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令,授權商務部禁止美國公司向有中共軍方和國安背景的華為公司銷售或轉移技術或產品以及提供服務後,華為的美國核心供應商均於5月17日中止了與華為的交易,這對華為來說無疑是滅頂之災。

華為完全靠自力更生,並繼續在世界推廣其5G技術,因為沒有美國的高端晶片、軟硬件產品和相關服務,華為還能生存多久,已能看到。

在貿易協議前景黯淡、華為岌岌可危之際,北京再一次遭受了新的打擊。5月18日,來自美國之音的消息顯示,美國哥倫比亞地區法官豪厄爾(Beryl Howell)業已下令對3家涉嫌違反對朝制裁的中資銀行每日罰款5萬美元,因為這些中資銀行在今年3月被要求提交一家現已停止營運的香港公司和一個北韓國營實體之間,自2012年以來範圍廣泛的交易紀錄,或者在大陪審團前作證,但迄今為止它們拒絕向法庭提交相關紀錄。罰款將持續到交出紀錄為止。

法庭文件顯示,正在調查北韓是否違反制裁的美國司法部官員,去年4月和8月曾前往中國討論這3家銀行對提供證據的要求不作回應的問題。由於這3家中國銀行拒不提交任何文件,美國檢察官去年11月向法院提出了強迫執行動議。這才有了3月的裁決。

此外,法庭文件也證實,中國(中共)政府持有上述3家銀行的股權,其中兩家在美國設有分行。他們涉嫌違反美國制裁法案,與為北韓籌備核武器開發資金而成立的公司進行金融交易,金額超過1億美元。文件沒有透露3家銀行的名稱。據悉,3家中資銀行提出的暫緩提交證據的申請沒有被接受。

網絡搜索顯示,中資銀行在美國設有的分行包括:中國工商銀行紐約分行、中國銀行紐約分行、洛杉磯分行和芝加哥分行,中國建設銀行紐約分行,以及中國農業銀行紐約分行。而它們中的3家拒絕美國政府部門提供文件,應是由其真正的主子中共決定的,理由是「美國針對中國實體進行『長臂』司法管轄」。問題是,你將銀行開在了美國境內,難道不需要遵守美國的法律?

至於中資銀行涉及洗錢,也早已不是甚麼新鮮事。美國全球金融誠信組織曾估計,2010年,全球非法洗錢資金達8,588億美元,其中近一半是通過中共的銀行洗白的,比洗錢天堂馬來西亞和墨西哥還高出8倍還多。對此,美國相關部門應該盯了很久。

去年7月,南韓《朝鮮日報》曾報道稱,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東亞委員會主席約霍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我們握有中國大型銀行逃避對朝制裁的證據。銀行加入逃避制裁,是在聯合國安理會開始對朝制裁之後的事情。雖然中國改善了對制裁的履行,但還是有資金(通過中國銀行)流入北韓,貿易也在進行。為了制裁違反對朝禁令的中國大型銀行,我們正在與國務院和財政部就該問題進行商討,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和金融委員會也在協商方案。」

無疑,中資銀行違反美國制裁法,為北韓洗錢的醜事,美國早已掌握了大量證據,只是在尋找合適時機推進。毫無疑問,在2018年底,隨著美國基於中共為首要對手的戰略,美國各部門都開始了針對中共的行動。美國拋出3家中資銀行就是具體行動,而這應該只是個開始。未來所有涉嫌洗錢的中資銀行被調查將是個大概率事件,尤其是沒有購買聯邦保險,以避免提交客戶資料,從而方便洗錢的中國銀行洛杉磯和芝加哥兩家分行。

筆者推測,中共當局是絕不願將相關文件交給美國司法部的,因為上交文件必將坐實銀行替北韓洗錢的秘密,但3家銀行如果繼續對抗法庭,那處境會越來越不妙,除了隨著每日遞增的罰款外,美國法院或許會判其有罪,而隨之而來的可能涉及金融方面的制裁,中共能吃得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