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高調推行黨史學習。此番動作的目的有三:一是為了配合中共成立一百年,繼續假大空的自吹自擂;二是以「站起來」、「富起來」的噱頭欺騙國內外民眾;三是試圖削減外界對於中共隱瞞疫情和侵犯人權的強烈反感。

無論黨媒「高歌」唱得多動聽,事實不容抹煞。首先,共產主義源出於馬克思的「幽靈」宣言,其災難性和欺騙性早已為多國史實所驗證。因此,共產黨在不少東歐國家被定義為非法組織,共產黨員的身份與納粹分子幾乎無異,令人不齒。

2017年10月和11月,在「十月革命」百年之際,幾位英美學者發表評論,揭露共產主義的罪惡。

英國作家馬丁艾米思(Mrtin Amis)認為,共產主義宣揚的烏托邦式的「完美社會」是「非人道和空洞的。」

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斯蒂芬考特金(Stephen Kotkin)指出:「自從列寧在俄羅斯發動政變後的一百年間,這種力圖廢除市場和私有財產的意識形態留下了一條長長的、毀壞和殺人的軌跡」,「共產主義的毀滅工具包括大規模的驅逐、強制勞動營和國家警察恐怖」。

蘇共消亡後,中共無疑是延續著毀壞和殺人的軌跡、實施國家恐怖主義的最大暴政。從土改、肅反、反右、文革到「六四」,從鎮壓法輪功到「709」大抓捕,再到新疆「再教育營」和《港區國安法》,還有奴工、大饑荒和血淋淋的「計劃生育」,中共對本國民眾犯下的罪惡是罄竹難書。

2月18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回答記者提問時稱:「為甚麼外國人可以使用中國的社交媒體平台,而中國人就不可以使用推特和面書呢?這只是增加一種同外國民眾分享信息、溝通交流的渠道而已。」

此言一出,輿論大譁。華春瑩顯然忘了,僅在2019年和2020年,上海、武漢、青海、廣東等地多名網民因為在推特上轉發和發佈批評中共及疫情等信息而遭逮捕和判刑,罪名是「尋釁滋事」等。在中共眼裏,利用推特和面書與「外國民眾交流」的特權只屬於「趙立堅」和「胡錫進」們,其他人「翻牆」有罪,說真話更有罪。

華春瑩理直氣壯的幾句話濃縮了中共的百年史:謊言和壓迫。

外交部發言人整天睜眼說瞎話,喉舌媒體被諷為「只有日期是真的」;中共經濟數據造假,染疫確診和死亡人數被掩蓋,就連貪官的受賄金額也得摻水,否則民憤的火山將爆發至不可收拾。這些都並不足為奇。因為所謂「為勞苦大眾謀幸福」的「初心」就是謊言。中共當年對工人、農民、知識份子、士兵的許諾無不落空,陝西、江西、貴州等紅色老區都是長年貧困區,而貪官們卻不分地界,層出不窮,巨貪巨腐屢破紀錄。

今天,謊言和迫害仍在繼續。在號稱「一國兩制」的香港,自由與民主危殆,昔日營救大陸民運人士的港人竟成英美等國的庇護對象,令人唏噓。

在中國大陸,維權律師、堅守信仰者、少數族群、良心媒體人、蒙冤訪民等持續受到殘酷的打壓。僅舉一例:2021年2月3日,北京昌平區年過六旬的法輪功學員梁新女士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只因其發放真相資料。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指導原則,中共禁止這種功法,迫害修煉人,孰是孰非,豈不一目瞭然?

放眼世界,疫情肆虐、病毒變種。中共卻再三否定病毒最早於武漢爆發,並不忘向美國甩鍋。另一方面,世衛因被中共操控,導致該組織的相關調查或報告難以服眾。2020病毒大蔓延,可謂中共直接禍害全人類的最典型、最慘痛的案例。倘若世人不能認清這一點,不能或不敢對中共追責,世界將蒙受更大的損失。

溫斯頓‧邱吉爾曾將列寧形容為「鼠疫桿菌」。巧合的是,致命「新冠病毒」恰恰滋生於將馬克思、列寧奉為祖師爺的中共統治下的土地。由此看來,「鼠疫桿菌」這一比喻極具前瞻性,它所代表的,正是馬克思主義及共產理念的毒性本質。

現實表明,中共不僅吞噬了數量龐大的生命、幾乎摧毀了一脈輝煌的中華文明,而且還在染指更多地域的自由和清廉。中共所想要的,遠遠不止於某些國家的「午餐」。因此,了解真正的中共黨史,有助於我們識破它的謊言,增強免疫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