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四大金融資產管理公司(俗稱壞帳銀行),不得不提到中國華融。這家原本排名第二的壞帳銀行,在幾經拚殺之後,如今已經力壓信達,成為處理不良資產行業的頭馬,坐擁1.87萬億總資產。所以說,近日壞帳銀行一哥、華融董事長賴小民的落馬,就不是一件小事情。

賴小民有三層交集值得注意。

第一層是銀監會的交集。賴小民與已落馬的原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都曾擔任銀監會辦公廳主任,兩人在銀監會共事多年,賴籌備銀監會北京監管局、後任局長時,楊籌備湖北監管局、後任副局長。賴是時任銀監會主席劉明康的大管家,楊則是劉的重要手下。

第二層是與財政部的交集。財政部是華融的控股股東,所以才出現了北京商人馬永剛請托時任財政部副部長王保安(已落馬)牽線時,賴小民不得不見了這位馬先生。

第三層是與華信的交集。《新京報》3月9日報道,負責收購俄油股份的海南華信工商信息發生一系列變更,中國華融入股,且公司實施了巨額增資。也就是說,神秘民企巨頭、華信老闆葉簡明被查後,賴小民給予了「援助」。這既有可能是奉旨行事,但也不排除葉、賴之間有私交。

當前的金融整頓兼打虎,其實可以分為三條線。主線是有複雜權貴背景的金融大鱷,包括肖建華、吳小暉、葉簡明、車峰等,「副線一」是金融監管層巨頭,包括項俊波(保監)、肖鋼(證監)、姚剛(證監)、張育軍(證監)、楊家才(銀監)等,「副線二」是官方半官方的金融機構大人物,包括張雲(農行行長)、程博明(中信證券總經理)、王銀成(人保集團總裁)等。

而出身於央行、後浸淫於銀監會,2009年才跳槽到華融的賴小民,則是目前僅見的一個「副線一」和「副線二」交織的「混線」高層人物。可以說,這層特殊的背景,既是賴小民得以呼風喚雨的基礎,也是他觸礁沉船的重要原因。

四大壞帳銀行在經過多年的發展和改制後,都早已不是當年的單一處理不良資產資管功能,而是商業銀行、期貨、金融租賃、信託、保險、基金管理等都有涉足,實際已經蛻變為混業經營的四家金融控股集團。如華融旗下就有華融湘江銀行、華融證券、華融期貨、華融國際信託、華融金融租賃、華融天澤投資、華融榮德資產。

不良資產雖然名字不好聽,被稱為壞帳,但如果善於運營,卻是一塊肥田,境外資管大咖都想分一杯羹,但一直被政策性防波堤擋在門外。四大壞帳銀行從事這門壟斷生意的同時,又能與周邊的銀證保等自家業務「互通有無」,在此前的分業監管空白區,不知已經賺了多少肥銀。

在當前的金融監管風暴之中,金融控股集團恰是當局的緊盯對象。吳小暉的安邦雖然主業是保險,但也是各式金融牌照齊全,肖建華的明天系和安邦同理,其實都是金融控股集團。

賴小民中箭固然也是倒在金融控股的招牌之下,但中南海的金融整頓割草機,割到高度壟斷的壞帳銀行自耕田裏去,放眼所見,卻還是第一遭。

各式花樣的中共權貴自耕田裏,還藏著甚麼未曾謀面的怪獸,估計諸公不久就可以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