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出生時沒有呼吸的男嬰在接受了長達20分鐘的復甦搶救後,神奇復活。在搶救期間,醫生們擔心他的大腦會受損或出現腦癱,或者根本無法存活。如今,將近4年過去了,他和同齡人一樣能幹,他的康復被認為是一個奇蹟。

漢娜和雅各布·謝里夫(Hannah and Jacob Sheriff)來自俄克拉荷馬(Oklahoma)州杜蘭特(Durant)市。烏里亞斯(Urias)是他們最小的孩子,於2018年8月31日在杜蘭特聯盟健康醫院(Alliance Health Durant)出生,他們的另外4個孩子也是在這家醫院出生的。

漢娜是一位家庭主婦,分娩之前,她根本想像不到她的第五個孩子會出現如此令人膽戰心驚的狀況。

漢娜告訴《大紀元時報》,「我懷胎十月,這次離預產期提前了大約9天,這在我所有的懷孕經歷中是很典型的。在第38周產前檢查預約的那天早晨,我開始感到非常疼痛。」

(漢娜·謝里夫提供)
(漢娜·謝里夫提供)

醫生檢查了漢娜和嬰兒的心跳,一切似乎都很正常。當時這位準媽媽的宮口已經擴張了5厘米,所以她被轉到醫院的婦女中心,準備自然分娩。然而,在持續了6分鐘的宮縮之後,生產計劃出現了轉折。

漢娜說,「我是一名基督徒,神會護佑……我開始有一種緊迫感,希望能得到關注。我告訴我的護士,『我知道計劃中沒有硬膜外麻醉,但如果需要使用硬膜外麻醉的話,那也沒關係;只要能讓嬰兒健康分娩就行。』」

(漢娜·謝里夫提供)
(漢娜·謝里夫提供)

(漢娜·謝里夫提供)
(漢娜·謝里夫提供)

經漢娜的醫生批准,她進行了硬膜外麻醉,因為發現嬰兒無法自然分娩。就在那時,產房裏籠罩著一片愁雲慘霧。漢娜後來得知,她的分娩團隊在努力尋找嬰兒的心率,並且嬰兒還出現了一些併發症。然後她被轉移到手術室,進行緊急剖腹產。

漢娜回憶道,「我沒有聽到他的哭聲,我甚麼都沒有聽到。他沒有呼吸,已經死了。我甚至沒有看到他的樣子,因為他被布蓋住了……他們甚麼也沒有告訴我。」

漢娜遭遇了胎盤早剝,一種胎盤在嬰兒出生前就從子宮壁上分離的嚴重情況。烏里亞斯在分娩時就缺氧了。

(漢娜·謝里夫提供)
(漢娜·謝里夫提供)

雅各布是教會的一名首席牧師,他回憶說,「當我走進手術室時,我看到我們的兒子,他癱在那裏。已經失氧很久,失去了所有的生命跡象……他們正在對他做心肺復甦,試圖使心率恢復……這讓人非常不安,令人可怕,當然,有很多事情我都不清楚。」

經過10分鐘的心肺復甦急救後,漢娜的醫生堅持延長搶救工作,儘管嬰兒的生存機率迅速下降。他們的信仰被恐懼激活了,漢娜和雅各布祈禱著。

據雅各布透露,醫生是無情的,並不打算停止,儘管這與傳統智慧相悖。

雅各布分享道,「他們終於使嬰兒的脈搏重新起跳,但是20分鐘後,所有的重要器官都停止工作了。」

2018年9月20日,烏里亞斯與他的父母一起回家。(漢娜·謝里夫提供)
2018年9月20日,烏里亞斯與他的父母一起回家。(漢娜·謝里夫提供)

嬰兒烏里亞斯插著管子並被放入一個移動保溫箱中,然後用直升機轉移到普萊諾(Plano)市德薩斯健康長老會醫院(Texas Health Presbyterian)的新生兒深切治療部。雅各布知道這對他們的孩子是最好的,於是動身前往普萊諾,漢娜則留下來繼續接受術後康復。

烏里亞斯在出生後的頭4個小時內經歷了兩次癲癇發作,一次是在直升機上,一次是在新生兒深切治療部。他被診斷為缺氧缺血性腦病(Hypoxic-Ischemic Encephalopathy ,簡稱HIE),這是由於缺乏血液和氧氣造成的腦損傷。

德薩斯健康長老會醫院的醫務人員竭盡全力,對烏里亞斯進行了72小時的降溫治療,用降低他的體溫來減緩他的新陳代謝,從而使大腦中的任何潛在損害不會變得更糟。雅各布透露說,40%接受這種治療的嬰兒有時甚至不能活著出來,但這是新生兒深切治療部延緩腦損傷的最佳機會。

2018年9月20日,烏里亞斯與他的父母一起回家。(漢娜·謝里夫提供)
2018年9月20日,烏里亞斯與他的父母一起回家。(漢娜·謝里夫提供)

雅各布回憶道,「醫生稱,這名嬰兒最可能的後遺症是腦癱,癲癇發作和發育遲緩。讓我們做好思想準備,他可能不會走路,不會說話。即使他會說話或走路,也會比同齡孩子要晚得多。」

48小時後,雅各布和漢娜在新生兒深切治療部團聚。在這裏,這對夫婦被告知,事情不樂觀,看起來很糟糕,可能會導致非常嚴重的腦癱。

這對夫婦擬定了一份祈禱文和一個Facebook(Facebook) 網頁,以便他們可以懇求大家祈禱時,他們的親人和他們的教會能提供幫助和支持。他們的祈禱呼籲傳遍了全球。

漢娜沉思道,「我從來沒有害怕過嗎?絕對不是,我非常害怕。我不明白為甚麼會這樣。但在那一刻,這並不是真正應該問的問題;我知道我的兒子需要我為他而戰。」

(漢娜·謝里夫提供)
(漢娜·謝里夫提供)

「作為一個母親,我也覺得,在那一刻,我需要甘願放棄他……我心裏知道,我在選擇,無論結果如何,無論擺在我們面前是甚麼樣的未來,我都要相信上帝。」

隨著漢娜心中的這一決心,這對父母知道他們無法控制烏里亞斯的病情,何時會看到下一個好的進展,或者是否會看到所有壞的結果。然而,漢娜所能做的,就是相信那超越一切理解的安寧。

當烏里亞斯的生命懸於一線時,一位夜班護士目睹了第一個奇蹟:烏里亞斯睜開了眼睛。當烏里亞斯結束了72小時的低溫治療後,醫生評估他的情況並沒有他們擔心的那麼糟糕。

幾天後,磁力共振檢查發現了「異常情況」,但除了耐心等待幾乎無能為力。

雅各布透露說,「在接下來的一個半星期裏,將會有非常好的消息或打擊。但當醫務人員把我們送回家時,他們說,『情況看起來真的很好』……他的康復是一個巨大的驚喜。」

(漢娜·謝里夫提供)
(漢娜·謝里夫提供)

漢娜和雅各布一個星期後有機會抱著他們的孩子,三個星期後就帶他回家了。他們中斷了烏里亞斯的癲癇藥物治療,他的護理團隊的樂觀情緒倍增。

雅各布稱,「醫學上無法解釋烏里亞斯為甚麼會好轉。醫生們總是非常謹慎地給我們希望。我尊重他們,也很感激他們,但是我和我的妻子,我們的家庭以及我們的教會都堅信祈禱的力量,我們有堅定信仰,我們讓教會所有成員與我們一起祈禱。醫生承認這確實是一個奇蹟。」

達拉斯地區的護士們對烏里亞斯的身體進展監測了足足一年,直到烏里亞斯開始達到發育成長的各項指標。

漢娜透露說,當烏里亞斯學會爬行並長出肌肉線條時,護士們感到非常驚訝,從而消除了他們對腦癱的擔憂。

(漢娜·謝里夫提供)
(漢娜·謝里夫提供)

烏里亞斯的一歲常規例行體檢的結果,使得漢娜和雅各布自他出生後第一次感到如釋重負。他們的小兒神經科醫生告訴他們,烏里亞斯的發育絕對正常,在上幼兒園之前只需要做例行檢查就可以了,這個消息改變了他們的一生。

烏里亞斯在13個月左右開始走路,並開始正常說話,就像他的兄弟姐妹一樣。

漢娜欣慰地說,「我們不必再帶烏里亞斯去看專家了。像我們的其他孩子一樣;我們只需帶他們去做常規例行檢查、每年一次…… 但是都沒有問題。

「如果你不知道烏里亞斯的故事,你就不會知道他到底經歷了甚麼。」

謝里夫一家。(漢娜·謝里夫提供)
謝里夫一家。(漢娜·謝里夫提供)

烏里亞斯很快就要過4歲生日了,如今他是一個健談的孩子,語言能力非常發達。他已經停止服用藥物,在發育方面與同齡人不相上下。

漢娜感慨地說,「我們對上帝的恩典感到非常謙卑,甚至可以通過這個故事鼓勵其他人,當面臨困難的時候……我們會遵循神的教導去做。」#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