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已就任美國總統的唐納德‧特朗普與墨西哥和澳洲等國家領導人的電話會談細節被外洩等一系列事件,都與情報部門有關。這是眾議院情報委員會(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資深成員、加州共和黨人德文‧努內斯(Devin Nunes)在《大紀元時報》的一次獨家採訪中說的。

努尼斯透露說,有消息來源向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證實,特朗普和外國領導人之間的電話內容被洩是因為情報部門的情報蒐集行動造成的,這也促使了努尼斯開始調查此事。

他說:「1月份的時候,我們馬上就知道了,能夠揭開面紗的事情正在發生著。好吧,我們所知道最重要的一個,最主要的一個洩密,就是弗林的文字記錄。然後是特朗普同澳洲總理、墨西哥總統的電話通話細節,還有我們在主流媒體上看到的那些洩密內容。很明顯,他們是通過某種方式得到了應該是情報部門進行的情報蒐集行動中所獲取的信息。」

他透露說:「有一些消息來源告訴我們,當時正在發生的這些情況。最後我們終於能夠把它們拼湊起來了,並能夠對之回顧。然後當我看到它最終是甚麼的時候,它遠遠超出了我的預料。這與俄羅斯毫無關係。」

此前,努內斯曾在2017年3月對外透露,他已經確認了是美國情報界偶然收集了特朗普就職過渡團隊的通信,並揭露了個別官員的姓名。他在10月28日向《大紀元時報》作出的評論顯示,有關特朗普及其助手的情報收集活動就在其宣誓就職總統之後仍繼續進行,並多次導致了重要信息被洩露給了媒體。

努內斯對此表示:「但之後,媒體就對這些洩密問題不感興趣了。他們不僅對已經發生的洩密事件不再關注,而且還反對別人繼續去關注。他們說我做了各種各樣的錯事,他們只是想知道我是從哪裏得到這些消息的。然後他們編造了一個完全虛假的故事,說我如何在午夜前往白宮,這完全是胡說八道。」他指的是一些所謂他正在與白宮協調對此展開調查的未經證實的傳聞。

特朗普在就任總統後的第一天就遭遇了一連串洩密事件。參議院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在特朗普執政的頭126天裏,洩密事件以每天一起的速度發生著。許多洩密文件都包含了意在損害或嘲笑特朗普及其同事的信息。大約一半的洩密文件都流向了《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

美國情報界監視在任總統的消息被曝光,是有關競選活動期間監視特朗普的醜聞的最新延續進展。努內斯的說法與正在調查「間諜門」醜聞的美國檢察官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將其刑事調查的時間段延長至特朗普總統任期的最初幾個月的報道相一致。霍士新聞在本月早些時候的報道中曾透露,達勒姆已經將「間諜門」的調查時間段延長到2017年的春天。

目前尚不清楚達勒姆是否還正在調查涉及特朗普總統的一連串洩密事件。之前,聯邦調查局(FBI)對特朗普競選團隊開展了反間諜調查,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指派達勒姆調查這一行動的源頭。巴爾告訴國會,他認為情報部門針對特朗普的間諜活動在其競選總統期間就已發生,他正在調查這種間諜監視是否合法,是否存在不當動機。

這次專訪在他位於華盛頓DC的辦公室進行,採訪涉及的內容廣泛。努內斯還證實,FBI 調查人員沒有向國會「八人幫」(Congressional Gang of Eight)通報他們針對特朗普競選活動的監視調查情況。此外,努內斯還透露,聯邦調查局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調查早在7月下旬就開始了,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在最終報告中標明了這個時間。

特別檢察官穆勒的「通俄門」調查於今年3月結束,但沒有找到任何能夠證明有人與俄羅斯串通並影響了2016年總統大選的證據。

簡‧傑基萊克(Jan Jekielek)對本文亦有貢獻。

您可以在Twitter上關注伊萬:@ivanpentchoukov@ivanpentchouko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