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邊還很冷,依然衰草連天的景象,「隔河看柳」還不是時候。俗話說:「打春別歡喜,還有四十冷天氣。」再過些日子就是驚蟄,春分也不遠了,接下來便是清明……春天已然就在眼前了。

封凍的冰層,雖然表面還光光亮亮,看似結結實實,卻不知甚麼時候從河沿或甚麼地方就化出一道道溝痕來,即使夜寒會暫時將它抹平,但在陽光的眼裏,那是多麼可笑的遊戲,幾天兒,河冰就化出窟窿。冰層不時剝落的脆響,驚動了早鶯,一陣歡喜的叫聲便滑過空中。鵝鴨,也嗅到河水的味道,它們可不會辜負春光,「呱呱」叫著跳到河裏,於是心中不覺漾起暖意。

天兒是一天暖比一天,路邊柳也透出鵝黃色。我不禁想起宋代詩人張栻的〈立春偶成〉來:「律回歲晚冰霜少,春到人間草木知。便覺眼前生意滿,東風吹水綠參差。」冰霜漸已退去,草木接受了春的濃情,水波也領會了春的心意,怎能不滿心的歡喜呢?春,不就在近前嗎?你可聽到春鳥婉囀的歌聲,留意過人們的交談?那裏都包含著春天的信息啊!

歷盡一個漫長嚴寒的冬天,誰不嚮往春呢?春,撕開堅硬的冰層,敲開閉鎖的心扉,送來溫暖,送來希望。這不由得讓我想到一群人。為拂去人們心中的塵垢,把人們從中共謊言的冰層中喚醒,他們日復一日傳播著法輪功真相。踏遍萬水千山,把一個暖融融的春送給千家萬戶。

天兒還很冷,但,畢竟節氣到了,嚴寒再怎麼瘋狂,又能怎樣?不管怎麼說,太陽已經向北半球穩步地推進,白晝開始一天天長起來,天兒也一天天暖起來。——誰能擋住春天的腳步?萬物復甦,春回大地,已為時不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