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確診者、女犯人黃某刑滿出獄並成功闖關抵達北京,引發公眾疑問,武漢至今仍處於封城狀態,為何出現「防控」漏洞?陸媒披露,她並不是封城後唯一離開武漢的釋囚,至少還有3名被釋放的囚徒先後離開武漢,甚至是由法院聲請通行證,由警車護送離開。

據陸媒《大河報》2月29日報道,關於黃是如何離開武漢的,因相關方面官方沒有披露,暫不得而知。但據調查發現,黃並非武漢1月23日封城之後離開武漢的唯一刑滿釋放人員。

一篇發表於2月26日、註明來源為中國青年網的《疫情阻擊戰中盡顯司法擔當武漢法院保障外地刑滿釋放人員安全回家》報道提到,2月13日,武漢中級法院審結一宗5名被告人刑期屆滿的二審案件,被告人當日釋放。

2月14日凌晨,武漢洪山法院將3名外地刑滿釋放人員護送到其戶籍所在地。文章更提及,洪山區法院向轄區疫情防控指揮部報告,取得出入武漢通行證明。

此外,《長江日報》、湖北省蘄春縣公安局官方微信「艾都警事」等媒體日前也發表了武漢法院方面幫助刑滿釋放人員離開武漢回家的報道。不過,這些報道的原始文章,目前已經無法找到。

綜合陸媒報道,確診中共肺炎的囚徒全名為黃登英,曾是宣恩縣水利水產局財務股副股長兼出納,因貪腐獲刑10年,獄中兩次獲得減刑。近日從湖北女子監獄釋放,其家屬駕私家車從北京到武漢,再從武漢將黃登英順利接回家。但其家屬隻字不提他們如何突破層層關卡,從武漢驅車回到北京。

作為疫情重災區的武漢,從1月23日開始嚴格封城,至今政策依舊,為何確診病例可以自行離漢?

在大陸社交媒體微博上,網民接連發問:「我們這些健康的外省人困在湖北出不去,有病的還能跑出所謂管控最嚴的武漢?」

就黃登英如何離開武漢這一焦點疑問,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曾於2月27日、2月28日分別聯絡湖北省司法廳、湖北省監獄管理局、武漢市中級法院等相關部門,但對方相關人士並未正面回應。

中共司法部監獄管理局負責人何平21日證實,湖北、山東、浙江3省的5個監獄傳出疫情,共505人確診;其中,湖北武漢女子監獄確診230宗,正是黃登英入監的監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