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晨拉了一張椅子坐到我對面,很認真地告訴我:「你相信嗎?你的一個行為乃至一句話對世界都會有影響力!」我大笑著回答他:「怎麼可能?我又不是甚麼大人物。」他很鄭重地說:「告訴你喔!不光是偉人會改變世界,每個小人物都對今天世界局面起了或大或小的作用和影響力。」

小晨舉例說,有一天中午,他與一位陌生女士在餐廳吃飯相遇。對方很興奮地告訴他:「真是太好了!昨天我的孩子坐在你對面一起吃飯,看你吃得那麼乾淨,一顆飯粒都不留,他也模仿你,平生第一回把飯吃乾淨,真是太感謝你了!」小晨向來習慣只顧埋頭專心吃飯,根本沒留意有人在觀察,想不到認真吃飯居然會影響一個孩子。由此可見,我們無法否認每個人都對世界有影響力。

那天晚上回家的巷子裏,一隻貓見到我猝不及防地慌忙逃竄。牠要不逃竄我根本不會介意牠的存在,既然慌張竄了,想想就不妨從而逐之,使牠更慌張。我就像一個惡作劇的孩子般,連噓帶叫邊追逐、邊跺腳,觀賞牠如箭一般射過圍牆,消失在黑暗之中。

這事兒在發生的當時就已成為過去。不過是隻貓,在人的世界上可還沒發生過任何貓組織向人維權的案例。而此刻,我想起正在讀的一本書──美國著名心理學大師所寫的《直視驕陽——征服死亡的恐懼》。書中講到人如何從死亡的視角看待生命的意義,採取正確的思想和行動,進而克服「死亡焦慮」。

書中女主角芭芭拉常被「死亡焦慮」所困擾,但她從同學的聚會上獲得深刻的啟示。她與少年時的密友重逢,朋友一見到她便撲過來緊緊摟住她,感謝她當年給予自己的寶貴指導,其實她早已忘記甚麼具體「指導」,讓她感到震驚的是女友的女兒,這位13歲的小女孩竟是如此激動地想要見到媽媽小時候的傳奇朋友。

從中,芭芭拉對死亡有了新的洞察:死亡並不是完全消亡,一個人的思想言行給別人帶來的影響力依然以某種方式存在於人間。這讓她深感自豪並有勇氣面對人生必死之痛。後來芭芭拉的母親去世了,她知道母親的慈愛溫柔以及對生活的熱愛,已經成了她生命的組成部份,而且她還能從參加葬禮的人們身上,明確地感到母親的這種特質正像漣漪般地層層傳導擴散……

亞隆把人對環境的這種影響稱之為「波動效應」。即我們每個人不管有沒有意識到,我們的言行都會形成中心影響力,影響周圍的人許多年,甚至許多代;如同池塘裏的漣漪,一圈一圈地擴散開去直到看不見;但「看不見」並不等於消失,即使在微小的分子層面,這種波動依然在傳遞著。而我們應當怎樣發揮生命的波動效應,讓我們生命的漣漪蕩漾開去,甚至永遠,這難道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永生」嗎?

也許我們盲目地跟隨別人足跡已讓自己腳步不自覺地沉淪,也許自己對善事小小的堅持已經不知不覺地被別人模仿和學習。事實上身邊的一鱗一爪、一草一木,乃至空氣水源、日月星辰、霜雪雨露、四季寒暑,哪一樣與我們的生命沒有關係呢?那一樣又不受我們的影響呢?所以,只要是會對環境產生影響力的事,都當建築於心地之上;只要是建築在心地上的事,都含糊不得。人我之間相互聯繫所形成的世界鏈是如此環環相扣,相互影響。此刻,忽然對因果輪迴升起滿滿的敬畏!

純潔的善念會讓邪惡讓步,一個正念可以擋住外邪。營建自己的正能量才能幫助自己,影響別人;我們希望擁有一個怎樣的世界,是與你自己的心念行為緊密結合;時時有一分察覺,時時活在真與善的狀態裏,讓美好拓展擴散。正向的起心動念已不再是一己的私事,而是整個世界的脈動,因此,我們說話、行事豈能不小心謹慎?豈能不滿懷感恩?所以,即使對方只是一隻貓,我們都不能無緣無故加以驚嚇虐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