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某日

親愛的長腿叔叔:

我正在讀拉丁文。我已經讀好幾天了,未來幾天也要繼續讀下去。補考時間是下星期二的第七堂,再不及格就要被當掉了。所以等你讀到我下封來信的時候,我要嘛快活又輕鬆,要嘛就是心碎了。
補考完畢之後,我再寫一封像樣的信給你。今晚我跟拉丁文有個推不掉的緊急約會。

忙亂不堪的茱迪

三月二十六日

親愛的長腿叔叔史密斯先生:

先生,你從不回答我的問題,你對我做的任何事情一點不感興趣,你大概是所有可惡的董事大人中最可惡的一個。你要我受教育的原因,並非基於對我絲毫的關心,只是出自責任感罷了。

我對你一無所知,連名字都不知道。我提不起興趣給陌生人寫信,我想你一定把我的信統統丟進字紙簍,連看都沒看一眼吧!從此以後,我只寫關於功課的事。上星期補考的拉丁文和幾何學都考過了,現在心裏了無牽掛。

你真誠的茱迪

四月二日

親愛的長腿叔叔:

我簡直是個畜生!

請你忘了我上星期寄給你的那封可怕的信。那天晚上我覺得好寂寞,好悲慘,喉嚨又疼。後來才知道我得了流行性感冒,扁桃腺發炎,再加上一堆事情同時壓在心頭。我在學校的醫務室已經住了六天,今天總算第一次獲准坐起來,可以拿紙筆了。護士長非常跋扈。我時時刻刻都在想這件事,除非你原諒我,不然我的病就不會好。

我現在就是這幅德性,整個腦袋瓜綁著繃帶,活像是長出兩隻兔子耳朵。這幅畫有沒有激起你的同情心?我的舌下腺腫得好大。我讀了整年的生理學,從來就沒聽說過舌下腺。教育真是枉然啊!我得停筆了,坐太久的話,我會渾身打寒顫。請原諒我的魯莽無禮和忘恩負義,我的教養太差。

敬愛你的茱迪

醫務室

四月四日

親愛的長腿叔叔:

昨天傍晚,正當我坐在床上眺望窗外的綿綿細雨,對躺在醫務室的日子感到厭煩得要死時,護士小姐拿了一個白色的長盒子進來,上面寫著我的名字,盒子裏擺滿了最最美麗、含苞待放的粉紅色玫瑰!更貼心的是,裏面還附上一張寫了禮貌問候的卡片,那微微向左上方傾斜的字跡好滑稽(不過可以明顯看出寫字人的個性)。

謝謝你,叔叔,一千個謝謝。這束鮮花是我這輩子接到第一份真正的、實質的禮物。如果你想知道我多麼孩子氣的話,告訴你喔,我高興得躺在床上哭了。

既然知道你確實會讀我的信,那我得寫得更有趣一點,這樣的信才值得用紅色緞帶束好,珍藏在保險箱裏,可是請先抽出那封可怕的信燒掉吧。希望你再也不要讀它。

謝謝你讓一個身患重病、脾氣乖戾、悲涼悽慘的新鮮人開心起來。也許愛你的家人與朋友多的是,所以不曉得孤單的感覺。但我很清楚。

再見了──我答應絕不再無理取鬧,因為現在我知道你是個真實的人,我也答應絕不再用更多的問題來煩你。

你還是很討厭女孩子嗎?

你永遠的茱迪

(節錄完)◇

——節錄自《長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