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禍害全球,不少專家學者質疑,病毒是由中國武漢病毒實驗室製造。最近有報道披露,巴基斯坦與武漢病毒實驗室簽署了一份雙方聯合開發致命性生物武器的秘密協議。報道更指,作為生物武器的5項新興傳染病的研究結果都已發表在學科論文上,這些病原體都是世界上最致命、最具傳染性的疾病之一,目前還不存在任何疫苗或治療方式。

《克拉克森》雜誌總編、澳洲調查記者克蘭(Anthony Klan)向印媒爆料,巴基斯坦和武漢病毒實驗室簽署了一份秘密協議,聯合開發致命性生物武器,並對新興傳染病、傳播疾病控制等項目進行研究。

根據《今日印度》報道指出,克蘭透露,其實,武漢病毒實驗室的科學家早就在巴基斯坦和當地的科學家進行合作,自從2015年以來,已針對5種不同的高階病原體展開研究,這件事受到情報機構很大的關注。目前武漢病毒實驗室已經與巴基斯坦的國防科學技術組織(DESTO)簽署了秘密協議,一起聯手針對新興傳染病和傳播疾病控制等項目進行研究。

克蘭指稱,在這5項的研究報告中提及了武漢,也提到中國資助,並提到了於巴基斯坦的研究。在實驗報告中提到來自於數千個國家的血清,且提到駱駝和其它動物,甚至還有數以千計的人類。他說,儘管報告中並沒有提及實驗室確切的地址,但提到了幾個特定地點。克蘭進一步表示,之前他報道相關事件之後,巴基斯坦當局出面否認,聲稱他們的實驗室並無秘密。不過,已經明顯證實實驗是在巴基斯坦國土上發生的。

克蘭的調查報告直指,整個研究項目是由北京當局與巴基斯坦軍方共同進行合作完成,他們對於地點和行動全部予以保密。事實上,有許多巴基斯坦人參與了實驗。為何這麼多巴基斯坦人參與實驗卻不會洩漏消息?克蘭稱,因為很多民眾是偏遠地區的農民,僅是提供研究樣本,並不曉得他們所參與研究的內容是甚麼,「這令人感到恐懼」。克蘭說,該研究的樣本約有7萬至8萬人,4,000至5,000隻動物,主要為駱駝或其它被馴養的動物。

克蘭的報告稱,所有研究項目都有中國出資,如果追蹤研究資金之時,就可發現其與「一帶一路」政策有相當的緊密關聯,幾乎所有資金皆由中國贊助,因此要獲得詳細的金流也很困難。

報道也指出,有消息人士認為,中共正透過武漢病毒實驗室,在巴基斯坦測試致死性的生物武器,並對巴基斯坦科學家進行培訓,還可能正在擬訂生物武器進攻計劃。然而,巴基斯坦並沒有足夠的保存技術,致命的病原體可能會意外從實驗室洩露,另外,生物武器和恐怖主義,帶來的將是更大的危機。

根據《克拉克森》雜誌的另外一份報告,武漢與巴基斯坦科學家進行的5項研究結果都已發表在學科論文上,每一篇研究都與動物病原體有關,研究並涉及西尼羅河病毒(West Nile Virus)、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MERS-Coronavirus)、克里米雅–剛果出血熱(Crimean–Congo hemorrhagic fever, CCHF)、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症候群病毒(Huaiyangshan banyangvirus)、屈公病毒(Chikungunya Virus)的基因序列,而這些病原體都是世界上最致命、最具傳染性的疾病之一,目前還不存在任何疫苗或治療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