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此刻正在召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但相關維穩工作通知也外流出來,市聯席辦通知要求參照全國「兩會」和「一帶一路」信訪維穩模式,自5月11日至23日啟動戰時維穩工作機制。中共的暴力措舉引發網民撻代,今金句說:「最野蠻的國度在召開『文明』對話大會!這不是笑話與諷刺,而是真相!」

訪民被暴打滿臉鮮血 是野蠻還是文明?

上海虹口區訪民劉金和5月12日在虹口火車站遭地方當局攔截帶走,過程中慘遭暴打致滿臉鮮血。後來他被關進黑監獄又逃出來,街道信訪部門正在到處抓他。

據上海訪民提供消息,上周日傍晚6點30分,劉金和在紅口火車站準備搭車時,被虹口區公安警察和黑保安攔截,並強行把他抬出車站、帶到車上,上車後被一名叫楊健的人拳打腳踢,臉、嘴、鼻都打破,鮮血流出,臉都被打腫了。車開到接近四川北路派出所時,楊健才用餐巾紙將他臉上的血跡擦掉。

劉金和在派出所做筆錄後感到頭昏,被送至中山醫院急診,查出多處軟組織受傷,腦部為腦分散性槍梗,但還是被送進黑監獄。

劉金和披露,去年楊健也曾毆打他,導致他心臟裝了六根支架,醫療費用7萬多元都是自己負擔,他說:「血是擦不乾淨的,傷是打了我造成的,無法抵賴。」

訪民小芳告訴大紀元記者,「政府僱用黑社會流氓打手把劉金和打傷的,他已經是八十幾歲的老人了,他們多次對他下毒手了,虹口政府說過好多次,目的就是要懲治他。」

劉金和的遭遇引起上海訪民的憤怒,於是一群訪民在北京拉著橫幅向虹口區政府呼籲:「嚴懲虹口區政府打人兇手楊健」。

劉金和被政府打手楊建打得遍體鱗傷。(受訪者提供)
劉金和被政府打手楊建打得遍體鱗傷。(受訪者提供)

劉金和被政府打手楊建打得遍體鱗傷。(受訪者提供)
劉金和被政府打手楊建打得遍體鱗傷。(受訪者提供)

上海訪民為劉金和被毆打受傷聲援。(受訪者提供)
上海訪民為劉金和被毆打受傷聲援。(受訪者提供)

大批訪民進京維權多數被截回關黑監獄

上周日,上海不少訪民起早摸黑陸續來到北京,想借「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召開之際,能有機會碰到高層領導喊冤。

但他們一出北京南站,就遭到大量上海駐京辦便衣、特保和信訪接待人員的阻截,大部份訪民當場就被截回上海關進黑監獄。

訪民華強感慨地在維權群發文:「強調亞洲文明對話,為何對訪民不文明。」訪民們都感同身受。

5月15日,顧國平與張順寶在北京東堂子胡同的公安部接待窗口,遭駐京辦警察截訪,中午11時被送進接濟站關押。顧國平於當天晚上12時被關進浦東周浦陳家宅黑監獄,被剝奪人身自由和不文明的對待。

上海訪民出北京南站被查身份證。(受訪者提供)
上海訪民出北京南站被查身份證。(受訪者提供)

上海訪民出北京南站被查身份證,最後被送往馬家樓。(受訪者提供)
上海訪民出北京南站被查身份證,最後被送往馬家樓。(受訪者提供)

顧國平進京後再次被截回上海關黑監獄。(受訪者提供)
顧國平進京後再次被截回上海關黑監獄。(受訪者提供)

「找不到文明影子」

另外,上海沈玉青、張瑜、姚培勇、施秀英、尹愛萍、洪仙華、沈福興、周保忠、湯岳、董振貴、華強、張照發、王德興等13位訪民,周三日上午在國家信訪局登記後,乘102公車在西單大悅城下車準備吃中飯,結果被北京西單警察查身份證,飯也不准吃了,就被帶到府右街派出所,後被送進馬家樓。他們分別被各地方街道帶回關押在黑監獄或被軟禁家中。

由於13人從凌晨出門到中午都未進食,沈玉青因過度飢餓引起頭暈胸悶,她患有低血糖和低血壓病史,要求馬家樓醫生施診,但馬家樓依然不提供任何食物。同行訪民說,沈玉青被認定是策劃此次13人行動的主謀,而遭到如此嚴酷的對待。

顧國平表示,「從上海訪民遭遇的事實,讓人們怎能相信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實際意義的價值所在,北京各信訪接待視窗哪裏能找到一點點文明現象的影子?我們甚至感到在最野蠻的國度召開『文明對話大會』,極具諷刺意味……」#

北京國家信訪局前。(受訪者提供)
北京國家信訪局前。(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