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國已有28省市遭遇到連續暴雨,陷入洪災。而三峽大壩的防洪能力和潰壩危害等問題持續成為各界關注的話題。

7月12日,大陸網站網易刊登一篇題為「三峽大壩已經盡力了,請不要再指責它了」的短文,文中稱「三峽大壩這一次太難了,這一次三峽大壩也是束手無策!」

該文章稱,「8省52條河流發生超警戒水位以上洪水!湖北人今年是真難啊,疫情關家裡幾個月,現在又暴雨,農作物淹幾天,水退後也死掉一多半了,水產養殖的就更別提了。」

網絡大V、經濟學者「財經冷眼」也向大紀元表示,中共官媒的意思應該是「對下游防洪無能為力,大家自生自滅吧。因為三峽對洪水失去了調節控制作用,來多少水會放多少水,盡力自保。長江中下游的很多省份可能會被長江倒灌,洪水會更嚴重,很多城市的洪災會加劇。」。

該文章發表後,一面倒的遭眾人譴責,眾人紛指中共官媒判了三峽大壩的死刑了。有網民說,水庫應該是旱季少蓄水,發電是次要的,民生才是重要的。雨季來臨之前庫容在二、三成才能祈禱攔洪的作用,但現在為了發電賺錢平時就蓄水達到滿庫狀態,然後雨季上游倒灌,下游洩洪成災。上下游都受災。

然而,目前該文在網易評論上已經被刪除。但在刪除前已經轉到其它各種社交平臺,繼續發酵。

7月12日,一名為「君子蘭」的推友在推特(twitter)網友發佈信息說:「如果有人對於著病入膏肓的病人說:『醫生已經盡力了,請不要再指責它了。』,那後果將會是甚麼是可想而知的,那就是死路一條。現在它們居然說:『三峽大壩已經盡力了,請不要再指責它了!』,那後果將是甚麼?細思極恐!」

已故中國著名水利工程學專家黃萬里的兒子黃觀鴻博士,6年來一直致力「用良心和科學看住三峽大壩」,與同伴一起展開很多相關的學術研究與研討會。

7月14日,黃觀鴻在接受新唐人專訪時談到,當年在三峽的評估會上,有陸欽侃先生、還有不被他們邀請的我的父親黃萬里教授,他們都堅決反對修三峽,就提到這個問題,就說遇到這種洪水模式,你花那麼多錢,修這麼一個三峽大壩,救不了這種形式的這個中國的夏天的汛情。 

黃觀鴻表示,我父親早就說過:「在兩個大城市(重慶和武漢)的江河幹流上是不允許建大壩的,這也是三峽水庫設計時最大的缺陷。」

「武漢長江在武漢是地上河,它比長江的霸最溶的地方,他是比地面高的,你如果這個時候再雪上加霜,你還大放水,那武漢那不就是淹的更厲害。」

「為了保武漢,就得少放水,少放水霸前就憋高,霸前一憋高,老天爺從長江的上游,從嘉陵江那邊,再下來水,你重慶就受不了了。」

「花了那麼多錢,修了這麼一個三峽大壩,淹了那麼多土地,破壞了那麼多湖、死了那麼多魚類,是吧,它如果放出來的水大於它流進三峽水庫裡面的水的話,它就要受到譴責,就是它有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