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多倫多地區一名年輕男子,加入伊拉克與敘利亞伊斯蘭國(ISIS)極端組織,看到的是滅絕人性的殺戮與凶殘。幾經周折,他逃離ISIS並返回多倫多。他希望擺脫噩夢糾纏,開始新的生活。

2014年初,不到18歲的多倫多男子胡扎菲(Abu Huzaifa)瞞著父母,取出銀行帳戶裏所有的錢,準備加入ISIS。他同意接受CBC的採訪,但條件是不用真實姓名。胡扎菲是他加入ISIS時所用的名字。

他2013年在巴基斯坦的一個伊斯蘭教學校上學,教宗公開在學校裏宣揚「聖戰」。他受到蠱惑後,對父母謊稱說要去土耳其讀書。他使用巴基斯坦護照,從巴基斯坦Lahore飛往土耳其伊斯坦堡。
抵達後,接待他的是前密西沙加居民阿里(Mohammed Ali)。阿里曾是瑞爾森大學的學生,於2013年初加入ISIS。阿里在社交媒體上活躍,鼓動他人加入ISIS。

胡扎菲加入ISIS後,進入ISIS控制的城市Manbij。Manbij位於阿勒頗東北部,人口約10萬。他接受幾周的訓練後,開始做執法人員。

用自己儲蓄的幾百加元,胡扎菲在Manbij市面上購買了一支步槍、一把Glock手槍、ISIS軍服和徽章。他做執法人員,主要是監督人們不要違反著裝、吸煙、飲酒和吸毒等規定。

胡扎菲表示他從未上過前線,雖然他不會說阿拉伯語,但懂得命令的基本意思。

他與來自澳洲和芬蘭的其他外國士兵交上朋友。他說,中亞士兵不會講英語,沒法溝通。他唯一遇到的加拿大人,就是密西沙加的阿里。

目睹暴力

胡扎菲觀看基地組織宣傳片,裏面都是公開捆綁、斬首和釘十字架等內容。他對此很反感,但ISIS說,這些人是叛教者,應受到懲罰。

他說:「人們被強迫觀看,一些人嘔吐,一些人甚至用手機錄製。你必須習慣這種血腥味,它攪動你,你必須學會克制。」

胡扎菲說,逃回家園,他家人起了關鍵作用。

他說:「我在那裏時,母親的話對我影響很大。她講了我童年的故事,說不要為別人的戰爭犧牲自己。」

待在敘利亞就是死,他不斷地問自己:「除了讓家人失望,你還做了甚麼?」

做了5個月的執法人員後,他決定逃離ISIS。經過幾天的籌劃,他使用之前藏起的加拿大護照進入土耳其邊境。

返回加拿大

土耳其當局逮捕他,把他關起來,每天對他嚴刑拷打。一周後他被釋放,回到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警方同樣將他關押,在親屬的介入下,他再次被釋放。

他開始用吸毒等方式排解心中的苦悶。「我變麻木了,半個晚上過去,我還坐在床上愣神。」他說。
在巴基斯坦待了兩年後,他回到加拿大。

胡扎菲決心在多倫多完成大學學業,將來貢獻社會。

他說,他現在一周至少三天從噩夢中驚醒,嚇出一身冷汗。儘管噩夢不斷,他不再沉迷毒品。他希望能結婚,成立自己的小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