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工黨贏得2022年大選後,中共高層發賀電,謀求發展「健康穩定的中澳關係」。就中共釋放的解凍中澳關係信號,一位澳洲國防與政策專家回應說,工黨政府會加強與民主盟友合作,難以改變前任政府的對華戰略立場。

5月23日,工黨領袖安東尼·阿爾巴內塞(Anthony Albanese)宣誓就任澳洲第31任總理。當天,中共黨媒新華社報道稱,中共總理李克強發賀電表示,北京願意與澳洲新工黨政府合作,並稱「中澳關係健康穩定發展」符合兩國利益,也「有利於亞太地區和平穩定、發展繁榮」。

2018年,澳洲因擔心中共間諜活動而決定禁止華為進入澳洲的5G網絡,澳中關係開始步入低谷。

2020年上半年,在澳洲對中共在南中國海的行為採取更強硬立場,並帶頭呼籲對中共病毒的來源進行獨立調查後,中共不僅停止了與莫里森政府所有的官方接觸,並採取了貿易霸凌政策,對澳洲葡萄酒、大麥、煤炭、龍蝦等一系列出口行業進行報復。自此,澳中關係陷入冰凍期。

中共以反傾銷為名,宣布對進入中國的所有澳洲葡萄酒徵收最高212.1%的關稅。(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以反傾銷為名,宣布對進入中國的所有澳洲葡萄酒徵收最高212.1%的關稅。(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國防和國安政策主席:新政府不會改變對華立場

儘管北京期待藉助澳洲執政黨的更迭結束兩國高層兩年多的外交冰凍期,但澳洲自由黨國防和國家安全政策處主席林肯·帕克(Lincoln Parker)認為,澳洲非常清楚地認識到「中共想要成為全球霸主,成為亞太地區的主導者」。

帕克認為,如果中共真的想讓兩國關係恢復「某種正常狀態」,應立即停止「同時傷害中國人民的對澳貿易霸凌」。

李克強在賀電中特別提到,前工黨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政府在1972年做出了「正確的選擇」——與台北斷絕關係並正式承認北京的中國共產黨。對此,帕克警告說,「如果澳洲陷入認為中共想要成為朋友的陷阱是危險的。」

帕克說:「我們都知道,當你與中國(中共)打交道時,有一些附帶條件,你要屈服於它(中共)的壓力和要求。」

在中共切斷和澳洲的高層對話後,前中共駐澳大使成競業領導的外交團隊曾向澳洲媒體提供了一份包含了中共當局對澳洲14條不滿的清單,其中包括澳洲推出的華為禁令和《反外國干預法》等。

中共駐澳洲坎培拉大使館外景。(安平雅/大紀元)
中共駐澳洲坎培拉大使館外景。(安平雅/大紀元)

剛卸任的澳洲總理莫里森在2021年6月赴英國參加七國集團峰會時,向七國集團領導人展示了這份清單,並表示,沒有任何國家能容忍這14條要求。

帕克還分析說,阿爾巴尼斯領導的工黨政府會面臨黨內親共勢力的壓力,但新政府不會在戰略上改變對華立場,而是會謀求與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合作。

「工黨內存在一個對中共友好的派別。事實上,有兩位前工黨總理保羅·基廷(Paul Keating)和陸克文(Kevin Rudd)是相對親中(親共)的。此外,與中共簽署『一帶一路』的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以及西澳州長馬克·麥高恩(Mark McGowan)相對比較親中(親共)。」他說。

「基廷派是中共的辯護人,如果阿爾巴內塞工黨政府向其看齊,我認為,這對澳洲、對澳洲華人及台灣來說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因為,中共不尊重民主自由。」

「而美國始終是澳洲最強大、最忠誠和最需要的盟友,澳洲需要盟友的軍事、防禦或外交能力來抗擊中共。」

新總理:堅持價值觀 立場沒有改變

宣誓就職後的阿爾巴內塞明確表態不會改變對華立場,這證實了帕克的分析。

新工黨總理說,在澳中關係中,「澳洲會始終堅持自己的價值觀」。

5月24日,正在日本參加四方會談(QUAD)的阿爾巴尼斯對媒體表示,儘管工黨贏得了選舉,但澳洲政府對中國(中共)的立場並沒有改變。

2022年5月24日,日本東京,四國領袖出席四方安全對話(QUAD)會議,由左至右:澳洲總理安東尼‧阿爾巴內塞(Anthony Albanese)、美國總統拜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及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Zhang Xiaoyou – Pool/Getty Images)
2022年5月24日,日本東京,四國領袖出席四方安全對話(QUAD)會議,由左至右:澳洲總理安東尼‧阿爾巴內塞(Anthony Albanese)、美國總統拜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及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Zhang Xiaoyou – Pool/Getty Images)

「我們的立場是不應單方面改變現狀,我們的立場沒有改變」,阿爾巴內塞說。

關於他是否會接受中共在太平洋地區施加影響力時,阿爾巴內塞說他會拒絕中共的所有要求,並且與盟友國一起合作。

阿爾巴內塞說,「澳洲新政府的優先事項與四方會談議程相一致⋯⋯我們的合作建立在我們共同的價值觀上,對民主、法治和和平生活權利的承諾。」

「隨著印太地區的重塑,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我們的四方夥伴關係,以應對一個不太確定的世界的挑戰和威脅,為更好地塑造這個世界,並建立一個更強大、更合作、尊重主權的印太地區。」

帕克說,「希望阿爾巴內塞工黨政府繼續堅定地捍衛澳洲的國家安全、主權以及價值觀和原則,不要向其黨內的左翼,尤其是綠黨退讓。」

秦晉博士:新工黨政府不會與中共走得太近

2021年3月21日,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秦晉博士(中)在「中國共產黨政權受害者澳紐地區聯盟」首屆研討會上發言。(新唐人影片截圖)
2021年3月21日,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秦晉博士(中)在「中國共產黨政權受害者澳紐地區聯盟」首屆研討會上發言。(新唐人影片截圖)

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秦晉博士則認為,在新當選的工黨政府下,中澳貿易緊張關係或許會緩和,但工黨政府不會與中共走得太近。

秦晉博士表示,中澳關係不是「兩國之間」的關係,確切地說是「澳洲跟中國共產黨的關係」。

他說,「工黨的勝選,自由黨下台無疑是北京所期盼的。」

他認為,工黨勝選讓「北京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中澳緊張的貿易或許會出現緩和,中共在印太地區面臨的來自民主國家的一些壓力或許會緩解,但工黨政府難以改變西方國家對中共的側目以及印太戰略對中共軍事防範的國際格局。

「在對待中共問題上,聯盟黨(自由黨/國家黨)對專制主義具有天然的免疫力,而工黨的意識形態與社會主義相近,共產主義的來源其中一個部份就是社會主義。」

他分析說,20年前,澳洲曾參與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推出的重返亞洲的印太戰略,但工黨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2007年上台後,就放棄了印太戰略,直到2013年自由黨前總理艾伯特(Tony Abbot)擊敗工黨,澳洲重新加入印太戰略框架。

不過,秦晉博士認為,在民主國家防範中共的大趨勢和框架影響下,中共與澳洲的互動不會給澳中關係帶來實質的影響。

他剖析說,整個民主世界都在側目中共是否暗中幫助俄羅斯,是否在所羅門群島搞軍事擴張,因此,「澳洲工黨政府也不敢直接去跟中共發展密切關係,否則,澳洲無法在民主社會立腳」。

秦晉博士表示,在民主世界虎視眈眈注視下,中共已經鞭長莫及,已是強弩之末了, 新當選的工黨政府會以澳洲利益為優先,不至於與中共走得太近。#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