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共發動了疫情輿論戰,繼續掩蓋真相、倒打一耙,企圖阻擋多個國家政府和組織的追責與索賠要求。

4月27日,《中國社會科學報》刊發署名文章,題為《著力提升因應外部對華輿論攻擊能力》。作者為中共獻計獻策,聲稱「要鼓勵動員企業、組織、智囊專家學者以及對華友好的境外專家學者在境外傳播平台發聲、撰文等,」還要扶持微信、微博、抖音等社交平台,增強其與推特、臉書、Youtube等平台的抗衡力。

這一信號值得注意,國際社會需要警惕中共利用國內外社媒平台發動超限戰,在網絡上散佈更多的虛假信息,混淆視聽,以期扭轉它因瞞報疫情而陷入的前所未有的被動局面。

4月29日,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舉辦了「全球疫情背景下的國際輿論與大國關係」線上論壇,中共央影片、鳳凰網等官媒進行了網絡直播。與會人士的觀點是:面對疫情危機,世界各國尤其是主要大國,應該尊重事實、尊重科學、團結協作。有趣的是,多個主旨發言公然違背了「尊重事實、尊重科學、團結協作」的主題。

美國卡特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劉亞偉公開批評美國,稱「美國的問責和索賠」是把中國變成「替罪羊」,並且「會對中國的名譽造成無法估量損失。」

眾所周知,索賠和問責指向中共,是在為所有疫情受害國和受害民眾討回公道。事實上,中共的隱瞞和維穩已經把中國變成了最大的受害國(中國實際死亡和感染人數相當龐大,與中共官方公佈的數據相差甚遠),給中國和中國民眾在世界上的名譽帶來巨大傷害。

中共非常擅長利用所謂的外國學者為自己背書。劉亞偉是何許人也?公開資料顯示,他曾擔任陝西人民出版社外文編輯,後留學美國、獲得學院教職。其在美國的工作與中共官方多有交集。劉長期負責美國卡特中心同中國的合作,還擔任全美中國研究聯合會會長,上海復旦大學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特聘教授。2002年,劉亞偉創辦了中、英雙語版的「中國選舉與治理網」,該網在中國的合作夥伴是清華大學政治研究中心。可見,劉亞偉並不能代表美國,他是在替中共發聲。

既然要「尊重事實」,就來談談事實。自2004年後,中共花費三千萬元,建成了全球規模最大的傳染病疫情網絡直報系統,號稱任何一個傳染病病例,從縣衛生院一級直達北京的疾控中心,只要4個小時。

去年底,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武漢開始傳播,在收治初期中共肺炎病人的醫院,一些醫護人員獲悉,「沙士」重現,李文亮等人據此發出預警。另一方面,大陸病毒科研人員的相關論文表明,中方掌握了許多第一手材料,並開展了研究工作。因此,對於本次疫情,從一開始,中共各級衛生部門和政府官員是完全知情的。

然而,中共當局為了政權的穩定,故意輕描淡寫,以「有限人傳人」、「可防可控」等判定誤導公眾。李文亮等人第一時間遭到公安查處和訓誡。在中共官方被迫宣佈「人傳人」之前,武漢的部份企事業單位竟然禁止員工佩戴口罩。不僅如此,武漢政府照常舉行兩會、新年文藝表演和「萬家宴」,並任由五百萬居民從武漢流向全國和世界各地,導致疫情迅速蔓延。武漢政府的一把手已公開承認,如果早點採取行動,結果肯定不同。海外研究報告和西方政要也指出,瘟疫造成的民眾健康和生命損失本可大大降低。

今年1月,在中國以外,泰國、南韓、日本、新加坡、法國、美國、澳洲等許多國家的零號病人及最早的數名感染者都直接來自武漢或與武漢發生關聯。所以,武漢是病毒源頭,這是不爭的事實。

迄今,全球近二百個國家的數百萬人受到中共病毒感染,幾十萬人喪生,各國還蒙受了巨大的經濟損失。有鑒於此,國際社會有必要徹查疫情,包括調查病毒出現的原因、傳播路徑,以及其中涉及的官員瀆職和人權侵害。而且,調查理應從武漢和大陸著手。這是實事求是,怎麼是把中國當作「替罪羊」和「污名化」呢?

在中共人大的論壇上,有學者稱「對疫情的瞞報,美國比較嚴重」。這真是怪論。目前,美國確診過百萬,死亡7萬多人,大規模的快速檢測仍在繼續。白宮幾乎每天召開疫情簡報會,各路媒體緊盯政府的控疫行動。中方指控美國「瞞報」「比較嚴重」,證據何在?

另一名演講者稱,「要防止污名化與語言恐怖主義」。事實上,大搞「污名化」和「語言恐怖主義」的,正是中共——武漢公安和央視等官媒污衊披露真相的醫生為「傳謠」;中共外交部指責美國撤僑和實施入境限制「太不厚道」;央視連續幾天惡毒謾罵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方方因記錄封城點滴而遭遇一波又一波語言暴力,這背後有無中共官方的推波助瀾?

中共做賊心虛。假如它是清白的,何必擔心?誰想調查就調查吧,查明真相,豈不更好?但是,中共絕對不敢接受調查。在疫區實地拍攝的公民記者方斌和陳秋實至今仍無下落,死者家屬領取骨灰都無自由,還須「全程陪同」。可想而知,一場瘟疫隱藏了多少黑幕?這才是中共懼怕的原因。

4月30日,新華社在推特上發佈了動畫影片《病毒往事》,通過兵馬俑和自由女神像的英語對話來嘲諷美國,顯示中共通報疫情、趕建簡易醫院及封城的成效。但是,影片隻字不提武漢患者和家屬的悲憤吶喊,不提封殺媒體真實報道,不提官方操控檢測試劑盒的發放、故意壓低確診病例,導致大批病人被拒入院,只得自生自滅,甚至病逝後連個數字都不算。

中共禁止本國網民使用推特,自己卻利用推特散佈冷血的謊言。它的輿論戰與「暖新聞」和「正能量」一樣,都服務於中共,為了中共的權力和利益而顛倒黑白,信口雌黃。如此流氓政權橫行於世,是中國之大不幸,是「文明之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