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嶺南大學學者許寶強,離港引起的前「612人道支援基金」4名信託人被捕案,在被捕後幾小時到一天多均獲准保釋。資深銀行家吳明德對本報《珍言真語》分析說,這是官場內有人趁特首換屆做出的動作,目的是引起中共注意,「(拘捕陳日君及何韻詩)能夠讓梵蒂岡出面,讓加拿大的政府出面,這樣才能夠利用這個機會上位。」

港府權力「真空期」

官場上演效忠戲

612基金四名信託人被捕,許寶強、陳日君、吳靄儀和何韻詩被指違國安法, 各人晚上獲准保釋。圖為5月11日晚上約11時15分,陳日君乘私家車離開,向傳媒揮手示意。(言午/大紀元)
612基金四名信託人被捕,許寶強、陳日君、吳靄儀和何韻詩被指違國安法, 各人晚上獲准保釋。圖為5月11日晚上約11時15分,陳日君乘私家車離開,向傳媒揮手示意。(言午/大紀元)

被捕的4人中,還包括曾多次被捕的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加拿大籍歌手何韻詩,以及首次被捕的90歲天主教香港教區樞機陳日君。

吳明德指出,現在是港府的真空期,林鄭月娥已經不管事了,尚未上任的李家超也不會管事,因此最高級別能夠做這些事的,很可能是某位局長。「讓上司明白,自己是有能力的,可以一條心走到頭,是精忠報效中共的。」「《南華早報》前幾個月透露過,說有這個名單,而名單現在就被證實是真的。」

他又表示,許寶強在嶺南大學德高望重,且本身已經退教,他在準備離港去歐洲時被捕,是最好的機會給該局長來示範自己「夠鷹」。「既然可以抓寶強,那其他4個都要一起抓了,如果不是就不成戲了,整套戲要做出來。」

被稱為「良心主教」的陳日君,是天主教香港教區第六任主教,羅馬教廷已聲明密切關注事態發展。「那局長不就出名了?另外何韻詩是加拿大人,加拿大政府是不是要出面去交涉?這樣會使該局長又出名。」

「出名在這樣的敏感期是最重要的,就是說特首離開了(權力核心),沒有人說了算,我就可以說了算,我能夠使這裏的人臣服,這樣才能夠引起中央的注意。」

建制派利益先行 不會內鬥

612基金四名信託人被捕的歌手何韻詩。圖為何韻詩資料照。(蔡雯文/大紀元)
612基金四名信託人被捕的歌手何韻詩。圖為何韻詩資料照。(蔡雯文/大紀元)

李家超組班,建制派「分餅」是否會引起內鬥?吳明德覺得他們不會內鬥,或者說他們天天都在內鬥。

「那些人都是很單一的,就是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而利益就是用金錢去衡量,因為最後有權力都是要將權力變成錢,這就是他們一生追求的東西。你是很慨嘆也知道,但是你自己不做而已,很多人不會這樣做。」「那就一步走到老了,我們也不用可憐他。」

取消聯繫匯率制

時機不成熟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雷鼎鳴日前宣稱,港元與美元掛勾的制度已不合時宜。圖為香港金融管理局。(余鋼/大紀元)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雷鼎鳴日前宣稱,港元與美元掛勾的制度已不合時宜。圖為香港金融管理局。(余鋼/大紀元)

吳明德分析,武官出身的候任特首李家超沒有能力管理金融,只有交給他人管理。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雷鼎鳴日前宣稱,港元與美元掛勾的制度已不合時宜。「他為甚麼會這樣說呢?就是因應時勢,因為這位雷某某在學術界剛好跟寶強哥反過來,他只是一個油頭粉面、做表面功夫的人,在學術上就當是生意來為自己做。」

雷鼎鳴表示,有了俄羅斯被踢出SWIFT的前車之鑑,提出港元不應該跟美元掛鉤,可以考慮跟其它的掛鉤。此言自然會有同溫層的人覺得這些話很中聽,可實際上與美元脫鉤不應該在現階段做。

「1983年10月,那些有識之士包括祈連活這些著名人物,還有當時財政司彭勵治和金融司白禮宜,一起搞定了是7.8元(港元兌1美元) 一直到現在熬過了幾次大浪大風了。包括87年的股災,接著89年天安門事件,接著98年亞洲金融風暴,然後08、09年的雷曼事件,都證實這個聯繫匯率已經運作得很順暢。」

「現在我們又面對一個重大的政治危機,就是究竟香港的『一國兩制』會不會崩潰?最重要的就是在貨幣上證明給人看。如果大家都對港幣仍然有信心的話,那香港的政治就可以穩定下來了。」

吳明德直言,為了個人動機主張脫鉤美元,是唯恐害香港還不夠。「真要做的話,在香港最穩定的時候做,譬如95、96年回歸前,或者是在06、07年大家都最穩定的時候脫鉤,才是好的。」

吳明德還指出,現在香港的政治環境已經讓港人心生不安,很多人本就在拿著港幣換美金,「萬一脫鉤的話,那不就是所有人一起去換美金?那無須贅言,香港人自動就把自己的船給壓沉了。」

張維為大唱頌歌 斷章取義為虛名

世界工廠中國,生產成本低廉,因為中共壓制人民應該得到的回報,再由9,000萬黨員去分。圖為貨櫃堆積在江蘇連雲港的情形。(AFP)
世界工廠中國,生產成本低廉,因為中共壓制人民應該得到的回報,再由9,000萬黨員去分。圖為貨櫃堆積在江蘇連雲港的情形。(AFP)

被網民戲稱為「國師」的復旦大學教授張維為,日前也公開稱西方制裁已失敗、中共要大膽構建「後美國時代」的金融體系。

吳明德強調,張維為「一向語不驚人死不休」,因為他不是用合乎邏輯的正常人思想來分析,而是為洗腦看不到真相的國內老百姓。「如果我們在香港或者在外地,明白整體世界金融是怎樣運作的,就會覺得他的話是無知的。」

吳明德指出,張維為講的很多話完全是斷章取義。「譬如,他講中國作為全世界最大的經濟體,卻不說這是用購買力平價來衡量的,只不過他講給那些小粉紅,裏面的盲毛(無知的人),他們覺得真是這樣的。」

「又說中國是最大的貿易國、最大的消費市場、最大的投資市場,這些話我們從外面看來,他就是一個無知的人在講話,因為他不是在打世界賽,而是在打『中超』。」

張維為還提到,中國有一手好牌,有充沛的天然資源,大量的稀有金屬,世界最完整的產業鏈等。「誇誇其談的說:由第一次革命去到現在的第四次資訊革命,我們所有的產品都有。」

吳明德解析,「國內人不知道世界工廠當然是甚麼產品都有,全世界人人都有,但是人家不做,因為買你的更加便宜,為甚麼便宜呢?因為中共壓制了中國人民應該得到的回報,然後中共的9,000萬黨員自己去分。」

「他自吹自擂、自說自話。但是要記住,他不是講給中國以外的人聽的,而是說給中國國內的人聽,這他不是有支持者了嗎?他就撈得所謂『國師』之譽了,但是這個『國師』你要加上引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