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臨近,各地政府嚴加截訪、綁架上訪人士,阻止訪民進京上訪。黑龍江截訪人員開車著警車上門搜查訪民,甚至通過賣訪人員抓捕訪民。

北京的王女士(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在北京大興區,2月25日中午,黑龍江截訪的警車到黃村鎮海子角村,四、五個警察挨家挨戶敲門,逐一檢查居民的出行證、身份證,以抓捕黑龍江上訪人士。

黑龍江訪民一男一女大罵了警察一頓,一口一句罵共產黨,又打北京市市長電話,後來天宮院派出所來了一輛車,黑龍江截訪警車才離開。

王女士說,「當時我在東大門外,圍觀民眾有上百人。」「開個會啊,上訪人就像逃犯似的,沒處躲沒處待,多可憐。每年都是這樣。」

據介紹,黑龍江抓訪民抓得厲害,車站也在攔截。北京這幾天加緊搜查,挨家挨戶敲門, 敲門敲個沒完,有的人就不給開門。敲有二、三分鐘,後來就走了。

王女士說:「到開會了,這些上訪人就是他們政績的敵人,不讓發出聲音,完事往上報全造假。」

她例說,像遼寧省信訪局說解決了5.9萬上訪案件,在哪裏啊?他們自己上報三級終結,就說案子都終結、解決了。實際上,遼寧省大連市瓦房店馬三家受害人殘疾陳淑芳,到北京國家信訪局登記14次,被判刑二年,今年2月4日才釋放出獄。遼寧省錦州市受害人姜敏鵬進京去信訪登記,被判刑二年,現在還在監獄裏。還有大連市金洲劉玉玲登記多次,也被判刑一年半。

租住在北京房山區的黑龍江訪民馬志文此前告訴記者,「中央開大會,訪民遭大罪。正月十五(2月26日)晚上,我租房處附近(的訪民)被北京派出所抓捕。」

當時馬志文表示他正在聯繫當事人,晚上能給記者回信。但此後兩天,馬志文一直沒有回音,記者撥打馬志文的電話號碼,但語音提示已開通來電提醒服務。

截至發稿,馬志文仍處於失聯狀態。

馬志文曾告訴記者,在北京的訪民生活極為艱難,經常搬家,受人歧視,行事低調,都不敢告訴房東是訪民。

馬志文是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延壽縣延壽鎮紅旗村農民,復員軍人。村支書霸佔他的建房用地,他正當防衛被公檢法造假材料判他冤獄十年。出獄後,又被鎮黨委書記僱用黑社會將他的頭骨打裂,耳朵震聾,腿部粉碎性骨折。他不服因此逐級上告。

「今年的兩會太黑了!」

兩會前夕,各地政府大力攔截訪民,北京加緊搜捕訪民,甚至不擇手段對付訪民。不少訪民向外界發出緊急求救的信息,多人被非法抓捕。

稍早,大紀元報道遼寧訪民姜家文被綁架帶回遼寧丹東。從23日開始,丹東市元寶區警察和信訪局人員到他位於北京房山區的住處企圖對他抓捕,26日兩名北京警察和地方截訪人員共7人,闖入屋內將他綁架上警車。

山西省大同市雲州區周士莊鎮路家莊村訪民的周海峰,2月28日被當地派出所所長劉剛、公安局局長從北京豐台區截回,他向外界緊急求救。

記者撥打周海峰的電話號碼,但無人接聽。

山東省聊城市東昌府區訪民張玉玲2月24日帶90多歲老母進京,在北京西站出站被警察(警號019276)攔截。張玉玲求救時已被攔截十多小時,高齡老母因暈車,在車上一直沒吃東西。

「我正常買的全程車票,有核酸檢測。西站警察涉嫌與駐京辦有利益關係,扣留我母親不讓走!」張玉玲說。

據介紹,張玉玲的父親1946年參軍,多次立功。地方政府以檔案丟失,國家的相關政策被冒名頂替,他求助多年,至今無果,連農村最低保障都不給辦。

記者致電張玉玲,但無人接聽電話。

日前,黑龍江的維權群裏發出信息,警告大家注意賣訪的,通報有一個戴假髮的女子,自稱沒有地方住,結果有人將她領到訪民住處,警察就把訪民全部抓走了。

一段影片顯示,兩名截訪人員強行劫持一訪民離開,聽口音是黑龍江的;另一段影片顯示,在最高法院信訪接待大廳隔壁,京天明天酒店對面院子住的接訪人員把信訪人遞交的上訪材料收走後給燒了,「全部燒了,全部銷毀了」,「我們的訴求反映不上去!」

有河北網民「雪蓮花」表示,河北張家口去北京的幾個人都被接回來了。而且沒有去天安門、中南海,在北京街道上走著被抓回來就是拘留,要不就是判刑。「在路上截回也打壓,關鐵籠子,限制人身自由,故意凍死你。」

還有訪民表示,在邢台火車站被截,打算步行或騎車去北京上訪,也有的打算3月7日解封以後再去。「今年的兩會太黑了!」「從古到今,沒有這樣對待老百姓的!」

「雪蓮花」說,「現在信訪局為啥人少了!截訪的太多了!比上訪的人還多,他們就可以在媒體上,各平台上說給難民解決了!形勢一片大好,人民安居樂業!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