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市委副書記景俊海升任吉林代省長,這位仁兄最大的標籤不是能力,而是他的習近平正牌老鄉身份。兩人都是陝西渭南人,習在富平縣,景在白水縣。地理上的高度靠近,也讓景俊海的晉陞給看客增添了幾分聯想空間。 無獨有偶,習的對頭陣營中,也有一對陝西老鄉——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前聯參部參謀長房峰輝。郭是陝西禮泉縣人,房是陝西彬縣人,禮泉縣和彬縣隸屬咸陽市,所以這兩名軍委成員是很「貼近」的鄰居。結果呢,老郭判了無期,老房被免職後不知所終。

還有關係更近的。習陣營這邊是近期調任證監會副主席的閻慶民。他曾在王岐山手下辦事,與老王都是山西大同市天鎮人。儘管兩人在央行任職時級別還差得挺遠,但是,閻慶民被調到金融整頓的重頭部門並非偶然。在中國,這層關係你懂的。

而在江澤民派系這邊,也有一個例子。徐才厚與于永波,兩任總政治部主任,都是遼寧大連瓦房店人,這個怎麼會是巧合呢?箇中意味,大家也是「雞吃放光蟲」——心知肚明。

在多數時候,中共官員中的鄉黨是籍貫地與任職地相互影響形成的。比如男版曾慶紅(江西吉安市人)和女版曾慶紅(江西贛州市興國縣人),後者曾做過吉安市市長,這個就自然造成了與前者的更多關聯。所以當後者傳聞被查後,兩位名字相同的大人物被串起來說,就是很自然的事情。

但是鄉黨未必就是正相關的,也有負相關的,或者是先正後負的。毛澤東與劉少奇都是湖南老鄉,劉一度是毛的接班人,備受重用,最後劉卻慘死在毛的手下。鄧小平與楊尚昆是四川老鄉,鄧文革後復出,楊是鄧的左膀右臂,但是在曾慶紅等的離間下,楊最終被鄧革職,黯然下野。

往更大了說,還有一個在當今中國政界影響最大的鄉黨——以江澤民為幫主的上海幫。

這個上海幫內的人祖籍未必就在現在的上海地界,而是外伸到上海周邊的江浙地帶,甚而是發跡於上海、與正宗上海幫有一腿的都算,所以也可稱之為「泛上海幫」。比如三任上海市長陳良宇、韓正、楊雄,都是典型的籍貫浙江的上海幫成員。

如把習家軍與江的上海幫比較,在十八大之初,兩者力量對比非常懸殊,但現在卻出現明顯的「江消習長」現象。

習近平雖然在閩浙任職20多年,但並沒有培植甚麼地方勢力,十七大進京任政治局常委後,習也是「韜光養晦」,孤身行事。而江澤民在上海任職期間,就早已朋黨暗聚,藉「六四事件」一步登頂後,江分步把上海幫的人「空運」到北京,佔據要津。加上曾慶紅在京城的人脈,上海幫在江上台後,勢力更是飛速膨脹。

在江盤踞北京23年後,習近平才正式從胡錦濤手中接過大印。此後習江陣營圍繞最高權力掀起的血雨腥風中,習才開始著手培植包括陝系在內的各路人馬。

其實,鄉黨也有正負之分的。如用之魚肉鄉里、迫害良善,就成了惡鄉黨,這必然會成為老天懲戒的對象。如今上海幫的衰落,陝系的上升,無非是逆順上天之道帶來的對應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