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佐治亞州州長候選人、被指主導該州取消驗證缺席選票簽名的史黛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正通過自己創立的團體,參與拜登政府挑選司法部員工的工作。消息引發保守派批評。

艾布拉姆斯在2014年創立了選舉維權團體「公平抗爭行動」(Fair Fight Action)。根據拜登過渡團隊網站的信息,這個團體負責選民保護的副主管何塞‧莫拉萊斯(Jose Morales)正在與團隊合作,評估各司法相關部門被提名的新員工。

這些部門包括:司法部(DOJ)、聯邦選舉委員會(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美國選舉援助委員會(U.S. Election Assistance Commission)、民權委員會(Commission on Civil Rights)、全國殘疾人委員會(National Council on Disability)、美國無障礙委員會(United States Access Board)、能力第一計劃指導委員會(AbilityOne)、國家司法學院(State Justice Institute)以及法律服務公司(Legal Services Corporation)。

何塞·莫拉萊斯(Jose Morales)正在與拜登國度團隊合作,評估各司法相關部門被提名的新員工。(拜登-哈里斯過渡政府網頁截圖)
何塞·莫拉萊斯(Jose Morales)正在與拜登國度團隊合作,評估各司法相關部門被提名的新員工。(拜登-哈里斯過渡政府網頁截圖)

前司法部律師、現選舉誠信監督組織「公眾利益法律基金會」(Public Interest Legal Foundation)的負責人克里斯蒂安‧亞當斯(J. Christian Adams)對媒體《每日信號》(The Daily Signal)表示,選擇莫拉萊斯並不令人意外,但艾布拉姆斯是「民主黨陰謀派的領袖,把他們沒有獲勝的每一場選舉都說成被操縱的」。

艾布拉姆斯在2018年的佐州州長選舉中失利,之後一直沒有認輸。

非牟利組織「資本研究中心」(Capital Research Center)的負責人斯科特‧沃爾特(Scott Walter)則對拜登團隊選擇莫拉萊斯感到憤怒,認為這意味著拜登政府將把司法部政治化。

「我想知道,這位先生(莫拉萊斯)是否與挑選監督選舉法的工作人員有關?他相信艾布拉姆斯是佐州的合法州長嗎?」他說。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純粹的黨派主義,他有甚麼資格為司法部僱人?這可能是一個跡象,我們正在退回到埃里克‧霍爾德(Eric Holder,奧巴馬時期司法部長)的時代,當時司法部只是政治機器的一部份。」

在上個月,佐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喬迪‧希斯(Jody Hice)曾指艾布拉姆斯主導了佐州取消驗證缺席選票簽名的要求。

他說,「我認為,艾布拉姆斯一直在幕後策劃在此次大選中使用郵寄投票,導致出現大量欺詐行為。在佐州,親自投票和提前投票都需要不同形式的身份證明,而只有缺席選票不需要投票人提供身份證明。」

艾布拉姆斯還在12月14日告訴媒體,對於1月5日的佐州聯邦參議員決選,已經有120萬佐州人申請了缺席選票。

聯邦眾議員道格‧柯林斯(Doug Collins)指責這是一種微妙的恐嚇方式。

他說,「如果艾布拉姆斯他們試圖把這些數字公佈出來,這是她微妙的恐嚇方式,這是她微妙的壓制選民的方式,是在說『共和黨人你們不需要出來(投票)了』。」

12月22日,拜登在特拉華州威爾明頓(Wilmington, Delaware)的記者會上表示,他對於司法部長的人選還沒有「清晰的選擇」。

但是,艾布拉姆斯被提到可能是拜登的司法部長提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