基建項目,對湄公河流域百姓的生計卻造成直接威脅。(wikipedia)
瀾滄江的下游、流出中國國界後是湄公河,流經老撾、緬甸、泰國、柬埔寨和越南。中共在湄公河流域投資建設眾多大型基建項目,對湄公河流域百姓的生計卻造成直接威脅。(wikip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