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一些村鎮銀行的儲戶們前往河南維權,人剛到鄭州市,健康碼就變紅了,派出所警察聲稱,只要返程,健康碼可以由紅變綠——以抗疫為由設立的健康碼已被中共濫用,成為監控工具。

紅色的健康碼意味著「高風險狀態」,持碼人需要隔離。除了去河南維權的村鎮銀行儲戶外,鄭州三個地產項目的業主,因擔心樓盤施工進度、是否會延期交付等,向有關部門詢問,之後也遭遇了紅碼的待遇。

這三個項目分別為鄭州名門翠園項目、融創中原大觀項目及康橋玖璽園項目。《新京報》6月17日報道,名門翠園項目的一小部份業主在3月底維權,結果一周後健康碼就變紅的,遭派出所問話,寫了保證書後,健康碼才變綠。

雖然《新京報》的記者聯繫到了4月遭遇紅碼的名門翠園業主,但其婉言拒絕了採訪。如果不是河南村鎮銀行事件的敏感度高,以及儲戶多、涉案金額大,儲戶健康碼被改的事件或也不了了之了。

從維權儲戶最初在社交媒體上訴苦到全網關注,健康碼濫用已讓人人自危。但健康碼並不是現在才被濫用,如中國維權律師謝陽在2021年11月6日的經歷。居住在湖南長沙的謝陽一早準備飛往上海去看望公民記者張展的母親,在機場發現「健康碼」是紅色的,結果只能回家;然而,第二天他的健康碼又變成綠色的了。

謝陽當時在推特上貼出了前後兩個健康碼的照片,並質問:「健康碼又變綠了!這說明什麼?!」他認為,健康碼不應「充當限制異見人士出行的工具」。但僅半年的時間,健康碼濫用的對像已從異見人士擴展到維權的民眾。

6月20日,日本軟件工程師、評論人士季林對大紀元說:「中共一貫解決不了問題,只會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健康碼進一步在技術上提供了這種方便,方便中共『維穩』,壓制真實信息的傳播。」

健康碼與數字監控

杭州是中國首個推出健康碼的城市,它的健康碼系統以浙江省的政務雲(Government Cloud)為基礎。2020年2月17日,杭州所在的浙江省成為中國首個健康碼全覆蓋的省份。

據中共官媒《檢查日報》報道,健康碼「啟發」了杭州市的公安人員,其和檢查機關是一拍即合,從2020年9月30日開始在杭州正式使用「非羈碼」。所謂「非羈碼」是指對非羈押人員的數字監控系統,主要用於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等非羈押犯罪嫌疑人的監督管理。

據瑪娜數據基金發布的信息,健康碼技術的早期協助開發者阿里巴巴集團旗下螞蟻集團(Ant Group)的發言人曾表示,「我們不掌握任何健康碼相關數據」,具體評測標準和信息均為中共政府管理。

健康碼要收集諸多個人信息和資料,中國國內不是沒有提醒和反對的聲音。中國媒體「澎湃新聞」2020年5月20日曾報道,百度董事長李彥宏,作爲政協委員準備的一份提案是關於個人信息保護,建議對疫情期間採集的個人信息設立退出機制,加強對已收集的信息的保護。

在中國搜狐平台上,有53億閱讀量的大V「狐度」在2020年5月25日刊登一篇署名杜虎的文章,談到了杭州市衛健委在5月22日召開專題會,擬將健康碼常態化。文章說,疫情期間,「民眾出於大局考慮,被迫交出個人全面信息,包括姓名、住址、配偶、電話、常去地點、路線等,為控制及有效防止疫情的蔓延做出巨大的貢獻」,但常態化健康碼的做法,涉嫌侵犯公民私隱。

雖然有不同的聲音,但中共衛健委於2021年3月宣布,中國「基本實現健康碼『一碼通行』」。而在2月份時,海南省健康碼系統已經和海口、三亞機場的進港旅客資訊查驗系統互聯互通,通過刷身份證就可以核驗健康碼。

季林認為,從戶籍制度到遍地錄像頭的「天眼」系統,中共一直用各種手段來監視和控制民眾,藉這次疫情,中共收集到了更多信息,達到了目的。「中共從來沒有透明的監督政府的系統,沒有人能監督擁有監控能力的人,所以健康碼很大概率會被濫用。而健康碼被濫用,將進一步降低政府的社會信用。」

他補充說,在任何一個社會,權利都有被濫用的風險,只是在西方社會要比中共治下好一些,因為公眾相對有知情權,政黨之間還有制衡。

借防疫之名延伸管控

輝瑞公司前副總裁耶頓博士(Dr. Michael Yeadon)在大紀元影片(Epoch TV)節目《事實很重要》(Facts Matter)中表示:實施疫情封鎖、口罩強制令和疫苗強制接種規定,目的都不是為了健康,而是為了控制人,並朝著數字身份證和數字貨幣的最終目標邁進。耶頓博士是研究過敏和呼吸系統領域的專家,曾在輝瑞公司工作了17年,共有34年的藥物研發經驗。

他說:「我認為,遊戲的最終目標,是強制性的數字身份證——疫苗接種的實際獎勵結果——你會得到一張疫苗接種通行證。然後,最終遊戲的另一半,將是強制性的無現金、數字貨幣和中央銀行數字貨幣。看看吧,這兩件事正到處同時地發生著,它們正匯聚到一起。」

而中共政府更明確地要數字化管控民眾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共國務院於2022年2月底印發了「關於加快推進電子證照擴大應用領域和全國互通互認的意見」,稱要讓電子證照應用領域覆蓋出生醫學證明、戶口簿、身份證、社會保障卡、學歷學位證、職業資格證、駕駛證和新申領的結婚和離婚證、不動產權證書、不動產登記證明等。

此次濫用健康碼的鄭州市去年就通過「鄭州警民通」微信公眾平台讓民眾申領電子身份證,申請者需要進行二次實名認證——刷臉生物採集。而包括健康碼在內的電子證照在中國各地的互通互認,也讓類似健康紅碼的操作可以更大範圍地衝擊維權者們的生活。

為把民眾的身份和信息電子化,中共公安部旗下的研究所已開展相關研究20多年。其第三研究所於2010年開始研發「網絡電子身份標示」技術,並形成了相關的標準體系;第一研究所於2015年開展居民身份證網上應用研究。中國科技巨頭公司也參與其中,如騰訊公司2016年11月與南寧市公安局開始合作,用騰訊優圖人臉識別技術在南寧市推行身份信息電子化。

就電子化個人信息,耶頓的警告是,無論是誰擁有這個數據庫,它都將永遠完全控制你的生活,因為你將無法擺脫和撤銷它。@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