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科學家認為一個社區內70%的人口對中共病毒(COVID-19)具有免疫力,這個社區才能實現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也就是說,這種病毒將找不到足夠的易感宿主延續生存而逐漸消亡,瘟疫自然結束。

但是紐約時報最近採訪的一些專家表示,其實這個比例只需要50%,甚至更低,就可以實現群體免疫。如果的確是這樣,看來這場瘟疫有希望比之前預期的早一些結束。

這些科學家進行了不同的研究,普遍認為以前的說法沒有考慮到複雜的社會實際因素,或不同群組的因素,因此70%的比例估計過高。他們進行的研究有的正準備提交,有的還在等待同行審議,紐約時報的調查顯示,不少專家都有類似的觀點。

實現「群體免疫」意味著,達到這個臨界點,政府就可以放開限制。

受訪的科學家表示,究竟多少比例的免疫力才能實現群體免疫,是相當複雜的數學模型,要考慮到人口重複染疫的幾率、後續幾波的疫情幾率、疫苗的出現及其效果等各種因素,所以不同模型估算出的結果差距很大。

因此,科學家還不能從研究角度給現在任何社區作出「實現了群體免疫」的結論。但是紐約時報稱,至少紐約、倫敦和孟買的部份地區,已經對病毒有了「顯著的免疫力」。這些都是大型、人口密集的城市。

一個社區、社會、國家,到全世界,通過不同途徑都會最終實現對瘟疫的群體免疫,比如足夠的人口注射疫苗實現免疫,或是這個群體經歷了很多人感染,有的死亡,存活下來的人口逐漸具有越來越多的抗體。

疫苗是甚麼?科學家說,就是加快人口群體出現抗體的一個手段。有的科學家稱疫苗的有效性只需50%就足夠讓社區實現第一階段免疫。

在瘟疫災難之下,具體來說,涉及到很多尺度的把握。從一個極端,就是政府儘可能少地利用政策干預,讓一個社區走完瘟疫的過程;到另一個極端,政府採取很大力度干預,在強力封鎖中走完這個過程。

前一種極端,社區中某些群體的死亡代價會很高,比如老年人、有基礎病的人群、人口集中的大城市;後一種極端下,瘟疫傳播的速度是受到抑制,代價是整個社區經濟被擊垮,失業率、犯罪率上升,又衍生出各種其他社會問題。到瘟疫結束可以放開之時,這些社會問題也非短期能夠解決,社會還在經歷另一種形式的病痛。

現實的問題是,在兩種極端之間,甚麼時間點採取措施干預,出現多少人口比例的感染的時候介入,措施的力度多大?這就是全世界現在面臨的問題,沒有人有答案。對於科學家來說,是前沿的研究、是數學難題;對於政治家來說,是各方權力的平衡。

即使採取措施干預,人們看到,在不同地區效果也不同。比如瑞典在這次疫情中的做法,就被認為比較接近第一種極端而收到抨擊。很多其它國家採取強力的封鎖,經濟遭遇重創。

紐約時報採訪的專家中,有的甚至說,一個群體中只需10%~20%的人口具有免疫力,這個群體就可以實現群體免疫。當然,認同這樣低比例的專家是少數。十幾位專家認同的是50%的比例。

所以,也許目前看來各地一些社區將提早實現「群體免疫」,至少已經有一些科學家這麼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