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晚些時候,澳洲人權活動人士帕夫盧(Drew Pavlou)在中共駐倫敦大使館外以戲劇性的方式被捕。一場媒體風暴正在醞釀之中。

7月21日,經常在他的祖國澳洲直言不諱地批評中國共產黨的帕夫盧抵達中共駐倫敦大使館外。他的目的很簡單:抗議中共當局對新疆維吾爾族人民的運動。這不是他第一次抗議中共猖獗的侵犯人權行為,也可能不會是他的最後一次。

然而,事情發生了令人驚訝的轉變。倫敦警察廳警察趕到現場,並逮捕了帕夫盧和報道抗議活動的英國記者艾倫(Harry Allen)。帕夫盧隨後在拘留期間被單獨監禁了大約23個小時,並在沒有首先獲得法律顧問的情況下接受了審訊。澳洲的外交部門也沒有獲得早期會面的許可。

事實證明,有人,可能是中國網民,已經知道了計劃中的抗議活動,並通過一個虛假的電子郵件地址向中國大使館發送了虛假的炸彈威脅,並署名「帕夫盧」。大使館轉而通知了警察,於是鬧劇開始了。而它還遠未結束。

這次小規模的抗議活動本來幾乎沒有引起任何關注,但與往常一樣,中共當局卻由此引起了全世界媒體的轟動。中共還使人們關注到一種最近出現的,並且似乎迅速增長的現象:由過度熱心的中國網民發送的虛假電子郵件,以壓制國外的批評者。

這些假電郵往往令人啼笑皆非,那些聲稱來自帕夫盧的假貨也是如此。自最初向大使館發送電子郵件以來,一連串的電子郵件已發送給英國律師、政治家和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今天早上,儘管我從未見過帕夫盧,也不能說認識他,但我的收件箱也收到了一封。

我收到的電子郵件署名帕夫盧,同時又聲稱來自英國王家檢察院。我已經向英國警方提交了這封電子郵件,罪名是冒充英國檢察官,冒充帕夫盧個人。

這並不是甚麼新鮮事。我們「保護衛士」組織(Safeguard Defenders)以前收到過這樣的虛假電子郵件。其中一封聲稱來自香港國家安全處,威脅說,如果我的一位同事去香港,她將被逮捕,並警告說有可能在那裏被引渡到中國大陸。

英國是中國和香港人權活動在歐洲的中心。在這裏,很多律師、政治家和非政府組織的人都收到了類似的電子郵件,而且都是在過去一年內。

發生了這麼多事,令人驚訝的是,英國警察似乎對此並不了解。如果英國警方知道中共這種手段已經變得多麼普遍,他們就不太可能這麼迅速逮捕一名知名的人權活動家和一名英國記者。他們本來可以簡單地停止抗議活動,並對電子郵件的來源展開調查。

對帕夫盧來說,幸運的是,這些虛假的電子郵件越多,就越能說明他是無辜的。這齣鬧劇受到的關注越多,警方就能越快地改變他們的調查路線:從調查他涉嫌炸彈威脅到調查中國網民。他們(無論是否得到中共當局的批准)在努力壓制國外的批評者,包括在英國土地上。

這些事態發展並不令人意外。然而,對於英國和其它歐洲國家的警察部隊來說,這是一個教訓,即如何處理中共在歐洲壓制人權所用的更頻繁、更狡猾的手段。◇

(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