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讀者建議我談談「小家碧玉」四字。事緣黨媒《文匯報》昨天刊出香港副政務司長卓永興專訪,這個月袋36萬俸祿,據說負責「打擊衛生黑點」的卓永興說,香港未必會令遊客覺得華麗,但希望會讓人覺得香港「清潔、樸實、小家碧玉」。很多人批評用「小家碧玉」形容香港並不恰當。

不如先看看「小家碧玉」的出處。這四字源自古詩〈碧玉歌〉,作者身分有兩個講法:一說是宋汝南王所作,「碧玉」是他愛妾的名字(見《樂府詩集》郭茂倩題解引《樂苑》);一說是晉人孫綽所寫,題為〈情人碧玉歌二首〉(見徐陵《玉臺新詠》)。不管誰是作者,「碧玉」都是女子名字無疑。

關於孫綽,我們平時說的「擲地有聲」,正是源於他稱讚自己的一句話,那時他寫成文辭優美的〈天台山賦〉,忍不住跟朋友說:「卿試擲地,當作金石聲也。」孫綽的〈情人碧玉歌二首〉是這樣的:

碧玉小家女,不敢攀貴德。感郎千金意,慚無傾城色。

碧玉破瓜時,相為情顛倒。感郎不羞赧,迴身就郎抱。

詩很淺白,看來也不必解釋,除了「破瓜」兩字。自明清以來,「破瓜」往往比喻「破處」,但這裏大家不要心邪,孫綽只是用「破瓜」表示十六歲而已——「瓜」像兩個「八」字,即二八年華。

可知「小家碧玉」原指小戶人家女兒,沒什麼「天生麗質難自棄」的姿色,面對名門望族的公子哥兒,會自覺矮人一截。這四字是褒是貶,當然要看上文下理,例如形容當年與超哥相戀的李太,就完全沒有貶義,反而非常精準。

但香港不是李太。「小家碧玉」出自香港高官之口,用來形容今日香港,就似乎有點高級黑了。我近日在Patreon的術數專欄,探討「香港還是福地嗎」的問題,引用六十年代風水命理名家吳師青的著作,他在《香港山脈形勢論》一書,指港督府坐落在中國南方龍脈結穴之地:

「北山獻秀,眾水聚堂,明堂寬大,右砂嚴密,誠天然形勢之結晶位置也。撼龍經曰:如君識得祿存星,珍寶連城貴無價。又曰:明堂寬大容萬馬,富貴兒孫着錦衣,由此言之,香港雄峙東方,為國際工商業之集中,握世界通商之樞紐,譽為珠島,固其宜矣。」

吳先生寫這幾句話的時候,是1964年,香港尚未進入真正的黃金時代,但已有「珠島」之譽,其角色不是「融入」什麼大灣區,而是「雄峙東方」,「為國際工商業之集中,握世界通商之樞紐」!

然而事隔五十八年,中国特區居然有個副政務司長,臉不紅耳不熱地說,「希望」讓人覺得香港是「小家碧玉」?由「雄峙東方」的「珠島」,變成「不敢攀貴德」的「小家碧玉」,已令香港人想哭了,你還一絲不苟加上「希望」兩字,真不知道該稱讚卓永興夠坦白抑或太謙虛。

據史家Suetonius所記,古羅馬大帝奧古斯都說過,羅馬「在他接收時是磚砌的,而他留給後世的,卻是大理石城 (marmoream se relinquere quam latericiam accepisset)」。卓永興的「小家碧玉」論,證明了只要把奧古斯都的金句掉轉來說,就可形容中共從英國手中接收過來的香港。@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馮睎乾十三維度」Patreon

(編者按:本文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