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近期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本土確診病例暴增。而在過去,中共一直宣傳沒有本土病例,病毒來源於境外輸入和進口冷鏈食品。大陸民眾表示,中共病毒疫情在中國從未斷過,中共的說辭是掩人耳目,目的是宣傳它所謂的防疫成果,獲得更多的「抗疫」收益。

10月以來,大陸新疆、上海、天津及內蒙古等地先後出現本土確診病例。11月25日,中共國家衛健委新聞發言人米鋒,在中共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佈會上稱,近30天,中國累計新增本土確診病例98例,是此前30天的7.5倍。

而中共一貫掩蓋疫情,一直宣稱病毒來源於境外輸入和進口冷鏈食品中,米鋒此次甚至說,「進口物資被病毒污染的範圍從冷鏈食品擴展到貨櫃。」

民眾不信病毒皆來自境外

廣東私企管理人士陳先生對《大紀元》表示,近幾天各地不斷出現本土武漢肺炎病例,網群裏的朋友都在質疑官方之前的說辭,「它(中共)說(病毒)是從外國進口冷凍食品(來的),很多網友都在網上討論,說中共現在沒有多少外幣,不想進口外國的東西,就說在哪裏又檢測出來,這裏有那裏有,大家都不相信共產黨的話,因為沒有一個國家說在冷凍食品及包裝上發現(病毒),但進來(中國)就有了。

「說很多是境外輸入,但是在機場,每個人進來不都有(外國做的)核酸檢測(報告),(中共)要求憑外國做的核酸檢測才能進來中國,已經在外國檢測了,為甚麼又說是境外輸入,那不是檢測一點用都沒有?所以,我們不相信中共境外輸入或者是冷凍食品(帶病毒)的說法。」

陳先生表示,「網友都說,病毒一直在中國有,根本沒有斷過,還在傳染,但它(官方)早前新聞就說沒有了,後來就說是境外輸入,或者是進口冷凍食品上有病毒,中國沒有。」

去年年底,湖北武漢爆發中共病毒疫情,中共隱瞞疫情、打壓「吹哨人」,使病毒迅速擴散世界。之後,中共為防本土病毒擴散及救經濟復工,採取封門、封區及封城等各種極端措施,並宣稱病毒「清零」。

不料,中共病毒6月攻入北京,病毒「源頭」從武漢野味市場轉到北京新發地的海鮮市場,中共把挪威三文魚列為播毒疑犯。挪威海產推廣協會隨後發表聲明,挪威食品安全局指出,尚無案例證明武漢肺炎病毒可經由受污染的食品和水傳播。聲明還指,按病毒目前的傳染性來看,人類不可能從魚類食品感染武漢肺炎。

此後,進口冷鏈食品和中國人回國(即境外輸入)被中共視為「投毒」的主犯,成為媒體報道的焦點。

抗疫措施極端 不惜代價

安徽王先生對《大紀元》說,中共說辭對內愚弄百姓,對外掩人耳目,「說查不到源頭,大陸要嚴防,一查就是國外的人員,或者是貨櫃進來的,天天這樣報道就讓國內老百姓認為,這個病毒就是美帝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我們社會主義國家的報復,糊弄老百姓;對國際社會來說,那麼多都是從國外進入中國的,這個病毒不大(可能)是中國產生的,一定是其它國的。」

王先生說,中共說辭的目的是宣傳它所謂的防疫措施如何有效,「你看中國沒有本土病例了。而其實,中共的管制方法幾乎雷同於軍事管制,一旦發現某個地區有爆發的苗頭立刻就封鎖,整個小區的人做核酸檢測,專制社會在管治上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

中共科學院青年創新促進會旗下期刊《創新》近日發表新研究宣稱,中國(中共)在疫情爆發後迅速採取防控措施,至2月底避免了數以十萬計的潛在病毒感染病例。

王先生說,中共之所以能「控制」住,它是以人民生命的消失為代價,「武漢死了那麼多人,這就是它們控制的代價,小區一封,不管死活,一家一家的滅,而在民主國家這種現象是不允許出現的。」

王先生表示,人們不能用平常人心態去看待中共的邪惡,「從病毒出現開始,世界還在被矇蔽中不知怎麼回事的時候,它(中共)已經把世界各國的防疫物資買空了,等世界各國病毒起來以後才發現口罩、防護服沒有了,而中共就把當時買的加價賣回去。」

「現在它又開始賣它的疫苗,巴西用它的疫苗不是死人了嗎?所以,巴西總統說全部停止使用中國的疫苗,而中共在隔天後就說在武漢一個冷庫,發現巴西進口牛肉病毒檢測呈陽性,(你說)它有多麼邪惡?」

11月21日,中共北大國發院教授李玲在廣州召開的2020年「讀懂中國」國際會議論壇上披露,2020年中國抗疫收益達到67萬億元,相當於今年GDP總值的三分之二。

王先生說:「這是一個天文數字,中共在抗疫防疫中大賺黑錢。一個城市出現一例就要全市的人核酸檢測,割老百姓的韭菜,喪盡天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