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廣人郭力的父親因為寧王之亂而失蹤,二十年來郭力走遍天下,也沒找到。

這天,書生武書在江南遇見郭力,聽說他又要去四川尋找,說:「先生此去萬里路途,並非容易。西安府裏有一個知縣,姓尤,是我們國子監虞老先生的同年,我托虞老師寫一封書信去,先生順路,倘若盤纏缺少,也可以幫助些。」

武書的朋友杜少卿也很同情郭力,讓妻子給他漿洗衣服、留他吃住,自己和武書來見虞老師。虞老師聽了,說:「這書我怎麼不寫?但他這萬里長途,自然盤費也難,我這裏拿十兩銀子,你們去送與他,不必說是我的。」匆忙寫了書信,和銀子一起交給杜少卿。杜少卿回家尋衣服當了四兩銀子,武書也到家去當了二兩銀子來,杜少卿的朋友莊征君聽說了,也寫了一封書信、四兩銀子送來。第三日,杜少卿和武書與郭力吃了早飯,替他收拾了個行李,拿著這二十兩銀子和兩封書信,遞與郭力。郭力不肯接受。杜少卿說:「這銀子是我們江南這幾個人的,並非盜跖之物,先生如何不受?」郭力方纔受了,作辭出門,往陝西而來。

「盜跖之物」,指盜賊搶劫來的東西。跖,是春秋時的一個強盜,代指壞人。(出自吳敬梓《儒林外史》第三十八回)

~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