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學?」吉露莎的眼睛睜得好大。

李蓓特太太點頭。

「他特別留下來同我商量條件,非常不可思議的條件。我得說這位先生還真是古怪呢。他相信妳深具創造力,他打算栽培妳當個作家。」

「作家?」吉露莎腦中一片空白,只能重複李蓓特太太的話。

「那是他的願望罷了。未來怎樣,只有到時候才會知道。他打算給妳一筆優渥的零用錢,對一個從來沒有管錢經驗的女孩子來說,這筆錢實在優渥得過頭了。但他擬定的計劃非常周詳,我也不便提甚麼建議。這裏可以讓妳住到暑假結束,好心的皮雀小姐願意負責打點妳所有的服裝,每學期的學雜費直接支付給學校。除此以外,妳念大學的四年期間,還有每個月三十五元的零用錢,這樣的話,妳才不會覺得矮了同學一截。董事先生的私人秘書每個月會直接把這筆錢寄給妳,接到以後,妳必須寫一封回信算是報答。也就是說……他不要妳謝謝他的錢,他不喜歡別人提起錢的事,但妳一定要把學習進度和日常生活細節寫給他看,好比給妳父母寫信一樣……如果他們還在人世的話。

「收信人就寫約翰‧史密斯先生,信直接寄給他的秘書轉交。董事大人真正的名字當然不是約翰‧史密斯,但他寧可不透漏自己的姓名。對妳來說,他永遠都是約翰‧史密斯。他之所以要求妳寫信,是因為他認為寫信是鍛鍊文筆最好的方式。既然妳沒有家人可以通信,他希望妳能以寫家書的方式寫信給他,再說他也想了解妳學習的情形。他不會回信給妳,也不會特別留意任何一封信。他討厭寫信,更不希望妳成為他的負擔。如果發生甚麼緊急事件需要他的回覆……比方說慘遭退學,相信妳是不會的……那就可以直接寫信給他的秘書葛里格先生。每月寫一封信是妳絕對必須履行的義務,也是史密斯先生對妳唯一的要求,所以一定要像付賬單一樣準時寄出。我希望妳信中的語氣要畢恭畢敬,好好表現妳良好的教養。記得,妳是寫信給這間孤兒院的董事大人。」

吉露莎望向門外,眼中充滿渴望。她興奮得昏頭轉向,這會兒她一心只盼望著擺脫李蓓特太太滿嘴的陳腔濫調,好好想一想。她起身試探性地退後一步,李蓓特太太卻抬手阻止。如此大好的訓話機會,怎能輕易放過。

「相信妳一定非常感謝這個天上掉下來的好運吧? 像妳這種處境的女孩子,很少有翻身的機會。妳得時時刻刻記著……」

「我……是,院長,謝謝。要是妳說完了,我還得去給佛萊迪補褲子。」

說完她走出辦公室,帶上了門。嘴巴半開的李蓓特太太愣望著門,她的結語仍懸在半空中。(待續)◇

——節錄自《長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