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打擊美國總統特朗普為目的的「通俄門」以及近日掀起了彈劾調查風波的「烏克蘭電話門」,其實都是依據偽造信息的指控,司法部正在證明這一點。

司法部監察長邁克爾・霍洛維茨(Michael Horowitz)在四周前已經向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提交了一份報告,指出外國情報監視法可能存在漏洞。這份報告詳細描述了他在近一年半以來進行的廣泛而細緻的調查,其中涉及到前奧巴馬政府官員向外國情報監視法庭提交虛假證據,以獲得對至少一名美國公民進行間諜監視活動的授權,這些問題目前都正在接受必要的保密的審查。

在此期間,外界尚沒有看到有任何相關信息的洩漏,這本身就很能說明問題。如果這份報告中有任何可以減輕即將到來的影響的信息,我們現在就應該已經看到了。這表明,這份報告會對前奧巴馬政府成員造成極大的打擊。

在過去四周的過渡期間,事態已經有了若干進展:

「烏克蘭電話門」騙局的敗露

首先,眾議院民主黨人製造了這個新的「電話門」騙局,以取代已經被揭穿的「通俄門」騙局。這個新的騙局是基於一個匿名的告密者所提交的一份投訴,其中聲稱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在一個電話會談中要求新當選的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對前美國副總統喬・拜登的腐敗行為展開調查,並以撤銷對烏克蘭的關鍵軍事援助做威脅……

但當特朗普總統迅速解密並對外公佈了他與澤倫斯基會談的電話通話紀錄後,虛假的告密者投訴以及這個新的「電話門」騙局很快就敗露了。

文字記錄顯示,特朗普總統並沒有提到過任何此類要求。而且很快就被證明,告密者在提交這些指控時,手上並不掌握兩位領導人通話內容的第一手資料。

澤倫斯基總統本人也公開反駁了關於特朗普在通話中提到任何形式的交換條件的說法。後來證明,延遲向烏克蘭提供軍事援助的通知是在特朗普和澤倫斯基通話一個月後才發出的。

儘管所有公開的證據都已證明並不存在任何威脅和交換條件,但民主黨和媒體卻仍然好像存在某種交換條件那樣,繼續進行著惡作劇,試圖利用這一新的騙局,作為在眾議院啟動新一輪彈劾總統的藉口。

事實上,現在看來,民主黨人應該是希望在霍洛維茨發佈報告的同時,對外發佈這個新的烏克蘭「電話門」騙局。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就犯了一個過早啟動這個騙局的錯誤。

「烏克蘭電話門」陰謀已經破敗了。它被特朗普扼殺在搖籃裏了。現在,民主黨人和他們的媒體盟友只有靠著不依不饒的激烈評論和嘴硬到底,才可能維持烏克蘭「電話門」的指控有所進展的假相。

正如我去年在一個專欄中寫的那樣,我把希夫(Adam Schiff,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和民主黨人現在正在做的事情稱為「歌劇魅影橋段」(Phantom of the Opera Gambit)。

希夫站在一塊他不讓你看到後面內容的大幕布前面,憤怒地指著自己緊握的拳頭,向你講述似乎是他已看到的能夠證明特朗普總統犯下嚴重罪行的大量證據的故事。他聲稱手裏拿著證據,但他永遠不會讓你看到它。

你可能還記得,兩年多以來,希夫和民主黨人一直在玩弄這個或那個騙局的把戲——他們還與「通俄門」那些始作俑者串通一氣。

無疑,這又將是一場徒勞的孤注一擲,但這卻是他們僅有的了,也顯示出他們現在手上的牌已經所剩無幾了。要麼用黑幕遮掩住事實,之後進行虛假的彈劾調查,要麼只能乾脆棄權。

米夫薩德(Mifsud)的手機

我們所等待的霍洛維茨報告的第二個關鍵進展是,司法部長威廉・巴爾和美國聯邦檢察官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在意大利會見政府官員的消息突然曝光。

目前負責為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將軍辯護的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最近提交的一份文件顯示,巴爾和達勒姆要麼在突訪意大利之前,要麼在突防期間,獲得了羅馬林肯校區大學的約瑟夫・米夫蘇德(Joseph Mifsud)的電話。

兩年來,我一直在猜測,米夫蘇德正是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為FBI的反間諜調查特朗普競選團隊工作的「交火颶風」(Crossfire Hurricane)的「假餌」(Oconus Lures)之一。

為了讓「通俄門」的虛假故事編得像模像樣,總得找到至少一名真正的俄羅斯特工接近過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並向其提供普京政府的真正幫助才行。

而米夫蘇德是唯一符合這個故事裏的這個角色的候選人。但如果他最後被證實是一直在為FBI工作的話,那麼針對特朗普「通俄門」的虛假故事則不攻自破了。

果真如此,那就不再是「『有可能』俄羅斯特工向特朗普競選團隊表示願意提供幫助以助其贏得選舉,但穆勒特別檢察官只是找不到足夠的證據來指控特朗普」這樣的描述了。

那麼,許多民主黨人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媒體人員幾個月來一直所聲稱的:「我們就是知道特朗普是這麼幹的,只是穆勒不能最終證明是他幹的罷了!」等等說辭也再無立足之地了。

如果來自米夫蘇德的這些手機的電話記錄和其它文件證據排除了那些說辭和種種懷疑,反而證明了米夫蘇德一直是FBI的線人,那這一切該怎麼解釋呢?那麼就毫無疑問了:「通俄門」就是利用虛假信息為構陷特朗普所設下的圈套。

所以,接下來的問題是,真正的俄羅斯間諜在哪裏?如果連一個相關的真正的俄羅斯間諜也找不到,那民主黨和一些主流媒體花了三年多的時間無情地推銷的那個「通俄門」故事就會被揭穿,被證明是一場騙局。

想想看,如果這些新的情況都被調查報告證明屬實:如果斯蒂爾檔案沒有被用來啟動FBI的反間諜調查或者獲得授權去監視特朗普競選顧問卡特・佩奇(Carter Page)等人,如果米夫蘇德原來一直是為FBI工作的假俄羅斯間諜,是被派去陷害特朗普競選顧問喬治・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的……那會有怎樣的結論呢?

此外,在烏克蘭「電話門」和「通俄門」被證明是騙局後,由「通俄門」所引發的前奧巴馬政府非法監視當時的總統候選人特朗普的「間諜門」——這個曾被民主黨人和一些主流媒體嘲笑為荒誕離奇的陰謀論的醜聞——也將被證明為是事實。

巴爾、霍洛維茨和達勒姆將向公眾展示所有關於「通俄門」調查的證據。而希夫和民主黨及其媒體盟友呢?他們只會站在掩蓋了真實情況的幕布前,激動人心地描述著幕布後面會是甚麼。

一方擁有所有的證據和(事件)時間線,而另一方手上卻甚麼也沒有。你能判斷出誰在撒謊了吧?#

(這篇文章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