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每日電訊報》記者莎瑞・馬克森(Sharri Markson)在5月13日《瘟疫作戰室》的訪談中表示,「五眼聯盟」的一份調查文檔,不但披露了中共在瘟疫爆發初期隱瞞疫情的傳染性和致命性長達六周時間,而且還進一步揭示出中共軍方實驗室一直都在暗中參與甚至主導有關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研究,相關研究發表在國際權威期刊,被中共政府援引爲宣傳口徑。

馬克森告訴主持節目的前白宮首席策略長班農(Steve Bannon),該報最近有了一個令人驚訝的發現:「自今年(中共病毒)爆發以來,我們發現世界頂級醫學雜誌《自然》發表了一篇有關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文章,是關於病毒是如何從動物傳染給人,整個研究依賴於一個中共軍方實驗室提取的病毒及測出的基因序列」,也就是說,中共軍方在做病毒分離和基因測序的工作。

中共病毒研究報告 調查員實為中共軍方上校

「這篇文章的致謝部份有曹武春教授(排在首位),是他協調了這項研究,後來曹被發現實際上是中共軍方的上校。但文章署名中並沒有透露他們(被致謝者)的名字,這個中共軍方實驗室的名字也沒有在雜誌上披露。」馬克森說,文章在2月份提交並通過同行審查,於今年3月發表,之後中共官方在無數場合提到了這項研究成果,以圖佐證華南海鮮市場的果子狸是病毒的中間宿主。

武漢P4實驗室。(Hector Retamal/AFP)
武漢P4實驗室。(Hector Retamal/AFP)

她表示,軍方參與相關研究,其中存在著很明顯的利益衝突,「這其實是個非常大的問題,表明這項研究可能存在著折中或妥協。他們的(唯一)一個共同作者是來自悉尼大學的教授,我向他們(該大學)提出了一堆問題,他一點都沒有否認,他們完全無法為自己辯護。」

而她所得到的「五眼聯盟」的調查文檔,「其中切實的數據奠定了西方打算起訴中共掩蓋疫情的基礎,非常令人信服,全都是事實,顯示出中共當局試圖掩蓋有關病毒的消息,並阻止世界了解疫情真相」。

馬克森認為這一點非常重要,「這不是個政治問題,而是關乎中共實際上的所作所為,即阻止世界其它地區了解病毒的實際情況。這不僅直接導致了幾十萬人死亡,而且對大多數國家經濟造成了沉重打擊,所以這實際上是一個中共應該為這場大瘟疫負責的問題。」

「這件事情的最根本問題是,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最早發生人傳人是在去年12月6日,但直到今年1月20日,中共才最後承認。而其間中共所做的,就是持續否認病毒具有傳染性和致命性,並銷毀證據。」她接著說,「中共對瘟疫的掩蓋達到了極致,並且夥同世衛一方面譴責那些頒布了旅行禁令的國家,一方面卻禁止民眾在國內的旅行,因為它們知道這個病毒有嚴重的傳染性和致命性。」

中共軍方參與和主導病毒研究

在5月11日發表的獨家報道中,馬克森和她的同事發現,中共軍方一直在參與有關中共病毒起源的研究。這項「鑑定馬來亞穿山甲中與SARS-CoV-2相關的冠狀病毒」的研究,試圖證明穿山甲是蝙蝠病毒感染人的中間宿主,並且它是基於中共軍方軍事醫學科學院的微生物和流行病研究所進行的「基因測序」和「病毒分離」進行的。其中,該研究所的曹武春被發現是上校軍銜,還擔任被外界懷疑為病毒來源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傳染病中心科學諮詢委員會的董事。

該論文結尾的致謝部份說,「我們感謝曹武春教授……(等其他4位博士)及其團隊北京微生物與流行病學研究所的病原與生物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為這項研究做出了重大貢獻,包括在研究團體之間進行協調、進行病毒分離、qPCR(定量即時聚合酶鏈式反應)和測序。」北京微生物與流行病研究所隸屬於中共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是中共軍方的最高研究部門,但文章中把這部分隱去了。

下面照片中另外一名穿軍裝的人,是這篇文章的作者之一童貽剛。其工作履歷顯示,除了在北京軍區總醫院工作了6年外,他在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學習和工作了長達24年,2018年6月才到北京化工大學擔任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院長。

澳洲每日電訊報5月11日獨家報道,中共軍方實驗室參與或主導了對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研究。左為童貽剛,右為曹武春。(澳洲《每日電訊報》)
澳洲每日電訊報5月11日獨家報道,中共軍方實驗室參與或主導了對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研究。左為童貽剛,右為曹武春。(澳洲《每日電訊報》)

在北京化工大學的官方網頁上列出的童貽剛的學術成就包括:牽頭承擔軍隊生物安全重大專案、「合成生物學」國家重點專項專案、國家傳染病科技重大專項專案、國家「生物安全關鍵技術研發」重點專項課題等十餘專案。

其中「軍隊生物安全」,很多時候被認為是生化武器的另一種委婉說法。而「合成生物學」根據中科院深圳先進院合成生物學研究所的官方帳號稱,其與傳統生物學研究目標存在根本差異,被認為是從「認識生命」到「設計生命」的飛越,「首先設立目標,譬如需要實現的全新的物質識別、信號傳導、生化代謝等能力,再以工程化手段設計、改造乃至全新合成生命體,來實現目標」。其中的「合成基因組學」和「合成微生物組學」,聽起來都比石正麗頗具爭議性的對病毒「功能獲取性」基因工程研究,更加沒有限制。

童貽剛還擁有其他各種頭銜,在中共主導的中共病毒「動物來源和環境來源」及「去生化武器化」的說法中扮演主要角色,其中包括:國家傳染病重大專項專案首席專家,「合成生物學」國家重點專項專案首席專家,聯合國「禁止生化武器公約」會議中方代表,科技部新冠病毒溯源專門工作組諮詢專家,科技部推薦的世衛(WHO)新冠肺炎「病毒的動物來源和環境來源」工作組中方代表。

2018年,他與石正麗等共同完成了一項關於一種與沙士(SARS)病毒相似的蝙蝠冠狀病毒(SADS-CoV)導致豬隻感染致死的論文。2012年的一篇文章題目則是「噬菌體在生物恐怖主義和生物防禦中的潛在雙重用途」。

馬克森所提及的文章作者中,還有一位澳大利亞悉尼大學的霍爾姆斯(Edward Holmes)教授,他在冠狀病毒研究領域享有很高聲譽,不但與中國學者也有很多合作,還是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和公共衛生學院聯合體中唯一的西方科學家。該中心因為於1月11日首次上傳了中共病毒的基因序列而被中共當局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