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有一座臭名昭著的監獄,叫秦城監獄,位於北京市昌平區興壽鎮秦城村(現小湯山鎮附近),是蘇聯第一批援建的157個大型項目中唯一一個對外隱瞞的項目,1958年開工建設,1960年3月建成。

現為唯一一座隸屬於中共公安部的監獄和看守所,中共省(部)級及以上要犯被關押在這裏。

馮基平負責修建秦城監獄

1966年,馮基平(如圖)沒想到他被關進自己批准修建的秦城監獄,且一關就是9年。(網絡圖片)
1966年,馮基平(如圖)沒想到他被關進自己批准修建的秦城監獄,且一關就是9年。(網絡圖片)

1949年中共當政後,馮基平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局長由時任公安部長羅瑞卿兼任。不久,馮基平成為北京市公安局長。1953年12月至1964年9月,馮基平曾任北京市副市長、市委常委,北京市城市建設委員會主任等職。

秦城監獄就是馮基平任北京市城市建設委員會主任時批准修建的。去秦城監獄的公路,是他批准勘查修建的;監獄內的建築和設施,是他找人設計建造的。

據說,獄中的許多措施和規定,如設置封閉性的單間(重犯隔離間),無窗無燈,一片黑暗,牆的四壁都鑲貼彈性橡膠皮,頭撞上去會彈回來,使犯人無法自殺,也是馮基平拍板定下來的。

馮基平被關進秦城監獄

馮基平做夢也不會想到,有朝一日,他本人也會以囚犯身份被關進秦城監獄。1968年1月9日,馮基平被扣上「大叛徒」、「死硬的反革命份子」、北京市「大特務集團頭子」等罪名,被正式逮捕。馮基平是1966年被關進秦城監獄的。這一關就是9年。

1966年5月16日,毛澤東蓄謀已久的文化大革命正式開始。毛在文革要打倒的最重要人物,是他曾選定的接班人、時任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毛在文革中整人的最大幫凶,中央文革小組顧問康生,最善於揣摩毛的心思。

得知毛的真正意圖後,1966年9月16日,康生給毛寫信說,我長期懷疑劉少奇要薄一波等61人「自首出獄」的決定,最近,我找人翻閱了1936年8、9月的北京報紙,從他們發表的《反共啟事》看,證明這一決定是完全錯誤的,是一個反共決定。康生隨信附上1936年有關報紙的影印件。對此,毛未作批覆。

文革時期,紅衛兵因「61人自首出獄問題」,揪斗時任中共政協副主席劉瀾濤等人時,時任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答覆說:「這些人的出獄問題,中央是知道的。」為慎重起見,周將批覆送毛審批,同時附信說:當時確為劉少奇代表中央所決定,中共七大、八大均審查過,故中央必須承認知道此事。毛簽字批准了周的請示。

然而,毛為了打倒劉少奇,除掉他的心頭大患,還是批准了中共中央1967年3月16日印發的「薄一波等自首叛變材料的批示」和附件,把中共中央已經定性為沒有問題的「自首出獄」,重新定性為「自首叛變」。

理由是:「薄一波等人自首叛變出獄,是劉少奇策劃和決定,張聞天同意,背著毛主席乾的。這批人的出獄,決不是像他們自己事後向中央所說的那樣,只是履行了一個甚麼『簡單手續』。他們是簽字畫押,公開發表《反共啟事》,舉行『自新儀式』後才出來的。」

隨後,康生率專案組對61人中還活著的那些人大搞刑訊逼供。到1967年,已有6,000多與61人自首出獄案有關的人員受審查或被拘禁。馮基平就是其中之一。

馮基平高喊 「打倒法西斯專政」

1968年1月,康生在專案組上報的一份材料上批示:「劉仁、馮基平、徐子榮、崔月犁等這伙反革命敵特份子,出賣黨、政、軍核心機密,叛黨、叛國,罪該萬死。對他們不能用對一般犯人的方法對待,要防止他們自殺,打擊敵人的頑固態度,將他們銬起來,進行嚴厲地突擊地審問。」

審訊馮基平的專案組負責人,是康生的秘書齊某。為了讓馮基平儘快招認自己「反黨、賣國、叛變革命、搞獨立王國」等罪狀,專案組有時半夜把他帶到審訊室,進行突擊審問;有時搞「車輪戰」,從早晨一直審到深夜,對他進行疲勞轟炸。

專案組稱:61人叛黨事件,是劉少奇當年策劃的。1949年後,劉少奇害怕罪證暴露,先是指示中央組織部長安子文通過馮基平,把存放在北京市公安局的部份「61人叛黨罪證材料」取走,然後派前公安部長羅瑞卿到各地銷毀叛徒的檔案材料。馮基平一口咬定從未見過這些材料,安子文也從未向他要過這些材料。

時任公安部長謝富治認為馮基平態度惡劣,責令專案組給他戴上「斜背銬」。「斜背銬」就是將犯人兩隻胳膊一上一下扭到背後,把兩隻手在後背銬到一起。這種「斜背銬」使犯人直不起腰,極易拉傷肌肉,導致骨折。銬得時間長了,犯人手或胳膊很可能殘廢。馮基平卻帶這樣的背銬長達4年。

專案組變著法子折磨他:讓打手們毆打他;給他打毒針,使他咳喘不停,連連吐血……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馮基平在獄中不斷高呼:「打倒法西斯專政!」一次被審訊、拷打後,馮基平拖著腳鐐往回走。

在樓道裏,他突然大聲高喊:「難友們,聯合起來!」幾個看守蜂擁而上,又按胳膊,又堵嘴。專案組的人則在一旁大聲吼道:「不要叫他放毒!」從此以後,馮基平被剝奪放風的權利,被關進封閉式的「重犯隔離室」。

這種「重犯隔離室」無窗、無燈,裏面很黑很暗;四面牆壁上粘著橡膠皮,使被關押人感到生不如死時,用頭撞牆不至於傷亡,自殺難遂;室內空氣稀薄,馮基平常感胸悶、憋氣。

整整4年的斜背銬摧殘,常年不能直腰,讓本來就患心臟病和胃病的馮基平,骨瘦如柴,腰彎背弓,身體變形。他渾身上下都是傷,兩腕留下永久的銬痕。

馮基平「被精神病」

1971年9月13日,被寫進中共黨章的毛澤東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林彪,乘坐的飛機在蒙古溫都爾汗離奇墜毀,中共政局開始發生變化。

因為「61人叛徒集團案」純粹是毛故意縱容康生等人製造的,劉少奇已被打倒,毛的目的已達到,正好現在出了「九一三事件」,可將責任都推到林彪身上。「九一三事件」後,一批政治犯被陸續釋放出獄。

到1975年底,馮基平在秦城監獄已蹲了9年。與他同一批的「犯人」中,只剩下他一個人了。最後,康生等人也不得不釋放他。但是,專案組不讓他留北京,強行把他押送到火車站,要送他去陝西。

馮基平說,我的問題沒弄清,我不去。康生等人就說他有「精神病」,強制將他關到醫院的精神科,從此,馮基平「被精神病」。直至1976年10月6日毛澤東的妻子江青等「四人幫」被抓捕後,馮基平才真正獲得人身自由。

「61人自首出獄案」是怎麼回事?

從1931年至1936年,一批中共地下黨員被抓捕,並被關進北平軍人反省院。

1936年,日軍進駐北平前,時任中共中央北方局書記劉少奇,考慮當時中共急缺幹部,以北方局的名義,作出把關押在北平軍人反省院的61名中共幹部履行自首手續保釋出獄的決定。

劉少奇將這個決定上報中共中央。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張聞天批准了這個決定。

1936年8月31日到1937年3月,薄一波等61人,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全部履行自首手續,在《反共啟事》上簽字。然後,分9批在《華北日報》、《益世報》上刊登「反共啟事」後出獄。

這件事,在1945年中共七大上、1956年中共八大上都審查過,當時的中共中央一直認為沒有問題。

馮基平出獄與「61人自首出獄」沒有關係。馮基平1911年生於遼寧省法庫縣,19歲考入北平中國大學,1931年加入中共,1932年,在組織一次大示威前夕,被國民黨憲警逮捕,關在北平軍人反省院。

在這裏,他遇到了薄一波等幾十名中共黨員。1935年,患有心臟病的馮基平,被保外就醫。

馮基平為中共 顛覆中華民國做了許多事

出獄後,馮基平長期從事中共地下情報工作,為毛澤東蒐集了大量重要情報,為中共顛覆中華民國立下「汗馬功勞」。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後,中華民國政府從日軍手中接管了北平、天津等大中城市。當時,中共地下黨負責人馮基平認為,這是為中共立功的大好時機,一面請示上級,一面主動在北平、天津籌劃設立情報工作站,組織情報點,發展地下工作人員。當接到上級指示,同意他們這麼做時,這項工作已大部份就緒。

1946年1月至1947年,馮基平先後任綏蒙保安處副處長,晉綏邊區駐晉、察、冀邊區辦事處政委,晉綏公安局平津工作站站長,中央社會部直屬工作站站長,往來於太原、北平、天津等地,派情報人員打入民國政府內部,獲取了許多重要的軍事、政治、經濟情報,為中共占領太原、天津、北平等大城市,提供了重要情報。

結語:

馮基平被關進自己批准建造的秦城監獄9年,似乎是一個天下奇聞。但是,在中共的統治下卻是活生生的現實。為甚麼?因為中共就是一個「與天、地、人鬥」一直鬥個不停的「邪黨」。它是沒有任何原則的,隨時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61人自首出獄案」明明是中共中央批准的,毛澤東一清二楚,但是,為了打倒自己的政敵劉少奇,毛卻假裝不知道,聽任手下的「政治打手」胡作非為。

馮基平與此案沒關係,但他當過北京市公安局長。文革中,毛擔心北京市公安局的人搞政變,將原北京市公安局領導全部打倒。要打倒,就要找藉口,欲加之罪,何患無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