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二十五日

親愛的長腿叔叔:

我當選為籃球隊員了,你該看看我左邊肩膀的瘀痕,藍一塊,紅一塊,還有——茱莉亞‧潘頓也想進籃球隊,可是她落選了。萬歲!你看我的器量多麼狹小。

大學生活越來越精彩了。我喜歡同學和老師和上課和校園和食物。我們每周吃兩次冰淇淋,而且從來不吃小麥糊。

你不是只要求我每個月寫一封信嗎?我卻每隔幾天就寫封信去煩你!可是天天有這麼許多新奇的冒險,我太興奮了,非找人說個痛快不可,我又只認識你一個人。請原諒我情感太過豐沛,過一會兒才會平靜下來。

如果你覺得我的信很無聊,儘管把它們丟進字紙簍裏。十一月中旬以前,我保證不再寫信給你。

話很多的茱迪‧阿波特

十一月十五日

親愛的長腿叔叔:

聽聽我今天學到甚麼了?

角錐的截面積為底邊周長之總和乘以高的一半。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卻是千真萬確 ──我可以證明!

你沒聽我說過我的衣服吧,叔叔?我有六件漂亮的新衣服,統統是為我買的,不是比我年紀大的人穿過以後才給我的。對一個孤兒來說,這是多麼了不得的人生高潮,這點你大概不了解吧?

這些新衣服都是你送給我的,我非常、非常、非常感激你。受教育是很美妙的事,但絕對比不上擁有六件嶄新衣裳那麼令人眼花繚亂,目眩神迷。是上次來訪視的委員皮雀小姐幫我挑選的 ──幸好不是李蓓特太太。

六件衣服分別是一件外罩一層粉紅薄紗的絲質禮服(穿上去簡直美極了),一件上教堂穿的藍色洋裝,一件紅色面紗的晚宴服,面紗有上東方綴飾(穿起來像個吉普賽人)還有一件玫瑰色印花薄毛料洋裝,一件灰色外出服,和一件平日上課穿的衣服。

對茱莉亞‧潘頓來說,六件衣服或許不算甚麼,吉露莎‧阿波特卻覺得——噢,天哪!這會兒你八成以為我是個輕佻、膚淺的小女生,花那麼大一筆錢讓女孩子受教育多浪費啊?可是,叔叔,要是你一輩子穿的都是方格棉布衣,你就能體會我的感覺。念高中以後,我過的日子比穿方格棉布衣時期更糟糕。

你不曉得我多怕穿別人捐出的舊衣服上學,我有把握自己一定剛好就坐在舊衣原主人隔壁,她也一定會竊竊私語,邊笑邊指給別人看。身穿死對頭丟棄不要的衣服那種痛苦的感覺漸漸啃噬你的心靈。哪怕我今後天天穿綾羅綢緞,那個瘡疤也永遠無法癒合。

*        *        *

來自戰爭現場的最新戰況報道!

十一月十三日星期四深夜第四哨換守的時候,漢尼拔將軍擊潰羅馬大軍的先遣部隊,並率領迦太基人翻山越嶺挺進平原。一支努米迪人組成的輕武裝部隊與馬克西穆斯的羅馬步兵交戰。在這兩場戰役和小衝突中,羅馬人均慘遭潰敗且損失慘重。

有幸擔任前線特派員的茱迪

又:我知道你不會回信給我,李蓓特太太也警告過我別問你問題,可是請告訴我,叔叔,只要回答這一次就好 ──你是非常、非常老,還是只有一點點老?你是光頭,還是一點點禿而已?每次想像你的模樣都好困難,就像幾何學的定理一樣抽象。一個討厭女生的高個子富翁,對一個沒禮貌的女孩卻又那麼慷慨,他究竟長甚麼樣子?請回覆。(待續)◇

——節錄自《長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