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太和年間,有一個人名叫柳光,曾南方遊歷。一天,他沿著山路前行,行至黃昏,誤入一處山林,走了幾里路後,看到一座石屋。

石屋四周流淌著清澈山泉,飄蕩著縹緲的雲煙。石屋內有草榻,看上去像是有人居住在此。草榻前映著燦爛的晚霞、青翠的萬年松,宛如人間仙境。

柳光站在溪邊駐足觀看,忽然看到不遠處有一個缶。他撿起那缶,舀起泉水喝了起來,泉水清澈甜美,像甘醇的美酒。一連喝了十多杯,柳光感到醉意,索性躺在草榻上,一會兒就睡著了,直到第二天才醒來。

待他醒來後,發現石壁上刻有許多字。柳光抄錄下文字,放在袖子裏。

石壁銘文寫著:

「武之在卯,堯王八季。我棄其寢,我去其扆。深深然,高高然,人不吾知,人不吾謂。由今之後,二百餘祀,焰焰其光,和和其始。東方有兔,小首元尾,經過吾道,來至吾里。飲吾泉以醉,登吾榻而寐。刻乎其壁,奧乎其義。人誰以辨其東平子。」

柳光看了幾遍,越看越覺得奇怪,完全不懂其中的意思。

接著,柳光就順著原路而回,當他走出那條山路,想回頭再看看那座石屋時,卻發現它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回家後,他再仔細推敲銘文的含義,仍百思不得其解。

有一個東平人叫呂生,他的智慧及才思都極其敏捷。他看了柳光帶回的銘記後,不一會兒就說已經完全看懂了。他說,那是得道之人所寫的話。

呂生解釋到:「武之在卯,堯王八季。我棄其寢,我去其扆。」這句是說大唐武德二年是己卯年,唐高祖李淵諡號「神堯」。那名道人自稱「我」,意指他離去的時間是武德二年。

「深深然,高高然。人不吾知,人不吾謂。」意思是那名道人隱居的地方,深幽高聳,外人不知道他,自然也不知道如何稱呼他。

「由今之後,二百餘祀。」是說從唐初到現在,已經過了二百多年。

「焰焰其光,和和其始」一句,「焰」是「火」的意思,「焰焰其光」是說丁未年,而「未」也在火之位。「和和其始」是說,當朝天子建年號「太和」,就是從這年開始是元年。

「東方有兔,小首元尾。」則蘊含著柳光的姓名。東方對應天干「甲乙」,對應五行的「木」,「兔」是「卯」,卯依附在木頭上,就是個「柳」字;「小首元尾」,指的是「光」字。

「經過吾道,來至吾里。」是道人的預言,說的是:柳光你來了。「飲吾泉以醉,登吾榻而寐。」他還預言柳光進入山林,在石屋逗留,並喝了泉水而醉,還登上道人的床榻睡覺。

「刻乎其壁,奧乎其義。人誰以辨其東平子。」道人說,他刻在石壁上的銘記,深奧而又難懂。唯獨來自東平的人,才能辨讀它。這個「東平人」正是解讀出銘文的呂生。

修道之人於二百年前留下石頭銘文,不僅預知柳光的到來,喝泉水、睡草榻,還預知東平人呂生能解讀出深奧的文字。◇

源自《宣室志》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