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萬千里尋李白

魏顥是唐朝的一位文人,他曾受李白的囑託,將他的全部作品編成了《李翰林集》,魏顥又為之作《李翰林集序》。千百年過後,《李翰林集》在戰亂中失傳,而那篇序言得以傳世,成為學者研究李白生平的重要文獻。李白為何如此信任魏顥?

魏顥原名魏萬,曾在王屋山隱居,別號「王屋山人」。他久仰李白的大名,一直渴望結識這位曠世奇才。他曾經沿著李白的行蹤,一路追尋,從河南出發,趕到浙江台州、越州、永嘉,足足追了幾千里,最後終於在廣陵(江蘇揚州)見到了李白。兩人相談甚歡,成了知心朋友。魏萬在詩裏說:「一長復一少,相看如兄弟。」李白則稱:「相逢樂無極!」

魏萬返回王屋山前,李白特地做長詩相送,稱讚其「愛文好古,浪跡方外」(《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並序)》),表示「黃河若不斷,白首長相思。」李白能把全部文稿託付給這個年輕人,可見二人相當投緣,而且魏萬的崇拜之情想必讓李白備受感動。

後來魏萬中了進士,他不負重託,編出《李翰林集》。他把李白當年的贈詩《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並序)》排在首位,後面是自己的酬詩《金陵酬李翰林謫仙子》,以表感念。有人說,魏萬是李白的頭號粉絲,這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李白盛名的巨大感召力。

劍膽琴心 笑看紅塵 

李白一生豪爽、率真,對朋友慷慨、誠摯。當至交宋之悌被貶將要出行時,李白感嘆:「平生不下淚,於此泣無窮。」(《江夏別宋之悌》)王昌齡左遷龍標之際,詩人送出牽掛:「我寄愁心與明月,隨風直到夜郎西。」(《聞王昌年齡左遷龍標遙有此寄》)他讚佩好友元演:「行來北涼歲月深,感君貴義輕黃金。」(《憶舊遊寄譙郡元參軍》)

任華與李白素未謀面,賦詩稱頌說:「數十年為客,未嘗一日低顏色。」(《雜言寄李白》)詩仙曾以物喻人:「乍向草中耿介死,不求黃金籠下生。天地至廣大,何惜遂物情。」(《設辟邪伎鼓吹雉子斑曲辭》)

劍膽琴心,笑看紅塵。不屈服於權貴,不為名利所迷,這位盛唐的遊俠、逸士、文學大師,引來無數欽羨的目光以及心靈的追隨。李白的高貴人品和俠肝義膽百世留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