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最親愛的長腿叔叔:

有個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的消息要跟你說,但我不打算劈頭就講;先講點別的,等你心情好起來再說。

吉露莎‧阿波特已經朝作家之路邁進一步了。我寫的《從我的塔樓上》這首詩,刊登在《月刊》雜誌二月號的第一頁,對大一新生來說,這是莫大的殊榮。昨天晚上走出禮拜堂的時候,我的英文老師把我攔下,說我那首詩寫得很動人,只可惜第六行的韻腳太多了。我會寄一份給你,說不定你喜歡讀詩。

我想想看還有沒有其它令人愉快的事——噢,有了!我在學溜冰,現在已經可以四處滑行自如了。

我也學會如何拉著繩子從體育館的屋頂滑下來,而且我能跳過一百一十厘米高的桿子,希望過不了多久,就能進步到一百二十厘米。

今天早上我們聽到一場非常激勵人心的佈道,講道的是阿拉巴馬主教。他是這麼說的:「你們不要論斷人,就不會被論斷。」大概是說我們最好能夠包容別人的過失,不要嚴詞批評他人,害人懷憂喪志,心灰意冷。希望你也聽過這句話。

這是入冬以來陽光最燦爛、最令人眩目的一個午後了,樅樹上掛滿了冰柱,整個世界都被重重的雪壓得抬不起頭來。──除了我以外,我是被重重的憂傷壓得抬不起頭來。

現在要講壞消息了——勇敢一點,茱迪!——非說不可。

你確定心情好一點了嗎?我的數學和拉丁文不及格,已經找人加強輔導,下個月參加補考。很對不起讓你失望,但我一點也不在意,因為我學到好多好多正規課程以外的東西。我讀了十七部小說和幾籮筐的詩,都是些非讀不可的小說,比方說《浮華世界》、《愛麗絲夢遊仙境》,還有愛默森的《散文集》、吉朋的《華特‧史考特爵士的一生》、《羅馬帝國興亡史》第一冊,和半本的本韋努托·切利尼的《我的一生》。……

所以,叔叔,你看,我這樣博覽群書是不是比死啃拉丁文來得聰明多了?我要是答應不再考不及格的話,你肯不肯原諒我?

深深懺悔的茱迪

【本月新聞】

茱迪學了溜冰、跳桿,還有從繩子上滑下來。她被當了兩科,掉了一堆眼淚,但發誓要好好用功!

*        *        *

親愛的長腿叔叔:

這封月中的來信是多寫的,因為今天晚上我覺得有點寂寞。外面狂風暴雪,大雪猛颳著我住的塔樓。校園的燈都熄了,可是喝了黑咖啡的我怎麼也睡不著。

今晚我在房間開晚餐派對,參加的有莎莉、茱莉亞和諾拉·芳登,我們吃了沙丁魚、紙杯蛋糕、沙律、軟糖和咖啡。茱莉亞說她玩得好開心,不過只有莎莉留下來幫我洗盤子。

本來我應該好好利用今晚的時間溫習一下拉丁文,但我對學習拉丁文實在興趣缺缺,這點一點也不用懷疑。

可不可以拜託你暫時假裝是我的祖母?莎莉有祖母,茱莉亞和諾拉既有祖母,也有外婆,她們整個晚上都在聊彼此的祖母。我最想要的親戚就是祖母了,上有祖母該是多麼體面的事啊。所以,希望你不反對。昨天我進城的時候,看見一頂綴有紫色緞帶的蕾絲帽,式樣真是可愛,等你八十三歲生日那天,我要把它送給你當作禮物。

!!!!!!!!!!!!

那是禮拜堂的鐘聲,敲了十二下,我總算想睡了。晚安,祖母。

深深愛你的茱迪(待續)◇

——節錄自《長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