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動物和人的相互輪迴中,一般典籍中最常見到的不是人和狗之間,而是人和豬之間的輪迴。在中國,豬是肉類的主要來源,因此生為一頭豬,自然免不了被宰殺的命運。

所以,投胎為豬,不只是一種悲慘的宿命,還摻雜著因果報應的含義在裏頭。

關於輪迴,曾經還有這麼一段故事。

戰國時,秦國大將白起在長平之役後,殘暴地坑殺了四十萬手無寸鐵的趙國降卒,由此而造下了生生世世難以償還的業債。

據民間傳說,人們殺豬時經常發現拔掉豬毛後,豬皮上會有白起兩個字,相信這是白起殺人太多,要四十萬次轉生為畜生讓人宰殺才能償還坑殺趙卒之業。

《東周列國志》中有相似的文字,抄錄如下:「後至大唐末年,有天雷震死牛一隻,牛腹有白起二字。論者謂白起殺人太多,故數百年後,尚受畜生雷震之報。殺業之重如此,為將者可不戒哉!」

惡人造業要變豬,這讓我想起了一個早年的故事。

江洋大盜由於殺人造業太重應該轉世為豬,任人宰殺以還殺生之業。示意圖。 (pixabay)
江洋大盜由於殺人造業太重應該轉世為豬,任人宰殺以還殺生之業。示意圖。 (pixabay)

二十年代山東發生過這樣一件事。有一個殺人越貨的江洋大盜在與人械鬥時已經被人殺死,他的元神脫開肉身後在黑夜的曠野上奔跑,由於天黑他不知道自己的肉身已死,後面有兩個人在緊緊追趕,他就拼命地跑。

那兩個人趕上來,往他身上套一件黑衣服,他掙扎著將黑衣服脫下,再拼命跑。一會兒,那兩人又追上來,又把黑衣服給他套上,他就再掙脫掉、再跑,如此反反復復多次。

最後一次,他看到前面有一處人家,就一邊脫下黑衣服一邊向有燈光的屋子衝過去。他幾乎把整個黑衣服都脫掉了,只剩下右手處還沒有完全脫下來,這時他衝進了房間裏。

就在此刻,隨著一聲啼哭,屋子裏的產婦生下了一個嬰兒。嬰兒一切正常,只是右手是個豬蹄。

這個嬰兒就是那個轉世投胎的江洋大盜。

原來這個江洋大盜由於殺人造業太重應該轉世為豬,任人宰殺以還殺生之業,那兩個追他的往他身上套的就是豬的皮囊。

但因為他直接投胎,並沒有洗腦,這一世他帶著豬蹄形狀的右手和前世的記憶,到處給人講述善惡有報的因果道理,告訴人們要行善積德。

和前例一樣,這個人豬的輪迴故事,令人聞之驚駭!

下面還有一個令人聞之聳然的故事。

在宴會上與一位董姓立法委員的太太同桌,閒談中得知,董姓夫婦雖然應酬繁忙,但早年起即茹素,因此他好奇的問起緣由。

董太太說,那是因為她舅舅的緣故,她舅舅說他能記起多世前的事,並說他是豬來投胎的,而且還當了不只一世的豬,並且向她描述豬被宰殺的痛苦。

舅舅說當豬被殺死後,痛苦並不就此結束,仍然對肉體有非常敏銳的感覺。當豬肉在市場被買回去後,凡是把豬肉剁得愈碎或煮的時間愈長,豬就愈痛苦。

尤其是將豬肉做成火腿,須用鹽浸入皮肉內,還需經過日曬風吹等過程,其間所受的痛苦不是常人所能了解。

更甚的是,此種痛苦必須等到人們完全把火腿吃完才結束,也就是說,一隻豬的痛苦不在死後結束,而是必須等到人們把所有的豬肉吃完了才結束!

舅舅對董先生、太太說,他不知做了幾世豬了,數都數不清,每當想到曾為豬時的痛苦,仍不免膽戰心驚。他說本來閻羅王還要判他這一世再做豬,他聽了嚇得趕快拔腿就跑,但判官很快地就抓起一把豬毛往他背後丟來,所以他今世背部仍有一撮豬毛,說完,並脫下衣服,以顯示他所言確實不虛。

董太太說,自從聽聞舅舅的故事後,兩夫婦從此即斷除一切肉食。

哲學家休謨說,動物在很多方面都很像人,所以我們自然不能說只允許人類有靈魂,而不允許動物也具有所謂的靈魂。

休謨的說法不僅合邏輯,也可同理為,如果人類可以有輪迴,當然動物也可以有輪迴,既然人和動物都有輪迴,那麼,人和動物之間會互相輪迴,也是極其合邏輯的事了!

雖然至今,我們僅能對輪迴予以輕觸,但如果有人看到這裏,仍然認為輪迴並沒有甚麼「可信」的證據時,我們恐怕也會像史蒂文生博士一樣,以寬容但堅定的語氣問你說:「甚麼樣的證據,才會讓你相信輪迴的存在?」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