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遇故知,固然是人生一大美事,但他鄉遇新知,肯定更加有趣,不但可以拓闊個人視野,豐富閱歷,更充滿生趣,教人認定活下去,其實很有意義,至少未來充滿未知和可能,又怎能不貪生?

今天在酒店吃早餐,重遇上第一天見到的D100自己友,原來他也住在同一酒店,是美國過來探望親友的美籍華人。第一天方先生全英語對白,我還以為他是ABC,今天大家同枱吃早餐,一坐下來他便用廣東話跟我交談,方知現已退休專業藥劑師的方先生十九歲便移民美國,現住Rhodes Island,今次送母親去西雅圖,順道上來探望親友,目的之一當然是享受溫哥華的美食。

原來方先生並非直接認識D100,而是美東有網站錄播D100的節目,他下載收聽,常常聽我的節目,所以一眼便認出我。他一向關心香港時事,也支持雨傘運動,久不久便會返香港,對昔日往事相當懷念,香港在他身上留下的生命烙印,永誌難忘。傾談間,他的妻子吳女士來找丈夫,更加健談的她立即加入談話。讀歷史的吳女士雖然長期擔當家庭主婦角色,照顧丈夫,養兒育女,籍貫順德煮得一手好菜的賢妻良母原來是個知識份子,最喜歡看歷史劇集。如今兒女長大成人,成家立室,除了偶爾幫忙下一代看顧孫兒外,她最大的興趣是重拾書本,整理族譜,心願是教育對傳統倫理關係一竅不通的第三、四代認識中華文化,包括返港時教授家族第三代港女媳婦煮順德菜。閒來也會寫文作詩,相當爾雅。

吳女士和丈夫的性別角色恰恰對調,退休後的方先生醉心鑽研廚藝,家中伙食全由他包辦。他生活上最大的樂趣就是尋找價廉物美的食材,家中兩大雪櫃永遠塞滿蔬果和肉食,絕對不怕鬧飢荒。方先生還報讀了園藝課程,可見他對生活的熱愛。

移民海外,人離鄉賤,人際關係反而得以改善,因為日常生活太單調,人氣薄弱,大家都希望多點社會關係,所以大多對人友善,加上利害關係不像香港那麼緊張,沒有必要事事猜疑,人際關係信任自然提高。只要心態開放坦誠,大家談得來,要交朋結友絕非難事,不愁寂寞。

我與方氏伉儷相約有緣再會,交換了聯絡資訊,要不是他們四月有機會再上來溫哥華我請他們吃飯,就是我有機會到美國遊玩時探望他們。方先生說,秋天是Rhodes Island最好的季節,不單可看楓葉,更是玩風帆的日子。

我在酒店大堂寫這篇文字的時候,方氏伉儷剛下來check-out,大家拍照留念,再三握手道別。方太說難得投契,真有點依依不捨。

人生何處不相逢?生命的美妙無窮無盡,希望永遠在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