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美聯社獲得的中共內部秘密文件,中共高層官員曾悄悄下令嚴控所有與中共病毒相關的研究。尋找蝙蝠棲息地病毒的科學家手中的樣本已經被警方沒收。

美聯社星期三(12月30日)發表長篇調查報道,在中國雲南一個鬱鬱蔥蔥的山谷深處,有一處礦井的入口,這裏有一個蝙蝠棲息地。這些蝙蝠身上帶有與中共病毒最相近的病毒。

這個地區引起了科學界的濃厚興趣,因為這裏可能藏著導致全球170多萬人死亡的病毒源頭線索。然而對於科學家和記者來說,由於政治敏感性和保密性,這裏成了一個沒有信息的黑洞。

兩位知情人士說,最近一個來訪的蝙蝠研究小組設法採集了樣本,但被沒收了。專家得到命令,不得對媒體說話。

美聯社記者團隊在2020年11月下旬欲前往時,便衣警察開著多輛汽車跟蹤,並封鎖了通往該地點的道路和站點。

美聯社發現,中國政府向研究該病毒始源的科學家提供了數十萬美元的資助,這些中國南方的科學家據信與軍方有關聯。

但據美聯社獲得的內部文件顯示,中國政府正在嚴密監督調查結果,並強制要求,任何數據或研究的公佈,都必須經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下令成立的中央一個新工作組的批准。這份數十頁內部文件的罕見洩密證實了許多人長期以來的懷疑:對信息的箝制來自最高層。

也因此,公眾對研究進展和信息幾乎一無所知。北京嚴格限制信息流通的措施,阻礙了與國際科學家的合作。

一位擔心受到報復、經常與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合作的公共衛生專家說:「他們只選擇他們信任的人,以及那些他們可以控制的人。軍方團隊和其他團隊也正在努力調查,但是其調查發現是否能夠公佈,完全取決於調查結果。」

調查揭示,在整個中共病毒疫情大流行中,政府保密體系和自上而下的控制模式已經清晰可見。

美聯社的調查報告是基於對中外科學家和官員的數十次訪談、公開通知、洩露的電子郵件、內部數據,以及來自中國國務院和中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文件。

報道是,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的大流行,削弱了中共在全球舞台上的聲譽;因此中共領導人對任何可能表明他們疏忽大意的發現都持謹慎的態度。

因此,儘管世界衛生組織的一個國際小組計劃於2021年1月初訪問中國,對中共病毒大流行的起因展開調查;但是這個國際小組的成員和議程必須得到中共的批准。

與此同時,官方媒體正在積極宣傳中共病毒可能來自境外的理論,讓外界專家感到迷惑不解。

記錄顯示,政府給中國科學院科學家畢玉海(Bi Yuhai)提供了150萬元人民幣(23萬美元)的資助。畢玉海與人合著的一篇論文指出,2020年6月在北京市場爆發的疫情可能是由來自歐洲的受污染冷凍魚包裝引起的。

中共控制的媒體用這一理論表明,武漢最初的疫情可能是從國外進口的海鮮開始的。然而,國際科學家拒絕接受這一觀點。世衛組織表示,人們通過包裝食品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很小。

此外,中共官媒也廣泛報道了來自歐洲的初步研究,表明去年在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廢水樣本中發現了中共病毒。但科學家們基本上否定了這些研究,研究人員自己也承認,他們沒有發現足夠的病毒片段來確鑿地確定它是否是中共病毒。

而在過去幾周,中共媒體斷章取義地將一位德國科學家的研究,解讀為疫情始於意大利。這位科學家是生物安全研究所所長科庫勒(Alexander Kekule),他多次表示,他認為病毒最早出現在中國。

美國疾控中心駐中國辦事處創始主任葉雷說,他們可以很容易地對中共病毒進行再次檢測,不過政治因素可能就會決定結果是否公開。

在美國,疾控中心官員早已對2020年1月1日以來根據流感監測計劃收集的大約1.1萬份早期樣本進行了檢測。而在意大利,研究人員最近發現了一名曾在2019年11月患病的男孩,後來檢測出中共病毒陽性。

但在中國,科學家們只公佈了兩家武漢流感監測醫院的回顧性檢測數據。這些數據只包括2020年中國收集的33萬份樣本中的520份。

美聯社獲得的內部數據顯示,到2020年2月6日,湖北省疾控中心已經在武漢東南的黃岡市檢測了100多個樣本。但結果並未公開。

流露出來的少量信息表明,2019年該病毒在武漢以外的地方流傳得很廣。但這一發現可能會讓中共官員對他們早期處理疫情的做法產生尷尬的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